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刊日期:2005-06-06
發刊期數:第412期  發刊頻率:每日一次  發行量:459  發行者:發心的人
日日發心
日日發心0606 善、利、美

日日發心 善、利、美
英語教室 semester (n.) 學期
領導統御 郭台銘:經營者信任的五角大廈
經濟特區 加入WTO三年 兩岸成果比一比
教育學習 離譜的冒險,不是勇敢

 
日日發心 善、利、美

「人性教育」不僅只是追求真理、記憶真理的內容,而是在生活當中,增強創造「善、利、美」的能力。此外,不僅只在防止「惡、害、醜」,更能進一步把這些缺陷引導、掌握,朝往「善、利、美」的方向,開創幸福的人生。

摘自”信心談話 P.78”
- - - - - - - - -< t o p >- - - - - - - - -
 
英語教室 semester (n.) 學期

semester (n.) 學期

A: How long is a semester at your school?
你的學校一學期有多久?

B: About 15 weeks.
大約十五個星期。
- - - - - - - - -< t o p >- - - - - - - - -
 
領導統御 郭台銘:經營者信任的五角大廈

郭台銘:經營者信任的五角大廈
文/狄英、楊艾俐、蕭錦綿/採訪;蕭錦綿/整理

本文出自天下雜誌324期(2005/06/01出刊)

大漢溪入海處,鴻海帝國,櫛比連起。

四月中旬,梅雨乍歇,郭台銘在台北土城總部辦公室,接受《天下雜誌》專訪。

歷經他描述中的生命變動,「家庭發生困難」,剛剛重返掌握近六千億帝國的郭台銘,言談間,猶帶著幾分落寞。

他依然很忙,一個行程接一個行程。晚上,因為國外是白天,常常要打電話。澄清媒體的錯誤報導,他說,「我忙到十一、二點,並不代表我的員工也要。」

號稱軍令如山,他自己更在意的卻是獨裁為公。他說,「做決策,為了爭取速度,所以獨裁。」但獨裁所得到的利益是回到公司。

認為自己的理念是理情法。跟員工間的信任,他覺得很自豪。他說經營,不是管理的問題,是領導的問題。

他覺得成就感,成長的動力來源,是贏得員工、股東、社會的信賴。

完整的勾勒出一個經營者,信任的「五角大廈」。他承認,信任是要付出代價的。他說,如果連我的家人也算在內,代價還蠻大的……

站在一個經營者的立場來看,我把信任分為五個角度,分別是員工對公司的信任、股東對公司的信任、客戶對公司的信任、上下游策略伙伴對公司的信任、還有社會對公司的信任。

員工對公司的信任
員工要對公司信任,經營者要先做到:以身作則、言行合一、公私分明。

現在大家流行講leadership,其實不是管理的問題,是領導的問題。員工對公司的信任,首先來自於經營層能不能以身作則。第二個你有沒有言行合一,對員工的承諾、對公司經營方向策略規劃的承諾能否做到。常常有很多人畫一個大餅,可是沒有實際去做。第三個是公私分明。現在有很多公司經營人,在外面又開一家公司,牽涉到很多利益輸送的問題。我在外面,都是用鴻海名義去投資,沒有個人名義的。

我常講「獨裁為公」。做決策,因為要爭取速度所以獨裁,可是獨裁所得到的利益是回到公司,股東可以分享,員工也可以分享。所以獨裁?公,有時候就算做錯決定,員工也會原諒,不會產生信心、信任的動搖。

以身作則就是,當遇到困難或是重大決策的時候,你都要身先士卒,帶領團隊在第一線作戰。leadership是這樣成就的。

以身作則跟管得太多、事必躬親不一樣。我如果是個事必躬親的人,我的企業不可能做大,因為我只有二十四小時。舉個最簡單的例子,三月份我們公司營業創歷史新高,五○八億。我其實三月份沒有上班。就是因為跟員工建立了很好的信任關係,當我家庭發生困難的時候,員工反而創造很好的業績,這就是彼此信任。我有困難,你來承擔,將來誰有困難,我來承擔。我們跟員工間的信任,我覺得很自豪。

遇到重大危機、重大事件、我一定在第一線跟大家一起拚。

幾年前做蘋果電腦G-5,原來在日本作研發,我們接過來製造生產。日本很多真正的技術、know-how都不願意提供出來。我們接到要大量生產的時間很短,客戶打電話給我,希望我能夠關注這個事情。

