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刊日期:2005-01-27
發刊期數:第83期  發刊頻率:不定期發送  發行量:436  發行者:狐公子
狐公子的花火節
狐公子的山之行
而是,你們在讓我怦然心動的一剎那間,是那樣一眼難忘。縱然兩鬢斑白,幾使回顧你們的時候,你們已是百年身,我依然會很快的想起你們的樣子、你們跟我說過的話、你們教過我的知識、你們讓我領悟的道理、你們……你們……

那有什麼是屬於我們的呢?


有沒有那種讓你一眼難忘的人?

昨天,在MSN上給兩位朋友看看明璋的照片。這兩張照片都不同,但同樣都沒讓人看過。一張是我最滿意的,親手為他拍的第一張。另一張是我跟他唯一的合照,相戀相識共5年,只有那麼一張……

讓他們看過之後,我便刪除了,從電腦裡頭刪除。很意外的,沒有不捨跟留戀。就好像只是刪掉一些不要的資料一樣,沒有心痛,沒有悸動。

有朋友問我:「有必要這樣嗎?那樣不是很可惜?」
「不會啊!怎麼會可惜呢?」
「我只是覺得那是一段回憶,可以珍惜啊!」
「我並沒有把回憶丟掉啊!」我笑著說。
「可是,如果多年以後你對他沒有任何感覺了,他只是一段過去之後,你可以再看看照片啊!」
「既然已經是過去了,我又為什麼要回頭看?」
「因為那是珍貴的記憶啊!」
「就算沒有照片,我也會記得啊!」
「萬一你忘記他的樣子了呢?」
「那就忘記了啊!」我說得很自然。
「啊?為什麼?為什麼你變得這麼……灑脫。」
「沒有灑脫啊!只是順其自然,如果一段記憶要不斷的提醒自己,才能記牢,那麼表示你並不是真的重視這份記憶。如果會忘記,自自然然的讓他淡去,不用刻意,不也是很好?因為會被遺忘,就表示不重要或沒有用,那何必花多餘的腦容量去記憶它?」我這樣說著。

其實,我並擔心我對於他的記憶會有疏漏,更不擔心我不記得他的臉。因為,他是讓我一眼難忘的人。不是一〝愛〞而是一〝眼〞喔!
當我注意到他的那一刻起,他的容顏就已牢牢記憶在我心深處。就算沒有愛上他,那種強烈的印象,也會深深落在心裡,永遠記得,我曾經見過這樣的一個人……
不是因為他的外表多麼優秀帥氣,就只是碰巧符合我最喜歡的樣子而已,那動作、神韻、笑容、五官。所以,我篤定我能記得他的樣子,而刪除他的照片,只是突然想這麼做而已。

別問我到底為什麼?我也不知道,有些事情是沒有標準答案的!

我為什麼那麼篤定?因為另一個已經不在的人,他跟我連一張合照的照片都沒有,只有一張泛黃且在我還不認識他時候的樣子的照片。我到現在依然沒有忘記,縱然決定跟明璋決定要在一起之後的那一晚,才夢見他第一次,但,仍然牢牢記住他每一個細節。

今天跟朋友約好去吃飯,本來是要一起去看「鬼訊號」的,但是在等他們的同時,我在書局看見了「小金老師」寫的「戀戀小金門」,三本整整齊齊的排在一起。多年前看過網路版,那時也有很多讀者把「小峰」的「風岩風嶼」跟這一本書,一起跟我的「和你走過的1997-2001」一起並論。
其實說來慚愧,這兩位作者都出書了,而且都是〝受邀〞,而我卻苦哈哈的被推薦在鮮網僥倖出了一本「分裂」。而「和你」一文,被「架空之都」第三審退稿了,著實可惜!
但是我很感激,因為編輯恐龍給了我的理由,不是那種「因字數太多」,而是深切的說出重點。那表示他們曾真正認真的看完我的稿子,我很敬佩他們!

