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檢舉
到溫哥華不用帶書

 

到溫哥華不用帶書!

劉如玲

 

如果有一天我離開了溫哥華,我最想念的大概就是溫哥華的圖書館了。

在溫哥華,每一個行政區都有一個圖書館,相當於台北的中正區、文山區….,我住的地點相當於台北的中正區,除了本身有一個區圖書館以外,總圖書館也離我家很近,大約是走路二十分鐘的距離。區域圖書館離孩子的學校很近,我常常利用下課接小孩順便繞過去借書或還書,大書館則是一個星期去一趟,每回總搬個二十本書才回來。當然,我英文不好,借的當然都是中文書。

這將近一千多天,每七天我會借二十本左右的中文書,到現在為止,我還是有很多書可以借,可見溫哥華中文圖書的藏量真的非常大,那我到底借了什麼書呢?

首先,我借食譜,從西式餐點到中是餐點,從甜點到烤肉,從坐月子食譜到高血壓食譜,從大陸各省名菜借到歐陸非州名菜,從台灣傅培梅食譜借到香港方太食譜,真的是應有盡有,不過,少數沒公德心的借書人會撕下自己心儀的食譜,像最近我借的那一本韓國家常菜裡的韓國炒番薯麵和海鮮餅就被撕掉了。

  我借的第二類大書就是羅曼史了!溫哥華的羅曼史和台灣大概有半年左右的時間誤差,台灣小巷中的小說出租店,在這裡肯定是生存不了的,因為這裡借書是免費的。每次到圖書館時,都會看到一些女性拿著個大書袋,然後直接從架上一堆一堆的搬走,實在是很驚人,我有一個上海朋友的女兒,十歲來溫哥華,現在已經十八歲,完全靠著羅曼史苦練出中文的閱讀能力,而且擅長的還是繁體字,因為她說台灣的羅曼史比大陸的好看,所以,羅曼史對海外子女的中文養成是有很大幫助的。當然,女生靠羅曼史,男生依賴的就是武俠小說了。

有一陣子,我和一個七十歲的老先生交朋友,老先生很喜歡談國共時代的往事,或是六零年代的台灣政治故事,那一年,每次老先生講一個題目我就去圖書館找一點書來看,像是台灣愛國獎券發明人任顯群的故事,或是成功高中學生包圍美國在台大使館的歷史….這些在台灣教科書找不到的故事這裡都有,台灣教科書找的到的故事,這裡也還可以找到另一面說法的書籍論述,像是蔣經國傳、宋氏姐妹、李宗仁….幾乎是應有盡有,連選舉用的傳記馬英九、謝長廷、蕭萬長、蘇貞昌也是通通都有。

這裡香港作家的書也非常齊全,一不小心,我大概看完了所有李碧華的作品,四十本左右的亦舒,張小嫻大概也讀完了,新一點的香港作家像是李詠琛、深雪也讀了一大半,至於香港政論書也讀了不少,作者名字一下也想不出來,真的看太多了。

台灣作家的書這裡也出的很快,像是張大春的春燈公子,我幾乎是和台灣作者同步閱讀。台灣只要是專注於創作的作家作品,也就是非大眾文學作品,溫哥華圖書館幾乎都是同步購入,就這部分而言,溫哥華的台灣讀者是幸福的。還有那些網路作家的作品,或是純商業作品,在台灣我捨不得花錢買,這裡通通免費就可以輕鬆讀到,像是九把刀、藤井樹、蔡智恆…..讀完以後,我還真高興我不用花錢買,因為大部分的作品真的不値得一買,甚至一讀。

除了以上類別的書,我還大量重讀了小時候喜歡的作家的作品,像是崎君、白先勇、子敏、顧肇森、陳之藩、張愛玲、三毛….有些書重讀還是十分雋永,有些書經過時間,也因為自己也到了中年歲月,才發現原來故事是假連感情也是不真的。

歐美大師的中文翻譯本,在溫哥華也是非常齊全的,哈利波特系列肯定是有的,連馬修偵探系列這裡也是很齊全的,在這裡我開始接觸約翰厄文的作文,真是一個厲害的作者,只是每本書都太大本了,每次借他的一本書,就只好少借其他書,因為真的是太重了。還有像是查理考布思基的作品,在台灣我錯過了,在這裡才發現了。亞洲作家作品村上春樹、渡邊淳….也是一本都沒少。不過我去年迷的是日本小說陰陽師。還有韓國連續劇的我叫金三順或是冬季戀歌這裡也都找的到中文小說,而且繁字版和簡體字版都有喔!

這裡還有大量兒童閱讀的中文繪本,雖然我也常借給兒子讀,可是兒子沒什麼興趣,他喜歡的是漫畫,像是遊戲王、火影忍者至於我看的是家栽之人,不過這裡借漫畫就沒那麼舒服,因為常常中間漏了幾本,怎樣等不到!至於其他像商業書籍、心理成長書籍雖然我也會借,比較其他總類我算是借的少的。

除了書,圖書館還有DVDCD出借。英文法文的DVD非常齊全,幾乎任何一部片子都有,只是熱門一點的新片子就必須排隊等候,舊片子則是立即預約,三天後就可以拿到片子。讓人訝異的是中文片子的數量也是非常可觀的,從最新到最舊的都找的到,像是最近我迷上中影公司出的系列舊片,雖然故事老套,但是看著電影中已經消失的台灣場景,心裡最非常感動,例如翁倩玉在七零年代主演的真假千金,翁倩玉搭著火車北上參加歌唱比賽,火車一站一站的從南到北,最後在台北火車站下車,真的是讓人回味的風景。這個星期我還借回來的瓊瑤的夢的衣裳,第一個場景就是秦漢在西門町天橋搭訕女主角,後面清楚的可以看到中華商場。更誇張的是,在溫哥華圖書館還可以借到韓劇和台灣偶像劇,像是巴黎戀人、冬季戀歌、流星花園、惡魔就在你身邊、海豚戀人….真的是應有盡有,不過目前為止,並沒有看到日劇。

寫著寫著關於溫哥華圖書館的種種,突然覺得過去的三年很幸福,能夠有這樣一大段的時間盡情的閱讀,真是一件愉快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