G-5很漂亮,手提的地方是一個弧度,像玻璃的一面,是直角,一定要用手去測試,才知道會不會割傷。我自己走第一線,拿手去測試那個銳角,手割到就一痕、流血。員工看到你第一個去做測試,他們就發現這樣會割手,非改不行,就這樣把這個問題改好了。

G-5是蘋果牌最快的電腦,生產過程中,需要高溫。夏天,在深圳的生產線上,廠房的溫度到達三十七、八度,沒有辦法裝冷氣。那時又發生SARS,來跟我們一起工作的客戶工程師都離開,日本的技術又不願意移轉。我們一面要開發技術,一面又要大量生產,環境又像烤爐。跳到第一線跟員工一起做,他們就不會覺得經營者都在會議室吹冷氣指揮我們。

所以站在第一線的作用是,最困難的時候,員工看到領導人在一起工作,那是一種對員工的鼓舞、也就是員工對你的信任。

我後來講那兩個月是「流血、流汗、流淚」。我們同仁在客戶要求的量做不到的時候,幾乎要放棄,又因為SARS不能回家,大家擔心家裡的安危,客戶給的壓力又那麼大,偶爾會有氣餒的眼淚。可是當我們突破困難,更有歡欣的眼淚。

做一個主帥,用行動表現,勝過講一百篇演講。美麗的詞藻,倒不如以身作則。我認為員工對經營層的信任都是從這方面開始的。

股東對公司的信任
股東對公司的信任,牽涉到公司治理的問題。

講到公司治理,我一直有不同的看法,獨立董事跟透明化,我都有意見。透明化是某一個程度的透明,我們應該要保護公司的商業機密,如果透明到商業機密都外洩,那我們要透明化做什麼?

現在公司治理要有獨立董事,目的是要來監督公司。

我認為一個獨立董事要能夠發揮監督的作用,要有三個信任,第一個是人格上的信任,第二個是專業的信任度。如果獨立董事對專業不懂,no experience, no judgment(沒經驗,就沒判斷能力),他本身的capability(能力)都有問題,沒有辦法監督。第三個是對公司運作的了解程度。他一個月來開一次會,看的都是公司整理給他的資料,他怎麼獨立?他憑什麼可以當一個稱職的獨立董事?

所以我認為獨立董事,根本是一個理想。等於說老鼠在開會,貓常常要來抓老鼠,老鼠就想出一個辦法,我們為什麼不在貓的脖子上掛個鈴,這樣貓來就有聲音。二千年來,貓脖子上的鈴都還沒有掛上去,因為還沒有老鼠敢去掛那個鈴。獨立董事idea很好,但不太能實現。

股東對公司的信任,應該也是看三點。第一看公司有沒有做假帳、會計是不是正確。

我們公司的財務報表,都是從每個員工bottom up(由下而上),你想做假帳都沒有辦法。我們把所有的單位分成利潤中心、成本中心跟費用中心。費用中心有一定的預算,在預算內要達到成果,成本中心本身不增加利潤,只是成本要轉嫁給別人,別人會來監督你。

我們有很多利潤中心,他們會take care(處理)自己的帳,所以我們沒有辦法去控制帳目、沒有辦法做假帳,必須像王永慶講的,只能做一本帳。

第二個是經營能力的信任。我們有五六%是外資,但我們從不開法說會,我一年只開一次股東大會。對投資人我每一年只花半天的時間回答問題。

我常在股東大會講,你買我的股票,你就可以去睡覺。我們定了目標就去做,二十多年成長了一千四百多倍,累積股東對我們經營能力的信任,他們就不會常來要求召開法說會。

第三個就是公司正派經營。正派經營的定義是不違法,不去做非你內行的事。我正正當當的在我懂的範圍去經營,不去做投機的生意。我們不去炒房地產,不去做貨幣操作,就是做正規的本業。

客戶對公司的信任
再來是客戶對公司的信任。

我覺得有三段,一個是品質、一個是服務、一個是成本競爭力。客戶首先要能信任你的品質,消費者去買名牌,最重要是針對品質,假冒貨一下就壞掉了。

品質是企業的生命,品質不好,企業就不會好,我們公司一直以這個為理念。我們沒有自己的品牌,可是世界上很多的名牌都是我們做的,像新力、任天堂、蘋果、惠普、IBM…等都是。

