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級的安全人員

 

博士級的安全人員

獅子老師

到了溫哥華認識了一個大陸朋友,我們就叫他A先生好了。

他在一家大型的超市擔任警衛先生,是個很有趣的人,英文很好,只要常去這家超市買東西的附近居民都認識他,每個人都會和他說幾句話,他總是和這些顧客說個幾句話,甚至連超市門口無家可歸的流浪漢,他也跟他混熟了,有次還問我說:你想不想寫流浪漢的故事,如果想,我幫你引薦引薦。這個A先生真是個有趣的人,不像是傳統的華人。

A先生的上班時間是下午四點到晚上十二點,他的交通工具是腳踏車,我想他家一定在這附近,否則怎麼可以騎腳踏車上班,而且是在半夜12點呢?他說我家不遠啊,就是八公里而已,大概2324分鐘就到了,其實我對八公里是沒什麼概念的,他說近大概就遠不了,結果前兩天有機會到他家作客才發現他家挺遠的,坐公車也得45分鐘,重點還不在距離,重點在這段路會經過溫哥華治安最不好的區域,突然覺得如果是台灣人大概沒人吃的了這個苦了。

那次去他家聊天從他妻子的口中才知道他們住過英國,大陸人出國一趟很不容易,能出國肯定是很優秀的,後來才知道他是考取大陸的公費留學,到英國專攻化學四年,後來回到大陸工作兩年,就移民加拿大了。

A先生對於這段歷史談起來總是輕描淡寫,從一個教授或是準教授的身分,變成一個超市的警衛人員,他說其實在溫哥華要找一個跟化學或是學校有關的工作也不是那麼難,只是他真的不喜歡化學這個東西了,當年是因為考試考的好,就一路唸下去,整天在實驗室裡他其實是覺得悶的,而且他覺得他在化學的領域中要有突破性的發展恐怕也不容易,到了加拿大,終於可以隨著自己個性挑工作,他發現他喜歡的工作就是自由的,可以隨時和人說話的,他覺得這份工作挺好的,一年見個老闆一兩次,在超市看到人來人往,和大家話話家長,沒人管,不用擔心研究進度,不用擔心研究經費,這份工作可比在學校教化學研究化學有趣多了。

突然在想,移民至少有一個好處,就是你可以沒有顧忌的放棄原有的一切,然後從心裡去尋找自己喜歡的生活方式,不過說實話,我看到大部分移民的問題就是沒有辦法放棄自己原有的一切,於是到了國外,心情就越來越苦悶,越是苦悶的人回到自己的家鄉反而越吹噓移民生活的美好。劉如玲溫哥華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