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刊日期:2007-01-21
發刊期數:第4期  發刊頻率:不定期發送  發行量:8  發行者:hcc    我要檢舉
hcc teacher
秉燭凭窗談「零體罰」法制化
教育基本法第八條:教育人員之工作、待遇及進修等權利義務,應以法律定之,教師之專業自主應予尊重。
學生之學習權、受教育權、身體自主權及人格發展權,國家應予保障,並使學生不受任何體罰,造成身心之侵害。國民教育階段內,家長負有輔導子女之責任;並得為其子女之最佳福祉,依法律選擇受教育之方式、內容及參與學校教育事務之權利。
學校應在各級政府依法監督下,配合社區發展需要,提供良好學習環境。

95年12月27日修定公佈


專題漫談

秉燭凭窗談「零體罰」法制化

『女王的教室』不再有
最近朋友介紹一部片名叫『女王的教室』的日劇,片中的女老師教小朋友的方式十分嚴厲,可謂已達不近人情的地步,表面上看來,這位老師冷酷無情,手段嚴厲。在嚴厲的教育之下這位老師其實是用心良苦,藏著許多的體諒與關愛。雖說這戲劇在歐美可能會讓人無法理解,但不可否認在東方世界如台灣日本,恐怕有不少人內心裡還蠻贊同這種教育方式。尤其在基礎教育體系中,為了成績,為了生升學,不乏國中教師因學生學習效果不佳而使用嚴厲手段甚至體罰。 只不過這種劇情,果真在學校上演,那一定是媒體的頭條新聞了。因為零體罰不再只是教育理想或行政命令,零體罰已將是法律,意思是說以前萬一有體罰的案件是由教育單位自己去解決,零體罰變成法律之後,爾後體罰的案件就可能要上法院了。所以這個法案的通過,對基礎教育工作者的衝擊可謂不小。雖說以法律明訂教師管教的範圍,以避免教師權利無限上綱,應該是正確的事。但在沒有配套措施配合下,零體罰法案尚未看到預期教育成效,卻已經造成師生關係改變。有些教師滿腔熱情一想到可能觸法的後果,熱情頓時被澆熄了不少。有些老師說:爾後看到學生發生互毆事件,他不敢上前出手勸架(怕侵犯身體自主權),僅能從旁出口相勸,然後趕快去打電話找警察。若要輔導學生時,希望有第三者在場,並錄音錄影,以預防學生先前受傷,輔導後卻說是教師所為。果真如此,我們到底是要罵老師小題大作,因噎廢食,還是該說老師守法守分? 老師為了學生好而體罰他,卻要面臨的是社會輿論與法律的壓力。結果造成老師不願教的駝鳥心態,老師的心態出了問題,學生就算做錯事也不太可能被好好指正,長大之後仍以錯誤的思維行事,就這樣周而復始,那真是很可怕的結果。所以,今天我們面對法案的通過,不該只在意於如何界定體罰的標準,以避免被告或受審受罰。零體罰只是教育工作要改進的其中一項。每一個基層教師當然希望知道教育工作的權利與責任。自己、家長及學生都能有明確的法律保障。老師對於零體罰法案的諸多疑慮不應該被冠上反對廢除體罰的大帽子。

零體罰不代表不管教學生
在文字定義上,體罰是指對身體的傷害或使其痛苦作為懲罰的方法。其實大多數老師在觀念上都瞭解學生之學習權、受教育權、身體自主權及人格發展權,絕對要受到保障。學生也應該不受任何體罰,以免造成身心之侵害。在實務或習慣上,懲罰卻是我們教師及家長常用教學手段之一。因為我們總直覺的以為學生犯錯,要求其付出代價,以期能記住此代價而不再犯錯,這就像人餓了就要吃飯一樣天經地義的事。而且體罰是最廉價最迅速的管教方式,有很多家長及老師覺得為了維持教學秩序,當然需要體罰。事實上 懲罰雖然短期內有效,但也非萬能。況且若長期習慣於懲罰的情境,會造成低尊重與高暴力(包括語言)的整體環境,導致一般性的懲戒對當事人根本顯不出有任何損失因而無效。反過來說,如果整體環境是一個尊重的環境,每個孩子在校園中,教室堻ㄕ野L的自尊時,只要一般性的口頭告誡,對他而言都已是相當大的意義。當然,大家都知道天下為公,夜不閉戶是一種理想,可是現實上還是不能沒有刑罰。同理,因材施教有教無類零體罰也是一種理想,現實上還是會有感動不了的學生。如果出現一兩位學生干擾教師的教學行為,教師要選擇在最短時間內制止這樣的行為,繼續教學流程以保障其他學生的受教權益。很多人擔心以目前台灣的社會狀況,若馬上停止體罰,必定導致天下大亂,最後零體罰變成無法執行的法律,或變成人人可以彈性解釋的"人治"模式。雖然這也不得不深思的問題 但造就一個尊重的整體環境這個理想,恐怕也是大家責無旁貸努力漸進達成的。