公司很小的時候,品質沒有符合客戶要求,我們會重新做一批給客人,因為品質是公司的生命,做不好,後面就沒了。等公司大到一定的程度,這種機會就不太容易發生了,因為我們已經把品質系統建立,變成一個制度。這是我們的企業文化。

建立企業文化,我們前後大概花了十年。一個人不要只看他一年、兩年,要看他二十年、三十年。

品質是人做出來的。只要員工認知企業文化,認知品質是企業的生命,就會用心去做。

我認為品質要做好,最大的困難是員工對公司的信任。任何制度和系統都有缺失,都要靠人去彌補。所以企業文化最困難在於彼此的認同,彼此認同也就是彼此信任。我們花了十年來建立。

十五年前,台灣要成立國家品質獎,是生產力中心石滋宜博士辦的,我們當時就捐了五百萬,因為我們認為品質很重要,是客戶對公司信任最重要的基礎。

第二個是對服務的信任。要達成客戶的要求,不是光只有生產,還包括交期、售後服務。我們就有過技術問題不能如期突破,後來用空運出貨,我們自己承擔空運費,不計成本。

有時候,客戶賣給美國的貨又退了回來,我們還要負責幫助維修,這不是品質問題,消費性的東西很多都是這樣,需要作售後服務。客戶說缺什麼零件,就補零件。這都是服務的信任。

另外有成本競爭力的信任。我們盡量跟客戶達成互惠雙贏。我常講薄利多銷,客戶價格不能競爭會來跟我們商量,我們如果可以就會降一些。在互利的情況下,我們給客戶一個有競爭力的成本。跟我買,他一定有競爭力,訂單就源源不斷地給我。所以我們後面這十年的成長,每年都增加一千億,等於每年都增加一個一千大前十名的企業。今年還是會這樣。

對我自己,成長最終想要追求的就是一個理想,給自己定一個比較挑戰的目標,然後達到,對自己就是成就感。所有的股東、員工的信任,就是成就感的最大來源。

我不是來自很好的家世背景,社會上對我們有很好的信任,對個人來講就是信譽,這是我成長動力的來源。

我舉一個互利雙贏的例子。九一一發生以後,某個大客戶,H公司,急著要追加訂單,因為很多公司電腦毀損,要重新買一批。時間很短,又要優惠價,照道理說,他非買不可,非找我做不可,我應該可以charge更多價錢。我們不但沒有,反而給他最優惠,以服務的觀點來支持他們,因為我覺得他們已經受難了,有困難。

所以九一一以後,我們緊急出了一批貨,讓客戶對我們的競爭力和信任度增加,後面的訂單就跟著來。

信任往往是在當他最需要你的時候建立的。只有在彼此需要的時候,才建立信任,信任不是一個口頭禪,信任是真正要付出代價的。別人有困難,你伸出援手,雪中送炭,比錦上添花得來的信任更可貴。

我認為強者應該先給予信任,因為你擁有的資源比較多。強者要先付出、用實際行動、用長時間來證明,不管是同學、朋友、親戚、夫妻,還有員工,信任是長時間的累積。

策略伙伴對公司的信任
再來是策略伙伴的信任。

講策略伙伴的信任,我有一個例子。我一年用掉三十五萬噸的鋼鐵,所有的鋼鐵都只跟燁輝買,就是只有一個供應商。有一段時間鋼鐵過剩,雖然外面有客戶比較便宜,但我還是堅持只用一家。這幾年,鋼鐵吃緊,連我的競爭對手也買不到,燁輝照樣供給我,別人拿不到貨,我拿得到,我們跟燁暉有這種長期策略伙伴的關係。如果因為價錢高低,就換來換去,就不是策略伙伴。

好的策略伙伴,互信的基礎建立在最困難的時候,能夠彼此幫助,而且要長期的建立,我們跟燁暉也建立十年了。一定要以行動,而不是言語。當它愈需要你、愈困難的時候,你能夠伸出援手,信任的基礎才愈堅實。

社會對公司的信任
最後談到社會對公司的信任,我認為社會的信任表現在守法、納稅、幫助弱勢團體三個方面。我們守法、誠實納稅,這兩點都做到了。至於幫助弱勢團體,我認為我們還有待加強。

