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刊日期:2006-02-27
發刊期數:第27期  發刊頻率:不定期發送  發行量:16  發行者:螃蟹
雙溪國小同學會
轉貼:藝術家的哲學/周逸
天隼網

藝術家的哲學/周逸

此文章初貼於另一個網站,作者︰潛筆者藝術/藝術家/周逸

蜀漢昭烈帝劉備的一生事績,對三國這段歷史有着莫大重要性,又往往針對批評,他的一生有着無數的人類經典,先從性格上看這個人。

據《三國志蜀志先主傳》中載︰「督郵以公事到縣、先主求謁,不通,直入縛督郵,杖二百,解綬繫其頸著馬,棄官亡命。」先主劉備在這時涉世未深,所以他的舉動也可以歸納於是未經雕琢的性格,與後期的性格其實是大不一樣的。所以說擁有一定勢力的先主劉備,在某程度上已經把自己的真性情埋藏了起來,先主劉備之後當上了徐州牧,卻被呂布所佔領了。
這樣狼狽不堪的心情,驅使先主以後的復仇心理,於是對操曰︰「明公不見丁建陽董太師之事乎?」布怒曰︰「大耳兒最無信也。」誠哉斯言也( 語出《三國志呂布傳》),在「失徐州」與「轅門之恩」之間,已經有了選擇。這樣便借曹操的手,殺了呂布。不過從這事便可看出先主劉備的信義了。

在另一個時期,先主劉備為了立椎,所以便投靠了袁紹,不過先主劉備觀人息微,應該知道「公路驕豪,非治亂之主。」( 語出《三國志蜀志先主傳》) 這是之前別人對劉備說自己對袁紹的評價,他不會沒有留意。而且之前領徐州牧時,北海相孔融謂先主曰:「 袁公路豈憂國忘家者邪?」 ( 語出《三國志蜀志先主傳》) ,所以也應該略知袁紹的性格了。所以說,先主劉備是否真心輔佐袁紹,已經昭然若揭,虛偽的性格也逐漸成形了,不過此時忠君思想應該仍很強烈,直至之後先主劉備年老而不得志,心心不憤,功名意識開始衍生,所以連往昔隱藏的性格慢慢按捺不住,到荊州與劉表喝酒時失言︰「備若有基業,天下碌碌之輩誠不足懼也!」這句話可以看出劉備想擁有自己的基業的渴望,而且其出發點並不是想匡扶漢室的。

至於後期,先主劉備攻佔成都之前,也無意中把原性格透過出來。據《三國志蜀志龐統傳》所載︰「先主謂統曰︰「今日之會,可謂樂矣。」統曰︰「伐人之國而以為歡,非仁者之兵也。」先主醉,怒曰︰「武王伐紂,前歌后舞,非仁者邪?卿言不當,宜速起出!」於是統逡巡引退」,先主劉備的這句話,與之前回應孫權同取益州之說「汝欲取蜀,吾當披髮入山,不失信於天下」有所出入,所以更明顯地看出之前先主劉備所定下的虛偽。而且先主劉備更以紂王來比喻劉璋,完全否定了劉璋愛民的性格,而自己卻名正言順地說為百姓而做,這樣完全與「不滅同宗」的理念有所抵觸了。而且以這句來回應在荊州時所說的那一句,不正是互相呼應嗎?至於章武三年春,先主臨終前,仍不忘他的虛偽,召亮於成都,屬以後事,謂亮曰:「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國,終定大事。若嗣子可輔,輔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 語出《三國志蜀志諸葛亮傳》),不過卻在背後將李嚴升為「中都護,統內外軍事」( 語出《三國志蜀志李嚴傳》),不過把性格隱藏又的確是君主的必要條件之一,他真的很成功。

這位蜀漢皇帝劉備經歷了一生傳奇,以假仁假義去實現他的理想,相信不少人是這樣去想的,的確他是假仁假義。這些總總的事情起末,不過又是一段人類歷史,其落拓至於趨向成功,在成就與現實的大前提下根本已經對一切來得自然了。在孔子所提倡的「仁義道德」中,又有幾個能夠完全做到,所做出來的表面體現又不過是「仁義道德」的形態,孔子曰︰「知者利仁。」劉備其實便是知者,以仁行仁,說他真正行仁太過,說他假仁假義又太過了。據《齊桓晉文之事章》中的記載,在戰爭的大前提下,還是因勢利導,向着「仁義道德」的基本方向推演,這些不過又是想百姓得以安逸,劉備做得到了這點。而質與質的分別又在於內心的表現,內心所想達到的又出現在表現當中,卻又是不完全的,清楚的顯示又把之前的推翻,所示現的也是孔子等等思想的其中範疇,已經是思想中的第二階層,在云云政治與政治之間的戰爭中,關係到的又是國家這麼大的事情。有言過心中的魔鬼已經被人性所推動,這個魔鬼只是被人類的一些思想所鎮壓,思想學說又是人類為了人類所倡導出來。每個人心中的思想是隱藏的,可能受到了環境影響而有所改變,朋輩壓力,金錢欲望,權力欲求,這些等等的人類世界的產物,但是沒有人能夠明白其他人心中所想,亦沒有知道自己的性格,每次問自己,每次也不能找出答案。其實心與心的構想不過是自己心中存在着的一個魔鬼,父母瞥促子女學習,是假仁假義;政府減稅減津貼,是假仁假義;教師是假仁假義;作家是假仁假義;演員是假仁假義。究竟,捫心自問有沒有出自內心。

