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刊日期:2006-03-10
發刊期數:第52期  發刊頻率:不定期發送  發行量:26  發行者:guevara    我要檢舉
野花集
九二一震災口述歷史──張再凱

九二一震災口述歷史──張再凱

時間:2005年7月7日中午12時
地點:苗栗縣通霄鎮愛加倍協會
訪問:施朝祥
記錄:張再凱
張再凱小檔案: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東勢921社區關懷站工作人員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石岡新社921社區關懷站主任

施:請簡述家庭背景和信主、献身過程?
張:住在世代務農的大家庭小時候常聽大人訓誡:「不要去有十字架或是有耶穌的地方,也不許拿『耶穌教』的任何東西回家,否則毒打一餐。」不信邪的我偏偏就犯了家規,去家人認為不該去的地方,拿家人認定不該拿回家的東西,結果我的家人也真的信守諾言,我的下場真的被爸爸打了幾下(印象中這是爸爸唯一打我的一次,而且是非常認真的執行家規)。
  年少的我,對於一黨獨裁專政的國民黨政府很不能認同,參與了社會運動,結識了長老教會的會友,而有機會到長老教會工作,工作的緣故,見識到了長老教會和獨裁政府很不一樣,對內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拿出來討論,有時會有情緒問題,也都會被包容,所以生起了仰慕耶穌基督之心。
  在1987年近30歲的我,在義光青年帶領之下,我背著家人來到義光慕道、參加青年團契、主日崇拜,受到牧長兄姐許多教導指引,繼而靈命有點成長而於1988年復活節受洗加入教會大家庭。
  對我而言,信仰的考驗與生活的實踐,於受洗後才正是受到嚴厲挑戰。受洗後一個多月的520事件我進入土城看守所,突如其來的事件對我的家人與我都是很大的衝擊,也好像正落入家人的口實:「你看!加入耶穌教馬上有苦難、有牢獄之災」,造成我的內心有所掙扎、思考有所轉折、情緒起起落落,所幸在許多牧長兄姐的鼓勵,及我內心良知的認知;所謂牢獄之災只是承擔不公不義政權之下的部分苦難,而時間也只是巧合而已,我還是堅持所相信的真理與信仰。經過許多年慢慢地我家人從誤解、了解、諒解、習慣、接受我是基督徒。我家人有如此的轉變,我確信是上帝的恩典與作為。

施:那為什麼會投入九二一震災的行列呢?
張:一九九九年921集集大地震,造成台灣中部地區很大的震災,當時我人在台北,剛開始以為只是較大一點的地震,並不以為意沒有特別的關注,但經過幾小時後各方媒體資訊慢慢地傳來各地有不輕的災情,才驚覺「代誌大條」,感覺全國各界幾乎陷入九二一震災莫名恐慌苦難中。我是個很容易被災情苦難情緒所感染的人,於是心理很想了解到底九二一災情的程度,也很想去九二一災區看看是不是有什麼可以幫忙的地方。
  921當天結束台北行程傍晚就趕回家,碰巧九二一那天剛好是我的小兒小張笛四歲的生日,回家看到慶祝孩子生日蛋糕,一時我傻眼了!我認為全台灣人民都因地震正在受苦受難,為什麼還可以快樂地為孩子慶生呢?於是心理很不是滋味地說重話:「你怎麼還有心情幫孩子慶生呢?」
  老婆有點無辜地說:「蛋糕早就定好了,不然要怎麼辦呢?」
隔天,本來很衝動又要拿著行囊離家,到自己較熟悉的埔里災區去看看,但正巧收音機開始呼籲﹕「請非救援團體或災區的家屬,暫時勿進入災區,以免妨礙救災的進度……」,因此留在家中收集各媒體的震災清況。
  再隔幾天,總會瑞雲來電,說明有外國人要訪視九二一地震災區,需要司機徵尋我的意願,正想名正言順去災區上帝就安排了這麼一個機會,馬上就答應了。
  那次的訪視,經過了死亡人數最多的東勢和受災嚴重的埔里、水里、集集…等災區,讓我印象深刻。於是在10月1日進入大東勢地區,參與長老教會系統救援、重建的工作,震災初期的物質救援,希望受到遭受巨大變故的災民,能於最短時間受到食衣住行基本生活支援照顧,在這段期間目睹人性美好一面與黑暗一面的狀況;有人奉獻許多財物與智慧不求回報,有人汲汲營營、貪得無厭、好名愛利……。

施:為什麼選擇了東勢?
張:一切都是上帝的安排,其實我最想到較熟悉的埔里地區,可是又不想離家太遠,所就選擇離通霄老家較近的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所設立東勢救援中心協助工作,原則上每天可以回家看到家人,當然如果必要的話可以夜宿東勢。