我們的社會一直在很多的地方講究不勞而獲或是投機取巧。我希望鴻海給社會的印象是苦幹實幹、按部就班、誠誠實實、正派經營。一分耕耘,一分收穫,雖然辛苦一點,但是很踏實。現在媒體報導很多年輕人,很smart、用很多方法賺很多錢,我覺得都不是很可靠、不是很實在。我們花很多力氣希望給社會一個有信任感的公司。

大家現在過於強調法律。我個人經營的理念是「理、情、法」。我的順序是先講理、再講情、再講法。我認為只有彼此不信任的人才會去定一個很嚴謹的法。天底下沒有完美的法律,雙方以誠信做為基礎,愈親密的人,法應該是擺在最後一位,法擺在第一位是因為大家信任度不夠。

信任雖然抽象,但信任的表現要非常具體。

鴻海最近買了墨西哥跟芬蘭的廠,我先後去了五次。我給經營團隊承諾,我們不但不裁員,還會增加工作機會。過去摩托羅拉墨西哥廠是美國人來管,我說我現在在台灣那麼遠,你們只有自己管,可是我信任你們,我給你們機會。結果他們比過去一堆制度、一堆法條管的時候,做得還要好。現在連帳都自己記,墨西哥人自己去經營墨西哥人,三千個人的公司我只派三個台灣的幹部過去。

信任要真誠,強者要先伸手出去。

關公是山西人,也是個武財神。非常講義氣,我覺得信任從某些角度來講,也是義氣。當年曹瞞兵敗走華容,與關公狹路相逢,只為當初恩義重。「捉放曹」故事說明信任跟義氣是一體的兩面,有時候會矛盾。

信任是人家最困難的時候,你有能力幫他,而且不要求回報。
- - - - - - - - -< t o p >- - - - - - - - -
 
經濟特區 加入WTO三年 兩岸成果比一比

加入WTO三年 兩岸成果比一比

台灣加入WTO轉眼已滿三年,對台灣的意義究竟是什麼? 與同期加入WTO的中國大陸相較,彼此的表現又如何?

天下雜誌315 2005/1/15
文/孫珮瑜

二○○二年一月一日,日內瓦世界貿易組織(WTO)大會主席敲下議事槌,宣布台灣正式成為會員的那一刻,台灣代表團歡聲雷動。

坐在台下的國貿局多邊貿易組科長蕭振寰,手機響個不停,湧進各國代表的恭賀訊息,當時三十六歲的他,大學一畢業就負責台灣入會談判,與伙伴歷經十二年入會長征。在台上經常令談判對手畏懼的蕭振寰,在這一刻,無法克制地淚流滿面。

台灣加入WTO轉眼三年,WTO對台灣的意義究竟是什麼?

「給台灣走出去的信心,」經濟部次長陳瑞隆說。

「一個被國際聽到、看到,公平對待的機會,」台灣駐WTO大使顏慶章說。 過去三年,台灣外貿易成長三八.五%,GDP成長五%。

最大的戰役在國內

兩岸幾乎同時加入WTO(中國大陸二○○一年十二月入會),同步開放使得兩岸經貿更加緊密。入會第二年中國大陸就取代美國,成為台灣最大貿易伙伴。三年來兩岸貿易額從三百億美元激增一倍,去年突破六百億美元,佔台灣貿易總額一七.八%。台灣對中國投資,入會三年內也成長七四%,去年突破六十億美元。

但是,「最大的戰役在國內,」入會主談人之一的金融研訓院院長薛琦語重心長地說。

台灣加入WTO後,農產品平均關稅稅率從二○%逐年調降至一三%,工業產品從六%調降至四%。

與警察對峙長達一年的稻米炸彈客楊儒門,彰化家中就因農產品開放進口陷入困境。

台灣進口稻米市佔率從入會前僅○.五%,第二年就因國內稻米價格無法競爭,飆升二十三倍至一一.三%。農產品貿易逆差也從入會前三十八億美元增加到四十五億美元。

但另一方面,WTO危機也使得台灣稻農勵精圖治,創下台灣米三十三年來首次外銷日本的紀錄。

去年底花蓮縣富里鄉成功外銷十八公噸的「台灣富麗米」,給最挑剔的日本客戶,供不應求,第二個月再追加九十公噸。

事實上,為了因應進口稻米帶來的衝擊,富里鄉被政府列為強制休耕區域,減產以降低衝擊,由政府補助休耕的損失。

但是富里鄉農民堅持不休耕。「政策是政策,一切靠自己,」富里鄉農會總幹事張志超,在二○○○年台灣加入WTO前夕,就帶著家鄉的米,拚命往國外跑,參與大小展覽。去年農會花了四百萬元,從英國進口了台灣第一台色彩選別機,選撿均勻米色,讓挑剔的日本人沒話說。