其實這個三國時期的歷史資料,也不過是一面鏡子,你看到劉備假仁假義,也便是可到自己假仁假義。可能還是不明白,在正史資料中,沒有心理描述,只是一篇又一篇的客觀的文章記事錄 ( 這裡說的不是實質性的客觀,而是書面上的客觀 ) ,而劉備心中的想法其實只有當時人知道,是沒有其他人可以知曉的,其他人亦然。現在所說的假仁假義,也只是閱覽歷史的人的自我分析,認為這樣認為那樣,其他不也是一種假定了嗎?在客觀分析當中也不能擺脫主觀看事,所以事件中的客觀與主觀也只是同步運作而已。說得再具體一點,當閱覽歷史後,分析所帶出來的得與失,把自身角度放在歷史人物的第一身觀點去看事,這件事其實沒有問題,但是問題又是出現,把主觀感情中利與不利的事件再度分析,成為一個認為是主觀的客觀觀點。可是既然代入為其中事件的當時人,那麼也便為主觀角度先帶着了一定的假設,如果沒有持有兩面論調的觀點,也不能稱得上是客觀分析。在分析人的心理時,往往也不可以客觀分析,因為心理學是難以捉摸,沒有人會真正明白另一個人的思想的。

如果是代入了成為劉備,再分析事件的利與弊,認為是借曹操的刀殺了呂布;認為以「復漢」為號召是假仁假義,因為有利於成就霸業;其他不述。這些這樣那樣的有利於自己 ( 先主劉備 ) 成就霸業的事件,顯然是為私利而做的假面目。相信大部份人都是這樣認為,但是可知道如果這樣想的話,也就自相矛盾了;因為在這樣的認為當中,已經假定了劉備是知者而不是愚者 ( 這裡所說的並不是愚,而是不盡是行利的人 ) ,而在這樣的假定當中又假定了劉備一定會以利益為先,情感仁義為副 ( 甚至沒有 ) 。那麼豈不是假定了劉備是假仁假義,而去分析事件,再結論劉備是為假仁假義嗎?所以將否定表面事實,而去糾論內心思想的種種論調,也自然會是不成立的。這樣的論調顯然是沒有邏輯的,只是偷換概念,混淆思想罷了。另外有人說劉備違反了「不滅同宗」的思想概念,顯然是以私利為先的根本理據。可是這樣的論調又違反了上述所說的邏輯概念,所以不再重覆了;另外想補充一點,劉備的所謂「不滅同宗」的思想概念,與人類不會自相殘殺不正是一樣嗎?那麼又為何人類要進行戰爭?是為了將來的和平?如果這樣說,孔子不也是假仁假義嗎?提倡仁義道德的人又是假仁假義?那麼世界上不正是沒有一個人能夠做到真正仁義嗎?對的,如果你認為是對的,那便是對的了。

據荀子的《性惡》篇中載︰「人之性惡,其善者偽也。」這個便是荀子所提出的人性本惡,要靠着後天的禮法來約束人的本性,而後天的禮法卻不是人類的本性,只是虛偽人為而已。《禮論》篇有載︰「性者,本始材樸也;偽者,文理隆盛也。無性則偽之無所加,無偽則性不能自美。」如果依照荀子的思想去推演論述,那麼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一個真正仁義的人,因為人類的本性是惡的,所以又怎麼只針對着劉備而非他人呢?可能會有人認為這個「人性本惡」的思想只是荀子所提倡,並不準確,其他人如孔子也不這樣認為的。是的,這個思想並不是所有人認同,反之孔子思想也不是,因為人的思想根本是主觀的,你認同這個別人又不認同,你不認同那個別人又認同。人類思想的獨立又是為了解事件帶着了一定的障礙,你認為嗎?別人卻不認為。
nikkle
 
<< 網友票選 >> 您對於這份電子報紙評價是?
有夠讚 不錯啦 普普說 蠻爛的 爛到最高點 
推薦本報給好朋友
寄件人暱稱或姓名   寄件人E-mail   收件人暱稱或姓名   收件人E-mail  
+ + +
※ 本報為討論式電子報,直接回覆本封Email,訂戶都會收到您回應的電子報 ※

版權歸發行者所有,未經確認授權,嚴禁轉貼節錄
PC home ePaper 個人電子報提供電子報代理發行
發行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相關權責請參考 聲明啟事
查詢 / 取消訂閱更改信箱密碼查詢技術上問題請來信針對內容回應報主我也要當報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