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飛行電子報 無限飛行電子報

四版 凡洛迪軍書

凡洛迪軍書(上)


凡洛迪軍書(上)
by  Braveheart

無聲無息的幽色幻焰燃燒在兩側燭臺上。

「難道,這回我在劣勢的戰況下面對多達三倍的敵軍獵隊,能逆轉戰局並殲滅之,這麼做還稱不上盡善盡美?」

他單膝蹲跪著,低著頭注視著腳底下的紅地毯,視線灼熱得幾乎使地毯燃燒起來,兩對獠牙嵌咬地喀喀作響,烏黑的頭髮、蒼白削瘦的臉孔上高聳的鼻樑、兩翼尖長的耳顯示著他的特殊身分;儘管語氣藏不住滿腔的憤慨,他仍不敢僭越眼前這對皮靴的主人。

「克制你的情緒,高加索,你太著急了。」皮靴的主人發出的聲音雖悶沉沉地不亢不響,但卻令他不禁打了個冷顫:

「以一百二十個骷髏兵殲滅包含五個藍魔族在內的三個民兵獵隊,就如此的戰損比與俐落程度而言,你的表現可圈可點,除了『戰術的藝術家』以外,我不知該用什麼來稱呼你。」

面對這嘉許,高加索怒意即令稍有減緩,但他仍不敢將視線往上抬高到皮靴以上的部位。在獲得血族尊者允許之前,沒有一位成員膽敢直接以目光凝視尊者那尊貴而不可侵犯的蒼老臉龐上。

「但是,將敵人一一斬首,在戰場上把鮮血流乾、屍橫遍野的行徑,卻不像是我家族子弟應有的行為,反到像是諾司達特家族那些嗜殺的瘋子們魯莽而失去理智的行徑。」血族尊者話鋒一轉,問道:「高加索,你可還記得,我們納杜契家族的信條?」


高加索瞪著紅地毯,冷冷地道:「尊貴而強大。」

「正確答案!」尊者張著手掌伸向大廳中央,望著天花板上那坐擁有五十二座燭臺的巨型吊飾,聲音裡充塞著難以言喻的狂喜:「尊貴而強大,正是我納杜契家族屹立此領地兩千四百八十年始終貫徹不移的信念。高加索,你可能察覺得出,這次我所移交給你的這支骷髏兵部隊,與你以往憑藉自己能力召喚、率領的,差別何在?」

「差異在數量。」高加索不假思索地回答。

「嗯,數量。」血族尊者沉言片刻後,再度開口:「還有呢?」

這回高加索凝神沉思,片刻後才遲疑地道:「操控的難易度?」

「操控的難易度,沒錯,這就是重點。」血族尊者加重了語氣熱切地吼著、感覺就像整座山脈的重力源源不絕壓在高加索的肩膀上:

「高加索,昂然抬起頭,看著一族之尊的我的臉。」

年輕的血族輕吐一口氣,做好準備後,緩緩抬起下顎,那威嚴的臉蛋上披滿蓬鬆白髮,一只鉤尾柺杖掛在尊者的右手腕。尊者蒼白的臉蛋並不蒼老,眼窩深處透出幽暗的目光,那是累積了數千年的智慧與狡詐、睿智與陰毒,即使身形遠較高加索矮小,但看在高加索眼底,那就猶如塔加西亞山脈那麼氣勢磅礡,眉宇間充塞的威嚴令他幾乎不敢直視。

「說說,以你目前的幽冥魔力極限,一次最多能同時召喚多少殭屍或骷髏兵?」

「秉尊者,二十二名已是極限。」

「你那些骷髏兵,都是你親自從敵軍將士當中擇其勇猛果敢者,一一編列的吧?」

「是。」

「就幽冥魔法的修為,你與令兄原也相差無幾,但你可知道,何以令兄五年前晉升為校尉之後,便能瞬間統馭上千名亡者軍團?」

「請尊者賜教。」這同時也是高加索百思不解的問題,兄長在當上校尉之前,也頂多只比自己能多召喚一名殭屍罷了,何以現在卻能輕易指揮調度成千的大軍?

「格局,這就是校尉與一般軍官不同的地方,我想你也清楚,召喚亡者成為僵屍或骷髏兵所需要的幽冥能量,與亡者靈魂本身的意志成正比;而在戰鬥中表現越是傑出的敵軍,尤其是軍官階級、其意志力更是比常人更為堅定不移,要以幽冥能量徹底撼動粉碎其抵抗意志,使其全然臣服於你的掌控下,所耗費的能量勢必高過尋常,更何況你所挑的總是百中選一的精銳呢?」

「尊者所言甚是。」

「再者,在亡者軍隊的使用上,戰鬥的損耗向來無可避免,依你的經驗,一個剛完成召喚儀式、肢體完好的僵屍,能夠使用多久?」

「稟尊者,基本體格良好的僵屍,約經過三至五次戰鬥後即不堪使用,而從較久遠底下召喚出的骷髏兵,也頂多能撐上五場戰鬥。」

「好,你總算明白了亡者軍團的缺陷所在,那麼,我問你,在這麼高戰損比率下,生前是精銳的僵屍是否更有效用?沒有,不是嗎,有的話也不過多撐個幾場是吧。」血族尊者嚴肅地望著高加索,深沉的目光中隱約帶著期許成分。

「你可知道,何以我納杜契家族在眾多血族中獨樹一格,總能召喚出絕對優勢數量的大軍壓倒敵手,而堪稱武人世家?」

血族尊者頓了頓語氣,悠長地嘆口氣,望著紅地毯盡頭那幽黑的門,略帶傲氣地說道:「現已化為羯靈的本家族創族始祖,在塵世時便以『名將』聞名當世的凡洛迪˙納杜契,在從不死羯靈那裡取得了這介於永生與永眠間的高貴身分之後,很快便根據了幽冥魔法的運作機制,結合了亡者軍團各兵種的先後關聯性,歸納出使我納杜契家族享『尊貴而強大』之名三千年之久、令來襲的魔族聞風喪膽的『凡洛迪軍書』。」

「凡洛迪軍書,那不是其他血族無所不用其極,不斷想從我族親屬口中套取埋藏地線索的軍書?」

「哈哈哈哈哈…」血族尊者突然朗聲狂笑,迴盪在殿堂中的笑聲令高加索更加不寒而慄,這層心虛瞬間便給尊者給察覺了。

「哈哈哈!高加索,看來在這百年光陰當中,你也曾經有過這樣的經歷啊?說說罷,是擅長以美色誘惑敵手的赫納維托家族那些女人、還是那些無法掩飾對血液貪婪的克爾提加家族?」

「稟尊者,是維路家族的朗卡前輩。」

「朗卡?哈哈哈,貪杯好色的朗卡?我不信,我不信!哈哈哈哈哈哈…這傢伙決不會有這等程度的野心,恐怕是這糊塗老頭給赫納維托家的哪個小妞兒給迷上了、利用他剛猛的武藝來向你索討吧罷?哈哈哈…慢著,你維持這個姿勢別動,昂首挺胸。」

尊者的笑聲嘎然而止,他的面容頓時轉為肅穆,跟著提起掛在手腕上的手杖,分別在高加索雙肩點了點:「吾,納杜契家族第二代家長布朗涅,授予你高加索納杜契家族紅襯裡披風,任命你接替化燼的迪爾諾之位,接掌納杜契家族第十八位校尉,負責對東側山脈藍魔族的征討!」

 

to be continued...



訂閱無限飛行拜訪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