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飛行電子報 無限飛行電子報

二版 維里塔尼亞之月 

 第六章 藍焰廳大審 第一話 


 維 里塔尼亞之月  第六章 藍焰廳大審  第一話

       by  Braveheart     

I.

審判開始了。

  這是一場政治風暴的最終結局,波卡王國自國王羅倫特一世以下,幾乎滿潮文武百官幾乎都來到了皇宮內。這次御前審判會議由皇家監察使主席凱拉尼夫˙契爾所主持,五位皇家裁決官負責評判,陪審團成員包括了全體皇家監察使團員二十九名、參謀總部代表十二名、高級軍官代表十二名、貴族代表十二名,合計六十五名。除此之外,列席者還包括了波卡王國子爵以上貴族階級、中央軍一即高階騎士以上軍官與首都文臣七十名,證人席上則有賽瑟軍團的五位將軍和部份高階軍官,以及皇家監察使巴特˙羅彼特的親信數人。

  最後再受審席上的則是兩位互相指控的原告兼被告-----中央軍第一軍團長賽瑟˙甘迺迪伯爵以及皇家監察使、南征監軍巴特˙羅彼特子爵。他們互相控訴對方在龍之湖戰役中妨礙軍務、利敵等諸項罪名,由於事關重大,且雙方皆在國內有一定影響力,不僅派系複雜、而且牽涉層面廣泛,因此羅倫特一世特別指派向來以正直清廉聞名的凱拉尼夫為主席召開會議。

  公審的地點位餘波卡皇宮的「藍焰廳」,這是一棟高大寬廣的尖塔形建築,外表漆著天藍與白、銀混合的華麗彩裝,向北的一面,舊時刻著維里塔尼亞的國麾---銀色獅鷲,而今則被置換成象徵波卡王國的紫色獨角獸。

藍焰廳內部盡數由黑色的大理石與以寶藍為主的各式珠寶所鑲嵌,窗外陽光透射入室內後,在寶石歷經無數轉折、分光,光彩奪物宛如一把黑暗中燃起的藍色火焰。以前這裡是霸王款待外國使節、或者舉辦宮廷餐會的地方,蘇嫣曆1215年的深冬,卻成為王國審判重臣的地方,也因此這場審判被後世稱為「藍焰廳大審」。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事情啟始於龍之湖戰役後的五個月、也就是約略在夏末秋初的時節。某日捵城衛兵見到一名衣衫襤褸、卻肥胖不已的男子大步邁向城門,大搖大擺地對士兵吼叫要求放行。

  非但如此,更誇張的說要面見國王陛下,士兵眼見這名惹人厭的男子滿身傷痕,眼珠混濁不堪,語氣十分刻薄,還忘稱自己是那個已經在戰爭中殉職的羅彼特子爵,一副瘋瘋癲癲的怪樣子,一時竟起了捉弄之心,便押著這名令人厭惡的男子往城內的羅彼特子爵家走去,士兵還打趣的說道﹕

  「好啊~ 子爵大人,屬下這就帶您回家。」心理卻暗暗竊笑。

  「到時候看羅彼特子爵的家人怎樣收拾你這狂妄的傢伙!」

  沒想到,一到子爵家門前,肥男竟大聲斥喝把守的僕役,接下來的情勢發展大出想看好戲的士兵意料之外。僕役任得主人聲音,遲疑了一下,連忙定神一看、仔細的端詳之後確認是子爵沒錯,便趕緊稟報子爵夫人,匆匆茫茫的將討人厭的肥男迎了進去,看得目瞪口呆的士兵也莫名其妙、平白無故的得到了一份酬謝。

  巴特˙羅彼特子爵返家後立即清理梳洗乾淨,召集身邊蒼蠅群討論近日來各項國內事務,並仔細推敲出數條賽瑟的罪名,之後立即帶著親信進宮面聖。

  羅倫特一世聽聞監軍生還歸來的消息,立時宣佈召見,巴特˙羅彼特晉見國王後先是寒喧一番,之後刻不容緩的藉機造謠生事,當著國王的面指控賽瑟大將軍於戰爭期間故意停足不前、藉口安全拖延南進時間,以致延誤進軍時機;在與卡特拉軍正面交鋒數日後即倉促北上、以補給中心失陷等理由故意避戰等諸多罪名。

  以羅倫特一世建國的才幹與遠識,應當不難看出一切都是巴特˙羅彼特這個不懂軍事的弄臣所擅自編造、天花亂墜的謊言;然而羅倫特一是自登上王位後野心便越來越大,被權利欲腐化的結果,使他對週遭的人、事、物皆起了疑心,上自開國功臣,下至宮廷侍衛無一不令其起疑。羅倫特失去公爵時代的寬大氣度,竟組織了個以皇室貴族血親為主的「皇家監察使團」,專司監視國內凡舉稅收、軍事、教育等重大項目,位擔憂遭到國王懷疑,公卿大臣們彼此猜忌日深,就連人民們也不堪其擾。

