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刊日期:2006-06-21
發刊期數:第39期  發刊頻率:不定期發送  發行量:401  發行者:北方(品町)   我要檢舉
心之北方
第三十九期【囚龍】試閱版

《囚龍》
突發的龍劍文
此文僅供試閱,全文只在書中公開.

劍龍小說
 
《囚龍》

他終於抓住了叛龍。

在跟那人一點也不搭的陰暗洞穴中。

「就算抓了吾,又如何?」那雙上挑淺褐色鳳眸炯炯直視著他,毒發泛黑的唇不在乎地微揚,「汝能下手殺了吾嗎?」

「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挑眉。

「你知道我在問什麼!」當初為何背叛正道?為何傷人奪譜?為什麼──要捨棄彼此交情?!

「劍子仙跡,汝問得淺了。」他們已不再暱稱彼此好友,「名利地位跟永恆,這麼簡單的道理也悟不出麼?」

「紅塵繁華起落一瞬,你最清楚不是嗎?」他不相信這藉口。

「哈,當初是誰說吾風花雪月、不事生產,恨不得拉吾入世、淌這池不歸的江湖水?」

「是入世,而非叛世!」

「何謂叛世?何謂正邪?過程並非重點,自古但看最終結局──成王敗寇,不過如此。」他從不認為自己背叛了什麼,「吾最多,只是跟汝這個道家先天理念不合而已。」

兩人目光交鋒,幾乎在空中擦出火光。被古塵所制之人,突然用力傾前!古塵立即刃血,在白皙頸上割出深痕。

「你做什麼?!」不得不收劍,血仍是沿著古塵一滴滴的滴落。

「這點傷有何可懼?」已成嗜血不死之身,白皙咽喉上的傷,只數秒間便恢復如昔。龍宿橫目挑眉,薄唇冷啟:「古塵出鞘,卻連傷人也不願;吾倒想問問汝來此究竟意欲為何?」

劍子一時說不出話來。反觀卸去箝制的華紫之人,轉身便往外走去。

「你要去哪裡?」

「此處沛然正氣,讓『叛龍』抵擋不住,想出去透透氣,這個說法如何?」

手臂驀地被有力勁道扣住!

「做什麼?」欲走之人使勁擺脫,卻發覺自己竟掙不開。

「你究竟知不知道自己面色慘白、唇色泛黑,血更早已毒深變色,連步伐都已經不穩了?!」一雙怒眼瞪著他。「北辰元凰所下之毒,已侵入你血脈了!」

「那又如何?」

「龍宿,你要倔強到何時?」手勁加強,向來淡然的口吻也變得嚴厲:「你要追求的是什麼?你向來習慣錦衣玉食、風花雪月那些,如今卻讓自己深居陰暗洞穴,過著不見天日、無人服侍的日子,你苦苦追求、不惜放棄所有,想要的就是這樣的結果嗎?!」

華麗之人幾乎失笑起來,長眸凝望眼前之人,凜然不悔道:

「世上哪場賭注不需付出代價?世上哪種遊戲沒有輸贏?汝怎地天真起來,願賭服輸,再說這只是一段過程,尚未到達最後,汝……」以真氣壓抑的毒素突地翻攪,令他止下話語,蹙眉。

「怎麼了?」

一陣難受過後,龍宿沒好氣睨向問蠢話的人,「世上每個人中毒都是同一副模樣,汝……以為吾怎麼了?」

見那雙嚴肅濃眉皺得比自己還深,黑白分明的眸子更盛滿擔憂,龍宿心下突然一陣不舒服,冷下聲道:

「若汝是來看笑話的,已經看夠了,請回吧!」

「你明知我沒有那個意思。」越見嚴肅的面容,加諸在臂上的手勁也重到令人發痛的地步,龍宿驀然凶狠瞪向高大道者!

「省下汝天真的擔心吧!事已至此,敵我兩分,早就不可能──」

「錯了!我今日是來趁人之危的!!」打斷未竟之話。

「什、麼……?」龍宿還未反應過來。劍子仙跡手一使勁,華麗登時入懷,高大之人立收雙臂,將人抱得死緊。一雙手還堂而皇之、毫不浪費時間開始在美背上來回遊移起來。

「汝……!」龍宿一時愣住。身後的撫摸,下手的地方跟勁道都肆無忌憚得教人意想不到,彷彿要把這段決裂期間的一切不快對立都揉成親暱,突兀又唐突。

堂堂儒道龍首,怔愣了好半晌,才敢相信道家先天居然在進行凡間無聊閒書中所謂的「輕薄」荒唐之事。

「放手!」氣得險些眼前一黑。千年修身養心,都差點忘了肢體碰觸的凡間寫實意義。

「哪,龍宿,我們來玩個遊戲好嗎?」在耳畔輕吐的氣息,簡直令人無法忍受!太緊的擁抱,太具慾望的撫摸,掙扎不開的結實臂膀,那令他熟悉又陌生的道者凜然氣息盈滿鼻端,失去主導權的肢體貼合,都令龍宿抗拒。