突然間,心頭遺憾油然而生。現實的壓力,可能不能讓我繼續朝專業作家發展了,因為,真的會餓死……所以,我現在的出文量開始很慢而且少。我必須為了生活先著想,才能繼續寫作……

我想,未來我所要考慮的,是我還能不能寫,而不是我還能不能出書。

朋友在遲到45分鐘之後出現了,草草吃完麥當勞的餐點,我突然想上山,往松山地區的某個山區去,我想去看看一個人,一個已經死去卻永遠活在我心中的人,大哥哥……

我很少到大哥哥的墓前,應該說,除了祭日之外,我很少在這出現。這次一去,發現雜草好多,好像沒有人整理了!以前來的時候都是經過整理的啊!至少,不會如此雜亂無章。我趕緊請朋友去拿車子後車廂的大剪子開始剪草。

這是第一次帶別人來到這,我……不喜歡在這裡有別人。

沒辦法讓思緒平靜,最近很多事情讓我心煩,但是,也都不是什麼大事。或許只是因為我必須要做我不喜歡的事情了吧!
既然無法達到我來此的目的,我決定請他們帶我下山,順便在書局中買了「戀戀小金門」,回家溫習一遍。或許,是自己不敢看「和你」,所以找一個相似的影子,至少我們曾被歸為同類……

你知道嗎?我這「和你」的作者看過「和你」一文幾次?

一次!真的,就只有完成那一天,畫了很久的時間將它看完。然後,我便沒有勇氣再去看一遍。但就看過一次便無法忘記,不知道我該如何克制自己哭泣。我想,如果出「和你」考題,我仍然是最高分的那一位。

很想知道為什麼大哥哥的墓沒有人管了?以前他的後母至少按時有請工人去清理啊!雖然對她而言這是只是一種〝道義責任〞。是怎麼了嗎?我該聯絡士豪,請他幫我詢問一下嗎?不過士豪好像也跟他後母失聯了……後還想想,何必為了這種事情傷腦筋?以後我可以抽時間去幫他整理一下啊!

我慢慢試著不再說他們的事,過一樣的日子,因為生命只有自己能夠負責。回首觀望,不管結果是苦是甜,我都必須學會在哭過或笑過之後,便應該把它們收藏起來,然後……然後……或許,也沒有然後。

也許是因為怕夢見你們,也許是因為知道只有你們是我無法忘記的。所以,我在
「蔡康永」出「那些男孩教我的事」之前,我就已經學會把你們一一邊上號碼了。然而,我能夠確定的事,編號並不是因為怕自己忘記你們,也不是要刻意的遺忘你們。

而是,你們在讓我怦然心動的一剎那間,是那樣一眼難忘。縱然兩鬢斑白,幾使回顧你們的時候,你們已是百年身,我依然會很快的想起你們的樣子、你們跟我說過的話、你們教過我的知識、你們讓我領悟的道理、你們……你們……

那有什麼是屬於我們的呢?

有!

那些我們曾經一起做過的事情,我們一起用盡心力去愛彼此的過往,以及,我……愛過你們的事實……

喔!還有!還有!

那些所有的點點滴滴,和那些醉人卻心痛的故事……
狐公子∼
 
<< 網友票選 >> 您對於這份電子報紙評價是?
有夠讚 不錯啦 普普說 蠻爛的 爛到最高點 
推薦本報給好朋友
寄件人暱稱或姓名   寄件人E-mail   收件人暱稱或姓名   收件人E-mail  
+ + +
※ 本報為討論式電子報,直接回覆本封Email,訂戶都會收到您回應的電子報 ※

版權歸發行者所有,未經確認授權,嚴禁轉貼節錄
PC home ePaper 個人電子報提供電子報代理發行
發行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相關權責請參考 聲明啟事
查詢 / 取消訂閱更改信箱密碼查詢技術上問題請來信針對內容回應報主我也要當報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