  而現在,羅倫特一世明知羅彼特子爵這庸俗之輩乃蓄意謀害賽瑟,卻也想藉著這個機會重挫各地功臣將領的銳氣、順道從門閥手抽取權柄、意欲提高王權,於是以對質為名將賽瑟伯爵召至首都波卡城。

 

  甘迺迪伯爵賽瑟於國王特使到來的時候同時得知了前監軍巴特˙羅彼特的生還以及國王召見兩見識,直覺發現事態已比戰敗時更加險惡,一方面對於彼特羅捷爾將軍當時的失手感到失望與憤怒,一方面立刻與參謀長米特朗等部眾商量,原本以為已經成功去除巴特˙羅彼特這膿豬,沒想到應該已死的人卻奇蹟似的生還,還在國王陛下面前造謠生事;而向來精明的羅倫套一是這回竟也聽信弄臣的讒言,可見其中必有不尋常的動機。

 

  話雖如此,倘使不即刻覆命,恐將引起國王陛下更深的疑慮,情急之下賽瑟也只有匆匆出城,在一中隊輕騎兵陪同下火速前往波卡。

  戰爭期間賽瑟確實沒有任何利敵行為,然而與監軍的不合卻也是眾所皆知的,因此當初監軍遭到敵軍奇襲的時候,許多人都不禁懷疑此是否為賽瑟所為,然此事缺乏確切證據,因此遭米特朗參謀長駁斥。事實上,排除巴特˙羅彼特一事確實曾經賽瑟口頭批准,不過以當時賽瑟和監軍之間勢同水火的關係看來,不論如何監軍必定在陛下面前搬弄是非,先下手為強對賽瑟軍團來說,是必要之惡。

使者傳令賽瑟大將軍往首都後,馬不停蹄的繼續往東征菲達克的前線出發,聲稱陛下欲召集擔任東征軍監軍的皇家監察使團主席凱拉尼夫回首都為此事做一裁決。

  然而賽瑟軍團參謀長米特朗等人也擔心,國王特使往東的用意恐怕不只於此,甚至乃是暗中傳詔﹕「若是甘迺迪伯爵叛國事蹟敗漏,意欲起兵奧圖領造反之時,於菲達克前線作戰的龍騎士喬治軍團需放下一切眼前戰局,回師自背側襲擊叛軍,與國王陛下的部隊前後夾攻賽瑟。」

  不過米特朗將軍由領地週邊情報得知﹕首都波卡城的中央軍,除喬治的第二軍團正在前線作戰外,其餘的一萬餘名並無任何向奧圖領調動或逼近,這些地區也沒有風聲鶴唳的感覺,感覺上國王並不認為賽瑟膽敢起兵造反。亦或,國王自知目前首都並無足夠兵力與賽瑟伯爵抗衡,須等到喬治軍團回師,才敢向賽瑟出兵。

  同時,波卡建國也才約莫半年,假使賽瑟興兵作亂,就算勉強平定,勢必對國力有嚴重影響,屆時將招至南方卡特拉王國的覬覦,甚至是才剛簽訂軍事同盟的北方軍事強國密羅汀教國這等狼虎之輩也可能斷然片面毀約南侵,羅倫特一世應有這等遠見,絕不會為這等情事輕易與功臣撕破臉,假使賽瑟真有叛意,也當以懷柔政策先安撫之、撤除一切防備後再下手,並將打擊層面縮小到賽瑟週邊,沒有必要引此等等滔天大亂。

  不過這些純屬過分悲觀的假設,或許國王陛下只單純想讓雙方對質也說不定,米特朗將軍等人相信,羅倫特一世雖有意削減各地領主權限,但絕不會以這等激進手法從事;況且賽瑟根本就無背叛意圖,波卡目前也仍需要賽瑟的卓越軍略。

自始至終僅有巴特˙羅彼特子爵被賽瑟視為敵人,然口說無憑,子爵的確曾遭敵軍突襲;況且,與甘迺迪家伯爵的龐大資產相較之下巴特˙羅彼特僅是個沒有實權的傀儡,羅倫特陛下可能將他當作削減諸侯權限的工具,然而一但苗頭不對,也會隨時將這工具拋棄,反正這種人波卡國內爵不匱乏。

  為免除首都方面與民間的疑慮,參謀長米特朗並未命令軍團士兵整裝備戰,在君王的眼光看來,這便是叛變的宣示;同時也可能給予有心人士一個最佳藉口誣陷賽瑟,在對整體局勢和情報了解都十分有限的現階段,保持冷靜乃當下要策,盡量避免節外生枝。

  假使情況真演變至最惡劣假設下,賽瑟軍團平時的訓練也足以在短時間內做好一切應戰準備。這一點米特朗等幾個將軍也有著充分自信。


訂閱無限飛行拜訪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