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檢舉
中國事務

中國事務

China Affairs Weekly, 2007/4/10, No. 216


編者的話

 

一方面,大陸崛起,一方面,台灣認同提升;一方面,兩岸往來頻繁,一方面,提防中國人的思維對許多人而言愈見加深;一方面,感受到台灣的脆弱,一方面,對美日的右翼政治人物投懷送抱;一方面,要建立民主進步的新國家,一方面,要使用不民主與進步的手段防堵所謂的外來政權復辟。

 

目前的局勢不奇怪,因為「老鼠」不是經濟,而是政權;貓是要抓老鼠的,如果老鼠是什麼都不清楚,就不會有能抓老鼠的好貓,而這就意味著戰略與戰術上全面失敗。民進黨有思想、有手段,現在在野的國民黨不敢思想,自然也不會有凌厲手段。而不敢思想的關鍵,恐怕竟是「自由主義」的「反共史觀」綁架了其兩岸關係上的轉型。國民黨的支持者沒有轉型,國民黨的領導層也不敢領導此種轉型------雖然,轉型的需要,那種兩岸愈來愈巨大密切的經濟與社會互動,在底層已經燃起。

 

這種說法有一個必須進一步回答的問題。按照林中斌的說法,日本在中日關係發展的脈絡下出現了深層「板塊滑動」,使得安必須改善兩國關係,那麼為什麼更深的互動,似乎並未促成台灣的板塊動?是日本冷戰時期原本就有的親中力量比較大?是日本人享有的「本體安全」比台灣高得多,因此更能採取政經分離?是台灣的兩岸之爭混合了歷史記憶,綠營反中、藍營反共,綠營反中逼迫藍營不敢放棄反共,結果兩岸關係只得當成祭品?在話語上,「左」「統」是全面弱勢的,這一點許多綠營年輕知識份子,在批判藍營的媒體優勢時,恐怕是忽略了。

 


 

五胡亂華:國民黨崩盤以後 石之瑜

 

    雖然馬英九在民調中看似繼續領先,但是國民黨的崩盤卻指日可待。因為,民進黨已經可以借由司法訴訟輕易處理馬英九,而國民黨核心支持者卻漸漸淡出,值此變局,李登輝與王金平聯動自救,加上大小樁腳懾于陳水扁每戰必勝之勢,紛紛投靠民進黨已經可期。臺灣政治正在徹底黑金派系化,道德文化黯淡,可比五胡亂華。

  陳水扁不會容許馬英九挨到2008年,對他三審定的步調勢必加速。其實,只要一審有罪,馬英九自己本人就垮了,他自詡不會被打倒,可謂反。民進立法委員近來聯手提案,主張凡是一審判決有罪即剝奪候選資格,便是著眼於三審可能會拖延時日,來不及阻擋馬英九。

  對照陳瑞仁等檢察官起訴國務機要費與特別費的文本,與對外說明時的發言內容,明顯流露司法界絕不放過馬英九的決心與信心。國務機要費的起訴內容,完全是李慧芬已揭發而無可隱瞞的犯行,檢察官面對電視已經公佈的歷歷證據,不能裝聾作啞,但是其餘濫權貪瀆罪行,竟一概不察訴。

  針對馬英九的起訴理由,外界固然迭有指責有失公平與嚴苛,甚至先有結論,再找起訴理由。這些質疑儘管可能有所根據,但其實不正也是好意提早給予馬英九一個預警嗎?

  馬英九若還不知難而急流勇退,或即使現在才退,牢獄之災都未必能免。沒有馬英九,國民黨群龍無首,李登輝日前調整對台獨的姿態,正是看准蜀中即將無人,方才食指大動。

  國民黨沒思想,誰來領導也沒用,徒有一干戰將,可是沒有戰場,則衰敗本是時間早晚問題。這也是何以國民黨近年不斷根據民進黨的意識形態,試圖發展可以被接受的所謂論述,反映出的不過是淪亡前一種潛意識的棄械準備。重點是,國民黨崩盤以後,臺灣的藍綠對抗的局面將如何發展?

  長期以來,從新黨到親民黨都試圖以小吃大接收國民黨資源,後來都因為靠近民進黨而疏離了核心支持者。是否他們有機會重振?或有其他人物如李登輝另起爐灶,號召核心支持者歸隊,維持一個不絕如縷的傳統?