施:在東勢救災過程中有沒有比較難忘的事?
張:在東勢的主要工作,是協助遭受巨大變故的災民,能於最短時間受到食衣住行基本生活支援照顧。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東勢救援中心於10月10日下午4時受台中縣政府委託認領巨蛋收容所,我們通常稱為小巨蛋,負責燈光、空調、水源、沐浴、巨蛋整體的環境清潔。10月11日中午12時,又受委託認領東勢國小收容中心,被賦予關懷、獨居老人送餐服務、日間托兒及兒童課業輔導……等。
  記得有一次,小巨蛋的水管線路並沒有裝設好,所以災民要沐浴、洗手盥洗多有不便,於是我們協調東勢國小讓小巨蛋接其水源,請教會志工一同水管,由於水管整頓修好之後,小巨蛋的災民們,沐浴、洗衣、盥洗不用再跑到很遠的地方提水。看他們露出了愉快的笑容,我才能在惶恐不安中,肯定自己對於災民的幫助,我的心才能安定下來。又有一晚東勢突然停電,小巨蛋的充氣馬達需緊急用備用發電機發電,才不致於陷落,所幸我平時的訓練紮實熟悉各發電程序,將備用發電機發電出來,於短時間有效化解危機,使我們的當初的承諾危機處理,不是用口頭保證,而是以實力接受考驗,致使我們的服務能力受肯定。

施:為什麼轉任石岡新社社區關懷站主任?
張:其實我一直想做較單純關懷站方案的工作人員,石岡新社社區關懷站主任,是鳳如督導徵詢我的意願時,在理智上我自認是組織科層制度的反抗者,更不擅長行政的管理;但在祈禱上有平安的情況,我考慮了兩天不太情願答應了,如此矛盾心態接受基層單位主管。可想而知在此情況!在站上行政管理工作我都採放任充分授權的作風,相信淑女英、麗君、绣雲等工作伙伴人可以獨當一面,有很多時候我就只是決定工作方向目標,較多的時間做自己喜歡於資源的聯結及團體的結盟,所以常會被同工(同工太善良了、太有包容性)開玩笑謔稱﹕『阿凱不只是石岡新社社區關懷站主任,還當山城連線的首領』。
  社區關懷站成立的目的,雖然是以社區服務為主,但主要還是要輔助當地教會宣教傳福音的事宜,但每次開會多少聽聞在有關懷站總是和地方教會不能協調之事,在石岡是還好,但也是在摸索中,到底要和教會如何合作?
  那時,石岡教會前後任陳牧師、沈傳道,關懷站本可以互相搭配,但是主要由於教會新建幼稚園的事務忙著不可開交,會友的看見也不在於社區服務,使雙方也沒有時間在談社區服務福音事工。所以關懷站與教會之間,其實應該說相互祝福相敬如賓各自打拚,就只能由關懷站獨立作業,或與社區其它團體進行異業結盟,從事社區服務工作。