體罰不是解決學生的問題, 而是幫老師解決自己的"問題"
有人主張從國家以下的幾乎任何組織都有透過暴力維持秩序的機制。暴力維持秩序的機制是必要之惡。此說法對於成年人也許是對的,但用於正在受教育的未成年人可能是有待商榷的。因為如果會透過暴力維持秩序就可以當老師,那幫派流氓也可以當老師了。所以聰明認真的老師會找出除了體罰外的好方法來管教學生,認真的老師會學習知道如何因材施教,不會拿藤條恐嚇學生。但實施零體罰的教育是要付出代價的,因為會很累很費時很傷腦筋。所以,若有行為非常偏差或反社會人格的學生所造成的教學干擾問題,甚至希望警察將學生抓去關起來,眼不見為淨。或老師是因想省事怕麻煩而體罰,那麼不能實施零體罰的問題是出在老師,而不是學生了。時代在變,老師、學生的角色在變,當然,家長老師的觀念也要跟著變。我們也都看到隨著時代的進步與演進,很多職業不是被淘汰,就得隨著外在條件做質的改變。在這快速變化的時代不僅老師難當,父母難為,學生壓力加大,醫生要面臨許多以前不會遭遇的問題。企業老闆面臨的挑戰也與日俱增,企業從業人員更是苦不堪言。人多是以過去的經驗習慣來判斷未來不可知也不熟悉的事,以過往有限的結果來推論現行的改變,甚或認為過往的作法可以一體適用現在複雜多樣的世界是絕對行不通的。所以老師們也跟大部分的現代人一樣,必需要做質的改變以經得起時代的挑戰。

「好的政策」變成「可行的政策」。
雖說老師知道處罰不等於體罰,但問題是體罰與處罰如何區分?當有糾紛時是誰來界定到底是體罰與處罰? 是不是政府該給老師明確的規範? 既然過度的罰抄、罰站、蹲下、雙手高舉等都算廣義的體罰。那到底站幾分鐘,罰寫幾個字才算過度? 可憐的老師怎知道如何去量化界定”過度”? ”過度與否到底是由老師定義還是家長定義或學生來定義?如果小孩站了十分鐘不感覺到受體罰,但家長覺得他小孩的心理受創嚴重會,會造成一輩子的陰影,想要告官申請國賠,到底教師如何保護自己? 所以對於零體罰法案很多老師都會問:到底請學生起立問話,幾分鐘就算是體罰?到底站多久可以申請國賠?抄幾個字是不合法的?等疑問。有些人聽到這種問題便以為這些老師不知長進,不願成長。老師的問題,其實只是反應了他們對於零體罰法案的疑慮。站在第一線老師的立場,當然希望有一個明確的「工作規範」,以保障自身權益,這絕對是可以理解的。可惜的是老師們的疑問,沒有任何單位包括教育單位可給予正確答案或明確的「工作規範」。因為處罰是否所造成身心之侵害,並非全為明確之客觀事實,而是含有不少主觀認定的成份。
由於學校是社會的縮影,國小、國中屬於來者不拒的義務教育,義務教育是不能挑學生、家長,所以學生來自社會各階層,而社會問題日趨複雜,當然也導致校園問題日趨複雜。一般來說,願意花時間在孩子身上的家長,親師合作意願度高,教師可以幫助孩子很多。不願意花時間在孩子身上的家長,單方面依賴教師的輔導,教師可以幫助孩子就很有限了。很不幸的是會責怪老師的卻常是這些不負責任的家長。除了少數不適任教師之外,通常會控告老師的,極可能就是那些不願意花時間在孩子身上,親師合作意願度低的家長了。在於沒有零體罰法案的時代,也就是那小部分親師合作意願度低的家長在找麻煩。零體罰法案之後有爭議時,民意代表會施壓,老師常成為犧牲者。零體罰法案之後民意代表較不易會施壓,而且就算告了官,罪名也不一定會成立。法案通過也並不會使親師合作意願度高的家長樂於控告老師。所以,教師對於零體罰法案除了調整心態正確面對以避免造成師生關係緊張外,

