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關頭
黃智賢


    我們每個人的心裡,其實都住著法西斯的幽靈。我們痛恨別人違抗自己的意志,我們只
接受跟自己一樣的聲音。

    這是為什麼,曾被迫害過,做過政治犯的人,在威權下,冒死爭取民主的人,一日翻身
掌權,對壓迫和控制,可以更徹底的執行。而且心安理得,理直氣壯到不行。反抗過威權,
坐過政治牢的希特勒,也就是這樣;掌權之後,當無人可以監督制衡,終於喪心病狂。

    這也是為什麼,曾被納粹迫害屠殺的猶太人,一旦建國,面對巴勒斯坦人,這比他卑微
弱小的兄弟,可以面不改色的驅趕屠殺。

    踐踏別人的自由和人權,是如此的輕鬆愉快。因為人類的相愛相惜和憐憫之心,總是不
敵法西斯的摧枯拉朽之力。

    請記得,我們是這樣豢養了獨裁者的。每一天起床,我們都發現,比昨天少了一點點自
由人權,少了一點點言論的空間。是我們自己,默許掌權者,一步步,按部就班的煮著青蛙
,而且姿態優閒。

    啊!因為那受到傷害的,似乎總是毫不相干的別人。我們總是不明白,是這些「別人」
:媒體、知識分子、批判者、反對力量等等,擋在我們和掌權者之間。沒有了別人,我們自
己,將立刻站上火線。

    自由的真諦,每個人都琅琅上口,就是要誓死捍衛,那跟我不一樣的聲音。但我們,卻
只學會捍衛掌權者的自由,壓制所有違逆的語言。這是不是我們所要的生活?我們是否知道
,自由,真的已經到了最後的關頭?


統一,是台灣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