「有衝擊才有進步,」入會時期服務業主談人薛琦說。

國產汽車成功守住台灣市場

相較於農工部門,我國服務業九○年代開始即大幅開放,產值和服務貿易出口皆穩定成長,服務貿易逆差更是逐年縮小,顯示我國服務業競爭力的提升。

產值四千億台幣,八萬就業人口的國產汽車業,入會前曾被評估將是工業部門受到最大衝擊的產業,結果卻成功守住台灣市場。設計能力更成為各大車廠進軍大中華市場、「亞洲化」的一環。

入會前以為每年一.五%的進口車關稅調降,可能使得原本市佔八成的國產車,只剩五成市佔率,「當時真的很怕,」汽車公會負責WTO事務的組長黃文方坦承。

沒想到,去年進口關稅下降到二六%,國產車市佔率創下八七%的新高,比八○年代高達六五%關稅時期的市佔率還要高。

九○年代展開WTO入會申請後,國內車廠紛紛成立研發中心,在外型設計、內裝配備,針對亞洲消費者喜好,做出外型比較典雅秀氣、內裝講究皮椅等豪華需求的設計,受到台灣和中國大陸消費者的喜愛。因此成為國際車廠的合作對象,正式進入國際分工體系。

到二○一○年為止,台灣進口車的稅率仍舊以每年一.五%調降,「從前只想顧好國內,對外面,想都不敢想,」福特六和副總經理劉淳偉說,「比起三年前,面對國際大廠的挑戰,我們更有信心。」

「WTO為台灣帶來『視野』,」中華經濟研究院WTO中心副執行長劉大年說。

負責WTO事務長達十五年的國貿局多邊貿易組副組長黃麗惠回憶,從前覺得「台灣很不國際化」,所有的政府單位都沒有負責國際事務的單位,使得WTO的協調單位國貿局處處碰壁,但是近年各主管機關陸續成立了相關單位。

但不少駐日內瓦WTO的代表仍私下透露,日內瓦的變化,台灣無法即時回應,產業參與也不熱烈。使得台灣空有WTO這個與貿易伙伴對等談判的平台,卻缺乏談判的明確方向。經濟部次長陳瑞隆也坦承,的確有「日內瓦快,國內慢,」的現象。

中國入世是台灣最大挑戰

與台灣同期加入WTO的中國大陸,在入會前相對封閉的情況下,入會後加速成長,成為台商生存一大挑戰。

中國對外貿易三年成長六一%,去年突破一兆美元,三年來經濟成長都超過八%。在全球對外直接投資減緩的情況,中國外人直接投資金額仍持續成長,專家預估去年達六百億美元,居世界第一。今年中國大陸將履行對WTO承諾,進一步開放服務業市場,預料將再興起一波投資熱潮。

台灣經濟主力資訊科技產業,原本即不受關稅保護,並未受到台灣加入WTO衝擊,反而是感受到中國加入WTO,急起直追的壓力。

「『台北速度』和『上海速度』,差太多,」電機電子工業同業公會副總幹事羅懷家表示。

經濟部去年的報告指出,中國大陸加入WTO後,跨國企業的投資策略更有明顯轉變:從「工廠」轉為「市場」,並結合研發、生產和行銷的全方位佈局。至二○○三年底,外商在中國大陸共成立四百多家研發中心。

台灣經濟研究院董事長蕭萬長分析,外商在中國大陸大規模的資金和技術投資,將使得台商的生存空間受到擠壓。從數字來看WTO後,台商無論佔中國進口比重或外資比例,都大不如前。

未來,台灣能不能跟上「日內瓦速度」,在WTO前線為國內企業爭取權益,能不能跟上「上海速度」,保持競爭力,值得產官學界的共同努力。
- - - - - - - - -< t o p >- - - - - - - - -
 
