我要檢舉

 安平舊聚落,近年來來,是台南市公共建設投資最多、最閃亮的一顆星。主要是背後有「
安平港國家歷史景區」、《安平舊聚落歷史風貌維持更新計畫》等方案在支撐;在刻意推動
的保存維護中,曾經風華一時的、早已被遺忘的,又重新的站上了舞台…

 絕大部分的人,並不知道政府推了是什麼鬼計畫、劃了什麼特定區,其實,這些都是公家
辦事的名詞、編列預算花錢的名目,黎民百姓看不懂,想知道的也不多;但重要的是,政府
拿錢辦事,該保存的,有沒有好好保存?整體的環境品質有沒有具體的改善?

 安平,舊聚落是個寶,在拆與建的歷史刻痕中,近幾年來,老舊的傳統聚落建築與空間,
也陸續出現了一些「新面孔」,這些「新面孔」不乏是遲暮美人重新粉墨登場,讓大家對「
老」又能另眼相看∼

 我和老婆大人,喜歡在非假日到安平走走,讚進小巷弄,除了建築之美、吃不完的美食之
外,偶爾會沒有特定目標的漫走安平,享受舊聚落裡,昔日鄰里相聞、互動密切的人性尺度
空間。

 近日,一個豔陽天,把安平照得發亮、發燙,我和老婆大人從東興洋行後方的小巷,走到
了台灣城殘垣的古堡城下,彎過了「王雞糞宅」,隔了一段新築的護城河意象的水道,重新
整建落成的「熱蘭遮城博物館」就豎立在國家一級古蹟舊殘垣的牆邊。

 這裡,讓時間的軸往前推,在「熱蘭遮城博物館」之前,是「永漢民藝館」;在之前,,
二次大戰之後,做為「安平區公所」的辦公廳舍。戰前,這裡是「台南市立歷史館」。

 往前再推到日治時期,這棟建築是「稅關俱樂部」,最後推到的創建年代,清領的光緒年
間,建築物的原始用途是「安平稅務司公館」。

 如今,這些歷史篇章,都捲入了歷史的軸。新的面貌,把歷史拉回更早,與安平古堡、台
灣城殘垣同一個年代的荷據、明鄭時期。

 我時常在想,明鄭與荷據時期所留下的歷史足跡,是府城真正的寶。論現代都會規模與進
步程度,台北、台中、高雄都已經躋身國際都會;日治與清領兩個階段的近代化建築與文化
資產,台北也是獨領風騷。

 但,唯有荷據與明鄭的這一段,漢人開台的蓽路藍縷,台灣在十七、十八世紀的國際化風
貌,台南,是台灣的唯一;在首善之都的台北,也沒有任何荷據、明鄭的足跡。

 熱蘭遮城(Fort Zeelandia),荷蘭人在安平建立了第一個以軍事要塞設施,目的在保護
荷人的貿易利益。熱蘭遮城博物館展示內容,呈現了十七世紀熱蘭遮城的商業活動與生活,
展示試掘考古重要出土物及史料。

 官版的介紹,從「永漢民藝館」整建成的「熱蘭遮城博物館」,內容分為「情境重現」、
「固若金湯」、「官署故事」、「片鱗半爪」四個單元。總工程經費計3517萬,今年元月竣
工開幕,當時還請來非常傑出的荷蘭駐台外交官胡浩德剪綵。

 我與老婆大人不是歷史學家,也不是安平通,走進博物館,就是小市民的走馬看花。從入
口的海洋情境,到觀看影片,熱蘭遮城模型,建築構件的「壁鎖」、東印度公司的徽記,到
那些出土的磚石瓦片、安平壺概述等等。

 這一棟重新整建的「熱蘭遮城博物館」,對專家而言,可能還有諸多改進之處,但在我看
來,落腳在歷史場景的區位上,以現代博物館展示概念與技巧,呈現出那一段海洋世紀的歷
史風貌,對一般民眾、大小朋友來說,已算是一座小而美、小而精緻的博物館。

 「熱蘭遮城博物館」在歷史場域上,成了古蹟與舊聚落的新面孔,我不知道被取代的永漢
民藝館,昔日文物又做如何的安排,但願這些寶貝,有朝一日,也能有整裝重新出發,在適
當的地點與空間裡,讓文物發光發熱。

 若以有沒有文字歷史記載做分野,台灣在四百多年前還處於「史前時代」。荷屬東印度公
司,在那個年代來到台灣,荷蘭人的一本本帳簿、商情分析、市場調查、消費者習慣,竟成
了台灣最早的有系統書寫歷史的文字,開啟了台灣文字記載的「歷史時代」。

 我和老婆大人,從「熱蘭遮城博物館」走出,在二樓的走道上,居高臨下,不同角度近距
離的欣賞國家一級古蹟「台灣城殘垣」確有迴異於過去對安平古堡的視覺經驗。

 豎立三、四百年的斷垣殘壁之上,還留有的「壁鎖」痕跡,俗稱「鐵剪刀」的壁鎖已進了
博物館。

 壁鎖是鐵件把磚牆和椼樑、木樓板固定在一起的建築術技。
 壁鎖,由荷蘭人引入,迄今在荷蘭的阿姆斯特丹都還看得到,在台灣,壁鎖也成了後來台
南傳統建築的獨特技術。

 「壁鎖」鎖不住磚牆與木樑
 卻鎖住了一段大航海的歷史

 「鐵剪刀」沒有剪斷任何的東西,卻把特殊的時空記憶串連了起來。
 從地理上,把阿姆斯斯特丹和安平串連起來。
 從時間上,讓廿一世紀與十七世紀串連起來。

 壁鎖在古堡的舊牆上,如羊角一般的痕跡,也深刻的烙印在我和老婆大人這一天漫步熱蘭
遮城的記憶裡。

我的部落格:http://tw.myblog.yahoo.com/r25500/


r25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