「劍子仙跡──!」

才欲厲斥,突生暈眩,使龍宿止下掙扎。

抱住主動靠在胸膛上的人,道家先天滿意地微笑。「我還未開口,你就答應了嗎?龍宿你配合的意願,真教劍子仙跡受寵若驚呀!」

「………」疏樓龍宿著實無言了好一會兒。現下的狀況就叫做「屋漏偏逢連夜雨」?該死的他現下只要心緒稍稍激動,都會引起毒發波動,這隻千年修練得道的老狐狸不可能不知這點。

緊皺眉,逼自己冷靜下來。

「劍子仙跡,汝剛剛說什麼?」

「我們很久沒有比賽了,你跑給我追吧。」

「……可笑。」有氣無力。

「別這麼急著拒絕,我還未開出條件呢。」一手就這麼惡霸的擺放在龍宿臀上,另一手在其後腰上輕捏揉掐,哪裡的穴位會令人渾身酥麻,精通武學的他們比都清楚。

「汝想玩狩獵遊戲?」口氣冷淡,刻意忽視兩人間暗流的曖昧。

「並非狩獵,而是抓鬼遊戲。」

「『抓鬼』……是嗎?」銀紫眼睫輕垂,掩住複雜眸光,「獵與抓,只是換個名詞罷了。」

「不同,這兩者大大不同。」道者放緩口氣,幾乎是溫柔解釋:「『狩獵』必有傷害,『擒抓』則是得到;徹徹底底,據為己有。」

據為己有?疏樓龍宿有瞬間的失神,懷疑自己所聽見,跟劍子真正所指的是否相同?

他們是先天,早就拋卻許多凡間執念。霸業是紫龍唯一掛懷於人間的一場華麗遊戲,他凡心向來比寡欲的道家先天重;華衣錦食,玉砌金樓,千年來享盡一切美好,倦了,膩了,便下人間來打滾一場。

他跟他是不同的。

劍子仙跡看淡一切,隨遇而安,從不有所執求……應該是這樣的。被圈在有力臂膀裡的龍,突然有點困惑了。

「因為你中毒,我就讓你一刻的時間先走。」道者語意輕鬆,神情卻顯得太過認真,認真得已經超越某種不該跨越的平衡,像是動了心,不禁在乎、渴望佔有,他說話的神情簡直像在宣示今生篤定的誓言:

「劍子仙跡站在這裡,過了一刻,不管疏樓龍宿在天涯海角、任何地方,只要劍子仙跡抓住你。疏樓龍宿便是劍子仙跡的人。」

「什麼……意思?」劍子仙跡的人?他不得不問清楚,此刻已不容再含糊,因為他清楚劍子的無比認真。

「今日無論如何,我都要抱你,龍宿。」

震撼。是疏樓龍宿的心情。

他從沒想過,會由劍子口中說出這樣的話來。

雖然過往兩人總是抬槓,在口舌上爭鋒,但他知劍子的本質是極為嚴肅的,總以肅然目光看待整個世情。以往兩人相處,雖隱約知悉有些無法言喻的情感流動;或偶感那雙凝視自己的目光太過深濃,他都未放在心上;因為自己理念跟嚴肅的道者背道而馳,他認為那人也明白這點,所以,兩人總是靠近而不貼心,保持著一道只有他倆才知道的距離。那道距離的痕溝──就叫理念。

「道不同,不相為謀。」紫龍在擊破兩人平衡時,如是說道。

還記得那時道者眼中的悲憤痛心,低沉話語絕決若雷鳴:「但願此生,永不再相見。」

他以為那就是終點了。數百年來若有似無、幾乎像是錯覺的情感,灰滅無蹤。他以為一切已結束了,畫上句點,他是這樣以為的……

「龍宿,動身吧。」太過低沉顯得壓抑的嗓音拉回他的神志。「只有一刻的時間,不管你無情轉身離去、花了多少力氣拉開我們之間的距離,劍子仙跡勢必會追上你!」。
含有深意的話語,令龍宿感到一陣不寒而慄。

劍子仙跡是認真的。

褐眸驟然一凜,龍宿心底疾閃過「絕不能被擒」的念頭,腳才後退,一眨眼,已被高大的人抱在懷裡。緊緊緊緊、死命的抱入懷裡。

「……………………………………」

「……………………………」

「……………………」

「……………」

「……吾記得,方才好像有人說了『一刻』這個名詞?」修養極好的問句,從道者前襟裡悶悶傳出。

「因為,你眼中的決心嚇到我了。」

被緊抱不放的人,沉默下來。

「『決意遠走』、『寧死不屈』,根本不管此刻提氣疾奔會加深毒性,賭著一口氣豁出自己性命,根本無所謂了,就是不願落入我張開的網中……你剛才是這樣想的對吧?」

「……無聊的遊戲,並非吾所提起。」不顧他身中劇毒,趁人之危的是誰?