  國民黨的資源勢將引發叢林爭奪,但國民黨的核心選民則難以有人接收。這時就算有堅定思想也無濟於事,因為這些支持者在屢戰屢敗之餘,倘若又正逢馬英九面臨入獄的震撼,心驚膽戰,籠罩在淪亡的陰影之下,採取脫離政治的可能性遠高於重整旗鼓的壯志。

  2004年大選之後出現一股往大陸發展的潮流,就反映了一股不如歸去的氣氛。後來因為連續爆發民進黨的特大貪瀆事件,國民黨的民氣逐漸回流。由於馬英九試圖借機掌握中間選民,對台獨與二二八的詮釋,採取全面讓步,導致核心選民拒絕歸隊的窘迫。

  核心選民雖然對馬英九失望,但是當他被起訴時,仍然因為觸景生情,對他表示極大不舍。不過,這樣的同情很快便會消散,代之而起的是對民進黨無所不用其極而產生的恐懼。

  顯然馬英九不會保護他們,甚至至今一直拿他們最關心的身份尊嚴問題,向民進黨輸誠,而即使如此也無法扭轉形勢,眼見他恐將代替陳水扁,被司法界拿去祭反貪污的大旗,心中愈是不滿,就愈認識到自己無能為力,也就愈害怕遭到波及。期盼他們會群據于李登輝羽翼之下尋求庇護,並不實際。因為李登輝當年就是騙取核心支持者而號令天下的。

  等到兔死狐悲,沒有尚可一搏的國民黨當對手之後,民進的核心支持者也就沒有護主保帥的任務。一旦台獨神主牌高束,分食國庫成為唯一的全職事業,如此慘烈爭奪,有權者之間的相互揭發,便一一裸呈現,或許入獄或潛逃的個案屆時將堆積如山,甚至連陳水扁家族都有遭波及之虞。

  國民黨崩盤絕非危言聳聽,民進党叢林化更非天方夜譚。究其因,就在於臺灣政壇沒有思想,失去方向,權錢是。思想觸動熱情,熱情引發積極作為。如今,民進黨拋斬臺灣社會的歷史文化脈絡,人們每事只能透過臨時的想像自我裝扮,每日一套,從而失去可以進行記憶的參照系統,以致言無誠信,真假莫辨,情感麻木,性格殘忍。既然已經走火入魔,則國民黨的崩盤未必不美,支持者免持續受辱,重新培養元氣。崩盤,就不會被李登輝接收,等於摧毀一座寧可出賣靈魂以求勝選的罪惡堡壘。崩盤以後,把中國國民黨變成臺灣國民黨來對台獨輸誠的可能隨之煙消雲散。

  另外,國民黨崩盤還會加速民進黨內自相殘殺。試想,如果不是猜測到馬英九入獄在即,四大天王豈會汲汲如斯,視若仇?國民黨之崩盤,即民進裂解之先聲。美的是,起碼歷史沒有停滯,天日不會永暗。國民黨核心支持者真心退出政治,必要時溫馨探監,如此加速歷史腳步,才是他們的貢獻。

 


 

2008不是民主選舉,是司法鬥爭

2007-04-05

http://www.zaobao.com/yl/tx070405_501.html

 

之瑜(臺北)作者是臺灣大學政治系教授

 

  選票未必是臺灣2008年大選關鍵。眾所周知,民進黨不可能願意下臺,觀察家與學術界應該學習的是,民進黨會採取什麼手段確保永續執政。

  馬英九日前宣佈,即使他的特別費訴訟結果是有罪,他也會參選到底。最早揭露民進黨可能以司法手段在選戰後期剝奪他候選資格的媒體是《聯合早報》,35發表的拙作五胡亂華:國民黨崩盤以後輾轉影響馬營之判斷。如今,馬英九顯然已瞭解事態嚴重。

  民進黨並非省油的燈,知道當事人如果有意的話,類似官司要到三審定可以遷延數年。既然馬英九已然警覺,自必須採取其他手段確保永久執政。

  近日,透過陳水扁親信施茂林所掌控的司法部,展現驚人的統治意志。在完全違反習慣、程式、法理與合理預期的手段下,施茂林大舉更換檢察長,並調動數十位檢察官。

  過去,從未有過如此規模的調動;從未在沒有理由的情況下恣意調動;從未在任職年限均明顯不足時共同調動。

  更重要的是,施茂林越過法律規定的人事審議程式,沒有召開人事會議通過,就逕行調動。期間,他則對於人事會議成員個別電話諮詢,裹脅性質濃厚,試圖各個擊破。

  為什麼要強暴司法行政體系呢?因為,民進黨要在選舉開始後,全面發動對國民黨賄選的起訴,或其他違反選罷法的相關起訴。

 

替司法鬥爭鋪路

 

