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檢舉

時間:2008/3/25

明知會輸的選舉,知道結果還是會難過。人的情感和理性往往不能切割啊。

對比2000年和2004年,現在的台灣社會算平靜,選前的希望成真,也真的見證到民主的勝利
。這可能是這幾年我少數希望能成真的時刻,322當晚聽到吳伯雄的發言,又聽到謝長廷的
發言,一整個濫情的被感動!(咱們的蕭副總統還是微笑就好不要隨便發言...)

我的票投謝蘇配。(真是廢話一句,不然幹嘛難過)但在選前,我很少說話。

有越多明明具有支持傾向的人都不表態時,就是敗象。為什麼不表態?學理上的分析是說,
人有害怕被孤立的恐懼,當周圍多數的人都表態且支持對象不同時,我們會選擇沉默。而這
樣的沉默,可能會讓一些尚未決定投票意向的人,選擇和表態的人一起。

這是民意理論指出的影響投票行為的變項。理論可以受各種檢驗,現在分析起來是無濟於事
,只是做為思考為何選敗的起點。

2000年總統大選,我在台北,民進黨是少數,還是被認為尚無接班準備的黨。那時候藍綠的
對比沒有那麼嚴重,因為支持親民黨的不在少數。不過,當時KMT不時威脅選民,投給台獨
扁,中共就會打過來。

臺灣社會有項最大的恐懼,就是改變現狀,不管是改變成台獨,或是與中國統一。一旦走向
極端,都會激起不同意見的反感,特別是走向極端後,所使用的語言。不要說台灣沒有中產
階級,或是大聲呼喊M型社會,台灣的階級組成絕不是M,除了數據的說明外,從我們對兩岸
議題的保守與恐懼就可以知道了。

所以,當時標榜獨立的民進黨的支持者,往往被冠上破壞秩序的帽子。即使如此,少數的支
持者從不會不敢開口說,「我支持阿扁」。對比今日,身邊意見不同的民進黨支持者多選擇
噤聲,這跟民主素養無關,而是他們心中也在幹「我們投給民進黨不是要讓他們變成國民黨
。」但要說國民黨就比民進黨好?這群人大概寧可選擇不投票或是廢票吧!

選上就做吧!2000年的時候,多數的人就很有民主素養,即便是泛藍也是自家亂,李前總統
就這樣被趕出國民黨。所以說,現在民進黨盤整時,新聞說民進黨還在爭權奪利,但當年的
KMT可沒好到哪去。一個黨是多少成份的組成,要找到這群人可以接受的模式,這樣的混亂
比起突然之間說要團結就無異議通過某人當黨主席來得正常。

四年過去了,八年過去了。民進黨政府不是沒做事,當然也不是沒出包。兩個問題就是,無
關正事的事太多,以及是沒有超乎想像的好,前者凝固了沒有投給民進黨的選民,後者則是
傷了支持者的心。

所以選前在說媒體都是挺藍的,只會用嚴刻的標準檢驗民進黨,但實際上,閱聽人都是選擇
性傾聽的,就算媒體依然一面倒的替民進黨說好話,不支持的人可以從簡單的對比報導找到
反對的力量。在報禁開放以前的老師,往往這樣告誡自己的學生,報紙要反過來看。既然他
們本來就不支持,報導只是更強化他們的投票跟支持意象。

但沒有超乎想像的好,傷的絕對是支持者的心。我不是說民進黨政府沒做事,這十年本來就
是國內金融的整頓時期。台灣之可以挺過金融風暴,靠的是我們的金融體制,但那套用到當
時,早就需要適時的統整。現在喊國家負債多少,那你以為那些可怕的銀行呆帳怎麼消除?

沒有超乎想像的好意思是是,我們在民進黨身上看到權力的陰影太大塊了。內線交易國民黨
時代有沒有,說沒有的人一定是外星人,但為什麼到民進黨主政會鬧這麼大?權貴弄權國民
黨時代有沒有,說沒有的是剛剛外星人的親戚,但為什麼民進黨就被批評成這樣?

因為,當初的期望很高。 國民黨醜的那面,怎麼他們學的比什麼都快,這個想法是很嘔的


請不要跟我說那是藍營媒體的陰謀,那真的是很多人選擇民進黨的期待,突破改變現狀恐懼
的期待。所以,陳菊說政績沒有用,但如果沒有當初許多民進黨的成員努力留下的那些風評
,以及一批不注重誰掌權要為國家做事的人,民進黨今日不只輸兩百萬票。

藉由很多人說過的,選後,民進黨要重新找回感動人心的力量,記起當初那些一百兩百髒兮
兮投入捐款箱的人民,這些人希望這個黨為他們說的話,做的事。政績好是應該的,如果說
過去八年沒有完成的事,就是讓人感覺到,一切沒有超乎想像的好。

http://www.wretch.cc/blog/kaymail/11631528


歡迎你來信分享。版權為報主所有,若有相關轉載事宜,請洽報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