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比目魚突破外交去參加天主魚的喪禮本來是很好的事(就算是老C在背後放水...?)
但比目魚及魚缸負責交外面朋友的官員從上到下都患了炒短線的大頭症!
因為每次他們自己向魚缸內的魚在吹噓如何成功就是短視及讓老C更清楚如何防範及下次打
壓我們...甚至激怒老C...
當大位的魚若以全體魚缸的利益為出發點時的話,拜托你們,我們是在爭千秋,非一時的!不要
為自己的好處而傷害全體魚缸的利益...
每次看到海水魚們的這些舉動,我衹有一句話;這是魚缸的悲哀呀!

(二)

魚缸中負責教育全體魚的那位泥鰍,靠著冒充"毒"魚爭得一席魚官的地位,
但他最偉大的政績衹是自慰式的將魚缸倒下來爽一下而已!
打著歷史學家的身份去"杜"譔"正"史還以為自己的歪理"勝"利的魚來擔任教育"下"一代小魚
的重責?魚缸教育的水"流"肯定會停頓下來...
魚缸的小魚兒...悲哀呀!


Black & Wh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