  假如到時候開出的票比較少,或還沒開就已覺得情勢不佳,這些起訴足以影響選情,選後甚至據此宣告國民黨候選人喪失資格,或當選無效。

  但是,屆時負責各地督察賄選的檢察官要是不配合,如何進行司法鬥爭?這是為什麼要及早更換各地檢察官的主要動機。

  事實上,在被任命的諸位檢察長之中,不乏過去紀錄不良,且官商關係複雜之輩。這些人配合度高,且有熟識的關係,屆時對他們稍加恩威,便足以納入旗下。

  司法的配合不僅止於選舉而已,更也針對財團。臺灣財團與政治人物勾結牟利,人盡皆知。時逢選舉將屆,財團選票成為兵家必爭,財團注更是選戰必備。則過去政商同謀分贓的合作經驗,現在反而成為掐住財團喉嚨的利指。

  近來挑出一、兩個財團或大公司首腦起訴,已經帶來風聲鶴唳。認為自己可能是目標的,有的乾脆卷款潛逃,如王又曾之流。

  不過,這不能阻止民進黨殺雞儆猴。與民進黨關係良好的明基集團就是明顯的例子,正在因為五年前一樁舊案被起訴。這個五年的時間差,毫不耐人尋味,因為一看便知是項莊舞劍,藉此發出的政治資訊遠比司法資訊更清楚。

  相較於財團,媒體的控制更不能放手。一般認為,這是民進黨希望在選戰期間得到更正面與更大篇幅的版面或螢幕,恐不然。因為,這些版面或螢幕時間對選票流向的影響有限。

  更重要的,是在司法鬥爭發動後,要有充分的媒體支持,壓制對司法的質疑。近來爆發民進官員要求日商轉讓臺灣電視公司股票,就是一例。但台視原本親民進黨,故此舉不過是鞏固勢力範圍而已。

 

准司法介入媒體

 

    具有高度侵略性的行動,則是透過所謂中立的傳播通訊委員會,對於近來TVBS假新聞事件進行懲處。假新聞怎麼發生的,至今還是羅生門,是否政治構陷,無人得知。但重點是給了民進黨整肅台的藉口。

  傳播通訊委員會的民進黨人數相對少,所以民進黨的手段就不能只靠政治壓力。不過各種政治壓力有助於民進黨的自己人在委員會中發生作用。其他層出不窮的手段,不足為外人道也。但既然非民進的委員中,泰半遊走各陣營的所謂中立教授,如果他們之中有人對壓力抗不住,對誘惑擋不住,並不令人訝異。

  果不其然,委員會的裁決是,T台必須更換最近三年批判政府不遺餘力的總經理李濤,理由是媒體主管不宜兼任主持人。委員會並決議,如果不換李濤,就撤銷台執照。

  裁決公佈後,學界譁然,但各家媒體似乎噤若寒蟬,社論中的批評均不痛不癢,而其他與T台處於競爭關係的有線電臺,基於打擊對手的短期利益考量,上焉者冷眼旁觀,下焉者還落井下石。民進善於見縫插針,利用人性弱點,已爐火純青。

  裁決之後,從陳水扁以降,民進官員大舉配合通訊傳播委員會演出。他們對這個准司法機關打著維護媒體專業的旗幟,卻公然介入媒體人事的法西斯作為,還假惺惺表示處決太輕,對委員會大表不滿。儼然他們之前不曾介入的模樣,但卻反而看出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心虛。

  無論如何,即使是民進居少數的准司法機關,也已經臣服於民進黨的意志。這樣的統治意志,震懾了法官、委員、媒體、財團與甚至包括國民黨人在內的所有上層階級。馬英九今天不就範,只是將來提供民進黨用來展示權力更好的物件。

  過去,馬英九向來高舉司法,這就提醒了民進黨,要對付他,訴諸司法鬥爭,他就會作繭自縛。加上國務機要費與紅衫軍纏住陳水扁的經驗,他脫身成功後,獲得無限啟示,除更加掌握司法鬥爭訣竅,並從中看出馬英九的致命點。

  最近,司法鬥爭手段在馬英九的特別費案上牛刀小試,結果大獲全勝。食髓知味之後,民進黨要在2008年改以司法鬥爭延續執政,幾乎已成共識。如此光明前途,等於獲提名的就是繼任者,間接說明何以民進黨黨內爭取提名已達不擇手段。

 


 

中日關係意外改善

中國時報 2007.04.12

林中斌

 

