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罪記事Vol.53:

愛恨交加過日子

 

*

 


 

 

有時候會有點憤世嫉俗。

 

活在那個被自己討厭的世界裡討厭著包括自己在內的整個世界。

 

人如果不討厭什麼、不恨什麼,似乎就沒辦法活下去了?

 

也許我們可以什麼都不愛,連自己也不愛,但是我們一定要有憎惡的東西,只是,為什麼呢?

 

佛洛依德認為夢是睡眠的安全活塞。當我們的腦想消解情緒緊張,最簡單的方式就是做一場實現願望的美夢。

 

這好像和我講的東西無關;可是,我覺得夢境和恨意,其實都是一種情緒的出口,夢有補償及滿足願望的功能,恨意也是;當我們被現實或超我束縛,多少都會萌生一種不平衡的心理。

 

那自然是種讓人很不舒服的感覺;所以我們會嫉妒那些比我們自由或優越或幸福的人,甚至聚集和自己同仇敵愾的夥伴一起去排斥那些人。

 

一方面,我們會自以為是的有種滿足感;但私下卻很厭惡自己這種作為;恨永遠是單方面,是屬於每個人的單方面,所以你的恨得不到任何你想要的回應;如果有一天你失去了可以恨之入骨的對象,你不一定會覺得輕鬆,反而是失落。

 


人就是這麼可憐的動物,不活在矛盾裡就沒辦法接受自己。

 

我也是人,我也有恨之入骨的事物,所以我還是活下去;一天一天,在愛恨交加之中,愛恨交加的過著我愛恨交加日子。

 

當然,恨不完全是這麼回事。恨一個人也許是因為他殺了你全家。但是,小說中常會出現的情節:就是當一個人失去復仇的對象之後,他的人生就從此失去意義。也許再來的日子會平和快樂,但總有一小部份的空虛無法彌補。

 

恨意是一種帶腐蝕性的東西,當你的仇恨終結,某些讓你賴以為生的意義也就腐爛消失;那種空洞是言語難以形容的。

 

找到下一個讓你仇視的人,只是開始第二部份的腐蝕,一次又一次,直到你發現你什麼都沒辦法去厭惡了,你就什麼都沒有了。因為你的全部都敗壞了了,連學習愛人都辦不到了......

 

 

 

 

 

 

 

為什麼會突然想到這些呢?

 

也許是我正在憤世嫉俗吧。

 

 

(愛就是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