教育學習 離譜的冒險,不是勇敢

離譜的冒險,不是勇敢

現今許多人竟以為「敢做」就是有勇氣,殊不知勇敢的行為是有意義的,它背後是正義和公理,勇敢是美德,搞笑不是。

天下雜誌315 2005/1/15
文/洪蘭

最近校園裡很流行「大冒險」遊戲,週末沒事幾個人聚在一起打賭或猜拳,輸的人便要做出危險好笑的動作,賭的動作愈離譜,起鬨的同學情緒愈亢奮,各種想不到的花樣都出籠,有些行為其實相當離譜,已到危險的邊緣,不是賭博竟是在賭命了。我勸他們愛惜生命時,他們竟然認為這是「勇敢」,反而跟我說,「老師,人家都在說七年級生沒有冒險犯難的精神,我們就在培養冒險犯難呀!」我聽了啼笑皆非,反問他們有沒有念過孔子說子路的話?暴虎馮河,非勇也,拿自己生命或名譽開玩笑,它是不智,不能把這兩個混為一談。就像創造不只是新奇而已,它必須對人類有貢獻,不論這貢獻是心靈的還是物質的。創造絕對不是胡思亂想,隨便想出一個不一樣的東西。勇敢也是一樣,它必須從正義出發,必須造福他人或成就理想才是勇敢。

現在孩子很容易衝動,被人一激就不顧後果,又望文生義,以為敢做就是有勇氣,殊不知勇敢的行為是有意義的,它的背後是正義和公理,勇敢是美德,搞笑不是。其實最大的勇氣是一個人能夠在堅持正義的理念下從容就義,知道必死還去做,這才是真正的勇敢,它的難度比臨陣赴死更難。最近讀了郝明義先生的「那天早上,他是怎麼想的」的文章,頗受感動,年輕人應該去讀一下。

易經的第二十八卦是「大過卦」,這一卦的的第六爻是「上六:過涉滅頂,凶,無咎」。意思說,這件事大凶,做了像涉水會滅頂,有殺身之禍,但是這個殺身之凶卻不是你的錯(無咎),不可怪罪於你。建文四年,燕王朱棣攻入南京時,方孝孺卜到了這個卦,郝明義問,他卜到凶卦為什麼還敢去做?

方孝孺是明初的大儒,就像民國的蔡元培、錢穆一樣,有清譽,地位崇高,明成袓希望他為他的政權背書,所以一定要他起草即位詔書,方孝孺不齒燕王所為,不寫,結果被凌遲處死,而且還滅族,全族老老少少八百餘口無一倖免。方孝孺明知拒絕必死,而且滿門抄斬,仍敢拒絕,這才是勇氣,難怪徐霞客說,「二百年來,不問賢與不孝,皆知有先生,皆知有先生之文。」

中國古代有許多諫官,寫完諫書自己先在家懸樑,因為知道必死,為了避免受苦刑,先行自盡。這種為原則、為良心、為自己的人格,寧死不屈,這才是勇敢。如果與人家賭,去做一件自己平日不敢做之事,這絕對不是勇敢,這是不尊重自己,不把自己的人格與名譽當一回事。

現在學生受到電視綜藝節目影響,什麼事只要有人敢做,上了報後,便蔚為風氣,積非成是之後,便理所當然成為風尚,再也無人去問它的意義何在,實在是件很危險的事。

現在我們已經不談「忠」了,如果再搞不清什麼是「勇」,任由社會把寡廉鮮恥當作勇敢,那麼國家的淪亡真會比海嘯還來得快了。(作者為中央大學認知與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
- - - - - - - - -< t o p >- - - - - - - - -
日日發心電子報內容同步刊登於這邊=>http://blog.xuite.net/qekjorsve/SGIDIALY
 
<< 網友票選 >> 您對於這份電子報紙評價是?
有夠讚 不錯啦 普普說 蠻爛的 爛到最高點 
推薦本報給好朋友
寄件人暱稱或姓名   寄件人E-mail   收件人暱稱或姓名   收件人E-mail  
+ + +

版權歸發行者所有,未經確認授權,嚴禁轉貼節錄
PC home ePaper 個人電子報提供電子報代理發行
發行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相關權責請參考 聲明啟事
查詢 / 取消訂閱更改信箱密碼查詢技術上問題請來信針對內容回應報主我也要當報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