    中共總理溫家寶昨天抵達日本訪問,預計將擴大雙方經濟合作。離上次中共總理訪日已有六年半,數年來冰凍的日中關係將進一步暖化。去年十月八日剛就任的日相安,還沒去美國之前便造訪北京,是雙方關係首度的突破。

    諷刺的是,對外強硬的安在去年九月上任時,各方專家都預言中日緊張將升高,如英國週日前鋒報九月廿四日悲觀的論調。即使他訪中後兩天,Hudson Institute 主任Richard Weitz也不看好中日關係,因為歷史情仇太深。

    筆者去年六月五日在此論壇所寫「安當選為首相將改善對中政策」當時應是極屬另類的看法。

    兩月前日本防衛大臣久間章生及外相麻生郎連續批評美國攻占伊拉克,首相又對美眾議會指責安婦事件一度表示不甩。然而,安內閣近來對北京卻弔詭的靜音。雖然,執政黨政調會長中川昭上周暗批中國「偷入東海油田」,但是東京政府可用「非官方立場」洗脫北京的怪罪。

    其實,中日關係在緊張的表象下已起深層的「板塊滑動」(tectonic movement)。如果再根據過去來預言未來會誤判情勢。

    二○○四年八月北京仇日足球賽暴動,十一月中國漢級潛艇入侵日本領海之後,本來已緊繃的雙方關係急速惡化。政府交相指責,人民各自情緒高漲。○六年二月十三日,前美國國防部官員Dan Blumenthal公開表示,他擔心中日在有油田爭議的東海衝突更勝於台海失控。可是,另一個相反的潛流同時在加速發展,卻為人忽略。

    ○四年十一月,東京宣布當年對中貿易量超過對美。到目前為止,那是個一去不返的轉捩點。在○三之前,連續十一年,日本是中國最大的貿易夥伴;但是,在○四後,日本落為第三。雖然,中日雙方經濟相互依賴不斷提高,但是日方更依賴中方。愈來愈多的日本人認為,近年日本經濟的復甦主要靠日中貿易。這種看法逐漸浮現為民意。

    日本民調顯示,對中國人反感,但也顯示,要改善與鄰國的關係。○六年二月東京外務省民調呈現:幾乎百分之七十八的人民希望改善日中關係。簡而言之,智慧的日本國民已學會分別處理情感和理智。

    前日相小泉純一郎在○一年八月首度參拜靖國神社後,中日高峰會議於是中斷。他持續每年必拜神社,成了與北京改善關係的主要障礙。從○五年開始,日本各界反對小泉參拜神社的聲音漸增。那年六月日本最大報紙《讀賣新聞》的愛國老闆渡邊恆雄撰文批判參拜。同月,當初要求小泉參拜神社的「遺族會」表示,他們不再堅持。次年五月重要商界團體「經濟同友會」公開請求小泉停止參拜。之後七月底民調顯示反對首相參拜神社之民眾已由六月百分之三七增為五三。

    ○六年初,八位前首相以及小泉盟友公明黨黨魁神崎武法公開反對參拜神社。小泉左右也跟進,包括競選首相的前內閣官房長官福田康夫及財務大臣谷垣禎。甚至右派大將外相麻生郎也於二月廿日NHK表示若當首相不一定參拜。

    這種發展給將繼任首相的安莫大的壓力。○六年三月被冷凍多年的親中派宮本雄二派任駐北京大使。他於四月見到胡錦濤後,安的代表便暗中與北京高層商議他訪華的事宜。

    所以,四月底之後,安便模糊處裡他是否參拜神社的議題。五月,他派夫人秘訪北京。同時,他也得到小泉的支持。小泉扮黑臉更能拉高安扮白臉與北京談判的籌碼。六月四日,東京恢復對中低利貸款。七月底,雙方東海爭議談判達成部分共識。九月十一日,安正式宣稱,他當首相後去與不去靖國神社成為「非議題」,因為「我不會說」。這與小泉以私人身分參拜仍用電視轉播,截然的區隔。十月八日,安見胡錦濤後的共同聲明中首度承認雙方是「戰略關係」。

    日本已在十字路口徘徊多時。軍事上,它面東,與美國結盟,最近又與澳洲建立安保關係。經濟上,它面西,與中國合作。如果美國在伊拉克泥中喪失叱吒全球的實力,而中國的經濟持續擴展,日本將面臨極為重大的挑戰。近來,日本已加強與台灣實質的關係,我們祝福它兼顧安全與繁榮的成功。(作者為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教授,曾任國家安全會議諮詢委員)

 


中國事務個人新聞台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sol/

蕃薯藤中國事務部落格:http://blog.yam.com/sol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