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檢舉
溫哥華機場事件

 

溫哥華機場事件

劉如玲

 

上個月溫哥華機場發生了一場悲劇,一個波蘭籍遊客被警察的電擊槍擊斃。事件一發生時,警方隔天招開記者會說明:這位旅客大鬧機場,警方到場時還和警方對峙,於是警方使用電擊槍,第一次使用電擊槍,這位旅客還是頑強抵抗,於是警方被迫使用第二次,於是這位旅客救命喪溫哥華機場。整個事件,現場有目擊人,甚至把整個過程拍攝下來,後來,為了幫助警方蒐證,這個錄影帶就送交警方了,沒想到警方收了以後,沒有公佈也沒有退還給原來拍攝的人,於是拍攝人要求警方退還錄影帶,受到警方的百方刁難,最後拍攝人決定要到法案按鈴控告,於是警方只好把錄影帶退還,退還後,拍攝人公佈錄影帶才知道整個事件根本跟警方說的不一樣。

這位波蘭籍旅客完全不懂英文,約四十多歲,第一次搭飛機,這次到溫哥華是因為移居加拿大多年的母親想念他,存了錢,請兒子從波蘭來看她。據說母子約好在領行李的地方碰面。母親忘了這是國際航線,接機時是不能進入提行李處的,兒子又因為和媽媽約好在行李處,所以不敢亂走,飛機大概在下午一兩點左右抵達,等在接機的媽媽在外面接不到,還以為兒子沒上飛機,兩個人就錯失了,兒子在提行李處一直等到晚上十點多,終於焦躁了起來,亂摔東西,於是招來警察,警察一到,也沒有嘗試和這位波蘭籍遊客溝通,就直接喝令他,這位波蘭籍旅客於是舉起雙手投降,沒想到警察不顧對方已經投降,還是第一次使用了電擊槍,從警察出現到第一次使用電擊槍中間只有二十四秒。波蘭籍遊客遭到電擊以後,立即癱倒在地上,發出哀嚎的聲音,完全失去抵抗能力,這時警察又使用第二次電擊,這位波蘭籍旅客永遠失去了抵抗的能力,他死亡了。

錄影帶公佈後立即成為國際話題,據說這幾年加美兩國總共有297人死於電擊槍。剛開始溫哥華警方辯解,真相永遠不會只有一個觀點,錄影帶只是其中一個觀點。這種說法一出來,加拿大民眾表現的非常不滿,什麼叫其中一種觀點?也許第一次電擊,有其必要性[只是也許],但是第二次電擊要如何對民眾解釋呢?對一個已經倒在地上緊縮成一團的人,為什麼還要電擊第二槍呢?而且整個調查完全由警方負責,很可能警警相護,根本找不出真相。錄影帶公佈一星期後,卑斯省省長迫於輿論壓力終於出面代表政府向人民道歉,並且同意成立一個非警方的調查小組。

其實,整個事件還是有些疑點,一個國際機場居然在波蘭籍旅客等待的十個小時沒有人提出任何的幫助?難道沒有任何機場工作人員注意到這個人已經等了十個小時了嗎?而且根據機場提供的錄影帶顯示,海關可能曾經和這位波蘭旅客約談,約談過程是否有不當?如果沒有不當,那海關發現他完全不懂英文的狀況下,也沒有及時提供幫助嗎?事實上,911以後,有些美國或加拿大的國際機場都變的非常的不友善,讓我覺得進出機場真的是一件不容易讓人覺得快樂的事情。每次從台灣飛回加拿大時,一下飛機,就有四到六個海關等在飛機門口,逐一檢查資料,態度非常不和善,雖然我不曾被刁難過,但是常常還是被這種不友善的態度嚇到。有一次,我親眼看到我前方的華人被海關刁難。過程是這樣的:排在我前面的是一個華人家庭,應該是大陸人,爸爸媽媽和兩個女兒,女兒大越是六年級和三年級左右,全家持有加拿大護照。海關問你們從哪裡來的?大女兒用流利英文回答:我們是從台北來的,海關說,我問的不是你,你不要講話。大女兒回答:我爸爸不會英文。海關:不會英文,怎麼會有加拿大護照?入籍考試作弊嗎?那位大女兒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支支烏烏的!海關繼續羞辱:不用你幫你父親回答,要回答等我問到你再說……一家人就這樣活生生的被羞辱十分鐘,海關盡問些普通的問題,然後說你這種不會說英文的也跟人家當什麼加拿大人,一定是作弊,…..之類。我想這個華人家庭大概真的被嚇到了。這還只是飛機門前的臨時海關,等走到正式海關時,我就看著這個家庭四個人推來推去,沒有人願意走第一個,最後換成媽媽負責回答。我當然同意海關嚴格審核,但是嚴格審核不代表羞辱,如果你認為我持有的是假護照,你可以把我帶到旁邊詳細檢查,但是不應該用言語羞辱,就海關檢查這件事來說,溫哥華機場真的是個不友善的地方。想像,那個波蘭旅客如果一入境,就被海關用表情羞辱了一次[因為他完全聽不懂英語],然後又一個人等了十個小時,沒有食物沒有有水我想大部分的人都會抓狂吧!

我一直很難過溫哥華機場的事件,想像一個人第一次搭飛機的恐懼,十個小時在陌生地方的等待,沒有食物沒有水沒有溫暖,然後警察攻擊,然後死亡就這樣降臨,人不應該這樣被對待。我覺得溫哥華機場應該為這個波蘭籍旅客立一個銅像紀念,讓每個進出機場的人都謹記這個事件,對待和你不同語言的人,應該要有更多的關心和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