「我是故意的。」乾笑兩聲,卻掩不住心中沉重,「因為知悉你向來愛惜性命,我本以為這遊戲是會讓我倆能順利在一起的轉機……卻萬萬沒想到,龍宿你厭惡我,居然已經到了不顧自身安危的地步……」彷彿心痛難喻。

龍宿沉默了會兒,歎了口氣道:

「若此刻汝的那雙手,不是那麼快意自得的在吾背上游移揉捏,吾可能會為劍子仙跡難得扮演小可憐的戲碼冷笑一聲。」

劍子仙跡微鬆手勁,拉開距離,溫柔地望著懷中之人,露出狐狸般的微笑。

「不論如何,龍宿你目前狀況絕不適宜疾奔。」

「所以,汝打從一開始就決定說話不算話。」這到底算什麼道家先天?但望著劍子那雙帶著深濃情感的眼、以及剛毅嘴角難得的微笑;他有氣也發不出,最多只是無奈,心底實在也難以討厭。

「龍宿,你剛才也說過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結果;結果就是──劍子仙跡得到了疏樓龍宿。」

加重擁抱,讓兩人胸膛緊緊相貼,彷彿也欲讓相隔遙遠的兩顆心更貼近般。道家先天用比平日沙啞許多的低沉嗓音如是宣布:

「龍宿,終於,我還是得到了你。」

即使被耳畔的溫柔語調跟親暱撥撩得心跳加快,麗紫之人仍是面無表情,甚至冷下聲音:「汝想殺了吾?」還記得他身患劇毒嗎?

「鐺鐺鐺∼∼」

劍子仙跡從懷中拿出瓷瓶。「這是素還真拿給我的解藥。」

淺褐長眸冷冷看著他現寶的行為,面罩寒霜。「若吾不答應,汝就打算不給解藥?」

「錯!」劍子仙跡打開小小瓷瓶,不由分說,仰頭一口灌了那瓶解藥。

龍宿一愕,還來不及斥責,劍子猛然靠近自己,大掌按上後腰,讓他無法拒絕的吻已落下。

「汝──」唇上太過火熱的進攻,讓疏樓龍宿直覺欲拒,但同時滲入唇中的苦口解藥,讓他在心中一歎。這個人……連這一步也是計畫好的,該說他心機太重,還是該說他對他……委實太過小心翼翼?

雖猶不甘,但終是主動張唇,讓靈活的舌直驅闖入,纏捲侵襲,加重此吻的深度。

暖舌溫柔的勾動,嬉戲追逐,誘引著回應。外表嚴肅的劍子其實是最溫柔的人,仙鳳曾經對他這樣說道,他明白當初仙鳳真正想說的是什麼,他聽了只是微笑。不語。

有時候並不是溫柔,兩人便能在一起。
- - - - - - - - -< t o p >- - - - - - - - -
 
突發的龍劍文

會突然喜歡上龍宿實在是意外,我敢說這絕對是一時的意亂情迷,並非真愛.

雖然北方心儀劍子已久,但就是因為對象是華麗的紫龍才讓我怎麼樣都處於冷感狀態.

基本上當然是心理因素佔極大的原因.因為各種顏色中,北方獨獨不喜紫色,是那種一看到紫色就會出神分心或直接轉開目光的強烈不喜.

所以看到紫色人物出場通常都只想轉臺,更別提要專心盯著看了.

不過因為不小心撇到「龍宿是用來疼惜的」這句話,當場突破我被顏色所遮蔽的心防∼∼

發自內心的想疼惜一個角色,是我喜歡上一個人物的徵兆,陷落的速度也很快^^bb

本來電子報還嘗試想用紫色當基調,結果還是不行QQ看到紫色還是有種一陣暈眩的感覺∼所以我欣賞的應該是龍宿的氣質,而非外貌...(總有越說越心虛的感覺)

心底的真心話是--其實我一直認為自己現在應該是眼睛被什麼東西遮住了,才會盲目欣賞了原本完全無法接受的東西(龍宿:妳說誰是東西∼?)

總之一切都是意外@@
才會有這個突如其來的劍龍文∼∼∼
- - - - - - - - -< t o p >- - - - - - - - -
 
此文僅供試閱,全文只在書中公開.

72頁左右的劍龍小說,預計七月底或八月中出書∼
- - - - - - - - -< t o p >- - - - - - - - -

 ◆所有文章皆由北方(品町)自由創作,若欲轉載,請洽北方.
北方/品町之宅:http://blog.webs-tv.net/north
已發行電子報




 
<< 網友票選 >> 您對於這份電子報紙評價是?
有夠讚 不錯啦 普普說 蠻爛的 爛到最高點 
推薦本報給好朋友
寄件人暱稱或姓名   寄件人E-mail   收件人暱稱或姓名   收件人E-mail  
+ + +

版權歸發行者所有,未經確認授權,嚴禁轉貼節錄
PC home ePaper 個人電子報提供電子報代理發行
發行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相關權責請參考 聲明啟事
查詢 / 取消訂閱更改信箱密碼查詢技術上問題請來信針對內容回應報主我也要當報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