施:九二一震災經驗對你信仰的影響是什麼?
張:在四年多的時間,我幾乎每天往返通霄與東勢、石岡新社關懷站間,持續參與震災心靈重建工作。心靈重建是費心、費力、費時的工作,不是短時間可立竿見影看出成效,上帝要一個資質不佳的我,繼續參與繁雜瑣碎的震災心靈重建工作,我是靠信心、順服、分享、關懷、喜樂、感恩、反省、盼望……,來渡過各項關卡及不可能的任務。
  剛剛講到,我其實是在矛盾心態接受承擔石岡新社關懷站主任一職,。直到有一次,義光教會的許承道牧師引用聖經詩篇121章:「…我的幫助從上主來……上主要救你脫離各樣災難;他要保守你的生命,你進你出,上主都保護你,從現在到永遠。」
  是的!當我面對世事或工作的起起伏伏、人生的順境逆境、內心的徬徨不安、情緒的高潮低潮、複雜多變的人性、險惡黑暗的世局,我確信依靠上帝終將化險為夷,因上帝是我們的靠山、避風港。所以我才開始認真思考,上帝揀選我擔任社區關懷站的負責人,是要事事忠心、凡事盡力。
  永恆生命是基督徒追求的終極目標,但必然要流淚撤揰才有機會收割!
施:九二一大地震給你最大的啟示是什麼?
張:首先,我認為九二一地震震災區是個實驗場:台灣位於地震帶的島嶼,地震是無法避免,地震造就了台灣,沒有地震就沒有台灣,所以我們只能選擇面對地震,幾乎每幾十年都會有一次大地震,本來我們應當珍惜每一次的地震經驗,可是在九二一大地震的同時,台灣各界卻無法累積先人對地震的因應及善後經驗,一切的作為方式東拼西湊,各人一把號、各吹各的、是台灣最大的災變實驗廠,殊為可惜。
  九二一大地震震出台灣各階層對震災各項應變措施之不足,應說是大家忘記歷年來地震慘狀這可怕的土牛巨獸,而疏於準備或演練。前些年日本版神大地震還瀝瀝在目,可是當台灣發生九二一地震的同時,緊急救災救援之期間,雖然全國同胞傾全力出錢出力捐物資當義工,但就怕分配不均,交通便利或媒體大量報導之地方,義工人員太多妨礙救災工作,物資過多造成「貴族式」災民。
  而交通不便或媒體少量報導之地方,義工人員太少也不利救災工作,物資太少也造成「貧民式」災民。同胞的愛心如何有效迅速平均分配到災區或每位急需救助的災民手上,是平時便要演練的課題,這次大災變的來臨台灣人民的整體表現不盡如人意,這是可預期的。災變初期救災救援為眾人詬病的現象,隨著時間的飛逝而又讓大眾所淡忘,不把它當作一回事,等到下次大災變的來臨,又有一個實驗場可供實習,屆時又是一堆人在努力的救災,另一批人也在努力噴口水。
  而全倒屋與半倒屋的判定,更像是世界級的笑話,全倒屋是可理解的,半倒屋就不合時代的腳步,也許「伙房厝」、或「土角厝」還可判定全倒屋或半倒屋,但大樓或集合式的公寓應為安全或全倒判定不安全,在埔里鎮還發生公寓式大樓有下面六樓是全倒戶,第七八九層樓則成為半倒戶,十樓以上則為未倒戶的真實笑話。另外在判定的過程中也傳聞有非專業來參與,在一開始時,是由里長來判定全倒、半倒,其中就挾帶了許許多多的政治恩怨,對於不同政治派系的全倒戶的龜裂視而不見,而同一政治派系則連本來要拆豬圈都可以判定為全倒,獲取政府的補助金,更不可思議的是全倒屋與半倒屋的問題於緊急命令時無法完成,致使大樓或集合式公寓的兩造在火拼的場面時有所聞,真可說禍不單行災難連連。而伙房的土地多達數代,每塊土地都要數百人同意才能使用,這樣的土地政策,使得重建之路更為遙遠與艱辛。
  第二,在災民之界定上,政府用了一個很簡單的二分法,就是依有房屋 者來界定,這種界定過於粗簡。災民之界定,是一個牽涉到救助款 (利益)分配或貸款延長或組合屋申請所依據的重要條件,應是要定一個合法但也要有一點合情合理條件。
  在震災初期,災民之定義就爭論不斷,用嚴肅的觀點來反省,震災初期災民之定義如能明確而易行,不因人而朝令夕改令誰都無所適從,造成救災、安置、重建皆有浪費、延誤、甚至重大的糾紛與衝突。
  第三,組合屋將災民再次分裂:災民事實上就是資源分配的法則與依據,而組合屋搭建完成之後,災民被劃分為「組合屋居民」與「非組合屋居民」,因為在媒體與社會大眾多數只能看到組合屋居民,而非組合屋的居民則不易容被注意到,因為資源常到組合屋,而非組合屋災民的部分就被漠視,因此非組合屋居民常自嘲是二等災民,組合屋能續住幾年,使非組合屋居民續發放租金補助呼聲再起,造成當局又再恐怖平衡中讓步,生出有條件租金補助的條款。
  另外,許多社褔團體、學術團體或基金會,災後一窩蜂的問卷調查,讓災民開始又驚又喜,但最後卻多轉為悲怒、災民普遍認為各團體問卷調查的內容大同小異,且無法給他們帶來多大的助益,甚至造成多度的傷害。
  第四,政治人物與社福機關團體的災區秀,用一天的大量消耗資源,來滿足一年或一生的資源與虛榮?例如,在九二一大地震五週年的紀念晚會上,一晚就花去了上千萬的費用,大家只是看看戲的心態來看待,沒有一點對九二一大地震的反思或對九二一大地震受難者的追思。地震便成一個歡樂的晚會,什麼都沒有?當然,那時還有住在組合屋的朋友抱怨說:「對我們生活的補助與幫助一點都不願作,而卻花大錢在這些消耗的物資上。地震是過去了,可是災難卻還是不斷的上演。」
  災區秀一天常常變成災區一日遊,而是外地社會福利工作團隊於災後,來一天便大量拍照他們的服務相片,便回到大後方大肆宣傳豐功偉績,製造企業形象或吸取資源或滿足內心虛榮!我們的期盼是重建區還很需要他們的各項資源,不要形成前方吃緊,而後方緊吃的形勢。
  最後,要談到的是困境,不論是各級政府或是民間團隊,在災區都面臨 了極大的困境?
  重建應該是全社會同心協力互助的事情,民間團隊及各級政府是重建居民與非重建居民(可以算是大後方)的供需媒介,民間團隊的後盾是民間捐款或向各級政府提方案補助,而各級政府是靠重建經費或預算來提供方案補助,可是在是消費意識為導向的時代,不是以供給需求為主,而是為了獲取最大利潤為主的思考,重建區也不能逆向操做。
  問題就出在這裡!重建居民到最需要的是什麼?答案可能有好幾個,大致上的順序是(1)房屋重建(2)經濟的壓力-失業或工作不穩定(3)不堪回首的921當晚的恐怖情形。然而這三項是重建工作最難處理,也是牽涉層面極為廣泛。
  在二○○一年十月下旬有個快撤離的民間團隊,告訴我們如果你們沒有萬全準備也一齊走吧!要不然你們會當政府第一線的肉靶子!我當時只是淡淡回答道:「那我們基督長老教會要作長期的重建工作,應該會這裡三、四年。第一年都過去了,假設全台灣每個人都對重建有責任,如何來看待重建所面臨每一個問題與難關。一味說那是誰的責任,甚至說出『重建不力』這種重話,完全於事無補甚至是很大的傷害。」
  重建工作難處理,牽涉層面廣泛,大家應互相体諒互相扶持,並反省大災難後大環境的變化,也許用時間或耐心會解決許多棘手的問題。可是我們的社會是善忘的,也許我們的生命都承受不了這種沉重,於是我們都選擇遺忘吧!

