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鼠和松鼠

 

老鼠和松鼠

劉如玲

溫哥華有很多松鼠,台灣有很多老鼠。

走在溫哥華的住宅區,常常會看到小松鼠雙手拿著個毬果在吃,樣子很可愛,看到人來了,才一溜煙的溜回樹上去,我兒子看到小松鼠覺得非常希奇,在台灣,只有像是植物園這種地方才看的到,而且還得非常仔細觀察,否則還不容易看到,即使來到溫哥華已經兩個月了,我孩子看到小松鼠還是覺得很有趣,常常會跟蹤他們。我仔細觀察了一下小松鼠,這才發現其實松鼠和老鼠長的非常像,只有尾巴的部分不一樣,小松署的尾巴是粗的,毛毛的,老鼠的尾巴是細細的一條,把尾巴遮住了,像我門這樣外行人是分不清楚那個是松鼠哪個是老鼠,於是,我開始覺得納悶,我以前為什麼那麼害怕老鼠?撇開攜帶病菌之類的疑惑,我為什麼要如此排斥老鼠呢?

這就好像白人和印度人的問題,都是人,但是當兩個人都穿著同等級的服飾,只是站在哪裡時,我們都直接會對白人的好感度比較高,或是在海邊沙灘,大家都是穿條泳褲或泳裝,只看的出身材,看不出知識,比不出收入,可是即使在這樣的時候,我們還是會直接認為白人比較優,幫孩子挑學校也是一樣,這個學校白人的比例往往是家長初步判斷學校好壞的標準,其實,都是人,能夠遠從印度度洋到加拿大的人,其實都有相當的程度或能力的,不過,人就是這樣的偏見,真是沒辦法。松鼠反正就是比老鼠好。不過,即使大部分的人類都想滅鼠,不過老鼠卻是生命力旺盛的繼續活著,這是我的想法,那是一種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