實不必有如驚弓之鳥。
既然零體罰已立法,而處罰是視為教育過程中必要的一環,教師應專注於如何施以適當之處罰,而不是專注於不能如何處罰。有些年紀大的老師要他們不打學生,那他們真的是會不知道該怎麼教小孩子。引導犯錯的孩子改過是有方法的。處罰當然也是教學手段之一,最重要的是要確定處罰後學生學到東西。處罰通常以"剝奪權利"為常見並是可接受之方法。處罰也應該講究技術,自己情緒須緩和,不可於盛怒下實施處罰,以免小孩領會處罰的意義出現大誤差。處罰前應陳述處罰的理由,讓小孩受教。溫和而堅定的執行處罰,不可以在體罰後露出"順了心"的態度。總之是要讓小孩明白是自己做錯了什麼事才受罰,而不是惹你不爽所以受罰。受罰完後,小孩處於極度的負面情緒中,讓小孩稍緩過來後,重新補強罪與罰的前因後果並告誡再犯的可能後果。所以老師們要趁此零體罰法案通過,根本捨棄體罰,並慎思自己的因應之道,增進教學技巧。只要認同零體罰,也願意一直閱讀相關書籍,請教其他人,您的教學技巧一定會進步神速。零體罰法案通過對您並不會帶來負面的影響。但教學包括處罰是藝術,每人都有其方法及風格,教學既是藝術,我們就只能把握原則,無法也無人能提供老師明確的「處罰規範」。當處罰真正上陣時,也只能各自發揮了。

策略聯盟 易子而教
既然適當之處罰是為教育過程中必要的一環,如何避免處罰變成體罰,並且使處罰與輔導完整配合才能引導犯錯的孩子改過是大家關心的議題。事實上處罰會使處罰者與受罰者處於對立的緊急關係。由於輔導者與被輔導者之間必須建立長期地好關係,輔導措施才會產生效用。在國外學校會設有懲戒室,處罰不在全班同學面前實施,是由特定人員而非老師親自實施,以避免老師於盛怒下實施。藉由空間、時間及人員的緩衝,避免處罰變成體罰,並與輔導工作完整配合,花很多時間來循循善誘,以期成功的改變學生的行為。在台灣傳統上,班導師完全負責自己班上學生的輔導工作。若與家長有體罰糾紛時,由於是班導師自己一人處罰學生,並無第三者在場或參與,會造成班導師之處罰是否過當而符合稱為體罰之說法像羅生門一樣各說各話。老師真會有無語問蒼天的感慨。反過來說,人非聖賢,老師也有七情六慾,老師有時也有可能會因身體情況不佳或其他因素而情緒掌握失控,使處罰過當。若與其他班導師合作,自己班學生之處罰交由其他班導師們執行。由於兩三個老師一起處理時,處罰較不會出現失控現象,且萬一有爭議時,老師也不至於無他人證明而孤立無援。所以因應零體罰法案,建議數位老師們可以與訓導輔導單位組成輔導小組(策略聯盟)共同合作來輔導學生,處罰不由當事人實施(易子而教),如此便可以造成處罰在空間、時間及人員的緩衝。教育的工作並不是想像的那麼簡單輕鬆,老師的教學熱誠消耗磨損得很快,需要多一點支持與鼓勵,只可惜一直以來似乎責備的聲音較多。但不可否認,零體罰這件「好的政策」若無法為老師排除疑慮,此項教育改革的效果將會大打折扣。〈作者:葉世榮現任清華大學教授〉
活動訊息

◎本會與東西文化圖書合辦應予教師研習

時間:元月30上午10:00~12:00

地點:明新科技大學鴻超樓B1會議廳

◎2007 新竹地區教育人員生命教育暨法輪
功研習營

時間:96年1月29日(星期一) 至2月2日
(星期五)。

地點:新竹縣橫山鄉大肚國小視聽教室

〈以上研習活動請至縣網中心報名〉

◎預告
元月30日全國教師會聯合新竹縣等四縣
市教師會於立法院舉辦「100人小校特色
公聽會」邀請大家共襄盛舉,敬請留意教
師會網站公告。
lien
 
<< 網友票選 >> 您對於這份電子報紙評價是?
有夠讚 不錯啦 普普說 蠻爛的 爛到最高點 
推薦本報給好朋友
寄件人暱稱或姓名   寄件人E-mail   收件人暱稱或姓名   收件人E-mail  
+ + +
※ 本報為討論式電子報,直接回覆本封Email,訂戶都會收到您回應的電子報 ※

版權歸發行者所有,未經確認授權,嚴禁轉貼節錄
PC home ePaper 個人電子報提供電子報代理發行
發行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相關權責請參考 聲明啟事
查詢 / 取消訂閱更改信箱密碼查詢技術上問題請來信針對內容回應報主我也要當報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