施:對台灣基督長老教會921重建小組於2003年年底,就結束大部分關懷站的服務工作,你的看法如何!
張:這問題我是否可以縮小來談石岡站,我們石岡站也是結束的一站,不管理由如何冠冕堂皇其實是自我安慰或自欺欺人!結束服務本身就是一種重大挫敗,是顯示無法對以前的整體經驗作一種周全的移轉傳承,對當初設立的構思,投入的心力物力財力人力是重大的損失。
石岡站的書面資料或電腦檔,至今有多少人在翻閱參考,多年建立的團隊隨著石岡站的結束便一夕瓦解,個案的需求中斷服務……。
我今天作如此深沈的反思,是在對當初(一年半前)未做最完善的處理而輕言逃離來韱悔,但為時已晚!!!

施:不錯你還有反思之心自我批判,謝謝你接受採訪。
廣告:山城深度之旅規劃

  旅遊業被視為解決貧窮問題的一帖良藥,但快速的旅遊發展總是帶來環境、社會、經濟、文化的重大衝擊。

  為了提升旅遊品質的,本工作團隊本著永續旅遊的經營理念,在於地方的管理、規劃、是否在滿足經濟、社會、美學上的需求後、仍能維持文化、生態過程、物種多樣性等生命賴以為生體系的完整。

  我們將幫你規劃出,可以深入瞭解當山城地區地人日常生活、共同享當地道地的食物、並建立起友誼。如果你想到台中縣山城地區作深度之旅,歡迎你來信告知,人數、旅遊目的、經費預算等等,由我們幫妳作規劃或安排專人進行社區講解。

  山城深度之旅規劃團隊
  聯絡E-mail:kivenjoe@yahoo.com.tw
上網賺點小錢的辦法

  這個網站可以讓你每天用一點點的時間,賺一點點的小小錢!如果每天都上網的話,順便晃到這個網站只要花一分鐘左右就可以賺到一塊錢,這是固定的部分,另外,如果有問卷或中樂透的話,大約會多20~250元不等。
請聯結網站:http://www.emailcash.com.tw/join.asp?refer=guevara490
讓繁花盛開!
野花集部落格http://blog.yam.com/guevara4900
野花集編輯部
捐款帳號:22421451施朝祥(請註明捐款至野花集)
□地址:台中縣東勢鎮東崎街363號
□電話:04-25874900
 
<< 網友票選 >> 您對於這份電子報紙評價是?
有夠讚 不錯啦 普普說 蠻爛的 爛到最高點 
推薦本報給好朋友
寄件人暱稱或姓名   寄件人E-mail   收件人暱稱或姓名   收件人E-mail  
+ + +
※ 本報為討論式電子報,直接回覆本封Email,訂戶都會收到您回應的電子報 ※

版權歸發行者所有,未經確認授權,嚴禁轉貼節錄
PC home ePaper 個人電子報提供電子報代理發行
發行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相關權責請參考 聲明啟事
查詢 / 取消訂閱更改信箱密碼查詢技術上問題請來信針對內容回應報主我也要當報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