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飛行電子報 無限飛行電子報

三版 斐羅緒大陸短篇小說-春歌.歌特

(1) 


 

 

斐羅緒大陸短篇小說-春歌.歌特 (1)

by shoushun

  房中空空洞洞,一點聲息都沒有。陽光凍結在桌角,陰影鋪撒遍地;在這個不過十呎見方的小房子內,就算東西堆得再怎麼擠,也已是空空洞洞,再也填不滿 了。

  邁爾莉.齊蘭扶著床頭,不敢睜開眼睛。不,她的耳中有著聲音,那是從過去傳來的聲響、是笑聲,是讓她打從內心悲慟的笑聲。她不願聽,也不願看。她只怕 一張開眼睛便看到幻覺,看到這一方斗室中,她的孫女坐在桌前笑著向她要晚餐,兒子編織竹簍,媳婦幫助作飯……不,要是看到了,她一定會崩潰了。邁爾莉的手 顫抖了一下,好像臨死前的抽搐。

  今天他會來,邁爾莉心想。那個貴族,春歌.歌特。雖然她已經不抱任何希望了,但畢竟已經麻煩人家這麼多,所以她應該……她忽然覺得自己沒辦法再思考下 去了,但她害怕自己一旦停止思考就會陷入悲傷的深淵。至少在春歌到來之前,她要讓自己保持能見人的樣子。她不能對這個貴族失禮。

  邁爾莉並不是一個聰明人,她從來都不擅長思考;而且就算思考,她也覺得自己有很多事想不通。她一輩子都成長在樸實的鄉下,就算嫁到弗朗來,也只是住在 貧民區,沒有進入那繁華的城市中心。她本以為自己的丈夫能在弗朗也一番作為,但事情卻不如她所想。不過無妨,她是個沒有大野心的女人,就算生活困窘又如 何?她的要求不多,或者說她早就習慣了。雖然她的丈夫偶爾打她出氣,但她也未曾怨恨她的丈夫過,何況在丈夫死後她的心中便只留下美好的回憶?只要看著孩子 安穩的長大,她就已經心滿意足了。身為一個鄉下來的女人,她從來不想太多、不要求太多。

  她一直都是這樣子。

  但那天為什麼會一切都變了呢?那個叫甘哥的議員,竟然搶奪她的媳婦。為什麼竟連貧民都看得上?她真的不能瞭解。她的兒子衝出去要與對方拚命,卻被她阻 止了。也許那人只是一時興起,過幾天媳婦就會回來了吧?她只是單純地這樣想著,或者說,她希望真是如此。然而,幾天後那議員卻派人到她家,連孫女都抓走 了。她的兒子到六角區域去上訴,卻一去不回--她大概猜得到,他再也不會回來了。

  怎麼會發生這種事?邁爾莉當時只覺得背後發涼……她是個單純的女人,對這種事情完全不能理解。怎麼可能有人做出這種事?但,它真的發生了。她覺得自己 的心中第一次出現恨意--連她丈夫打她時她都沒恨過,但現在她卻希望看到那個議員被吊死在弗朗街頭。她要掐住他的脖子,唾棄他、辱罵他、甚至是踩他的臉! 那些她一輩子沒有過的想法從她的靈魂深處像外伸展,讓她覺得恐慌,但卻又想將這些舉動付諸實現。

  她本也想到六角區上訴,但她卻怕遭到和兒子一樣的下場。去找春歌,她的鄰居忽然提議道,那個貴族一定會幫自己,大家都這麼說。真的嗎?一個貴族怎麼可 能幫助自己?據說春歌是個穿著普通衣服,常常往貧民區跑的人……真是個怪人啊!她曾聽說穿著不合宜的衣服做不合宜的事的人,一定是心懷不軌之徒。她實在是 沒有辦法相信這個人。不過,她恐怕自己沒有別的選擇。

  不過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春歌似乎並不是像她想的一般。他是個看起來相當正直的人,而且在聽到她的困境後相當氣憤。春歌非常熱心地詢問事情經過,並且答 應幫忙。本來她以為春歌只是對她虛與委蛇,但他卻整整為她奔波了兩個月……這讓她覺得春歌真是古道熱腸。雖然事情一直都沒有進展,但如果只是為了敷衍,一 般人半個月就找藉口撤退了。但春歌卻一直努力著,並且每週來探望她一次,說明目前的情況……

  不過她已經累了。兩個月,她已經忍受這份空寂兩個月了。就算春歌再怎麼熱心,總有一天他也會放棄,只剩下自己這個老太婆苦守於此……唉,連歌特家族的 長子都拿那惡人沒有辦法,她已經沒有任何希望了。

  這時陽光隨著門的開啟照進屋內,照在她滿是皺眉的臉上。她抬起頭,看到她等待已久的人站在門外,她露出微笑:「大人。」

  春歌.歌特背著光,用溫柔的聲音說道:「齊蘭太太,我帶了些東西給你。」他說著便關上門,將手中的袋子放到桌上。他試圖要笑著說話,但是這對疲憊的他 來說卻似乎有些勉強。

  「謝謝你,大人,」邁爾莉微笑著站起身,走到桌前接受春歌的禮物。 她看也不看一眼,便逕自說道:「您要不要坐呢,大人?」
 
  「不用了,我……」貴族看著這位婦人的臉,忽然覺得說不出話來。

  當初是誰信誓旦旦地說一定能幫這位老婦解決問題?那時他確以為哥戈會很快得到報應,但,誰知道議會的勢力竟已大到這種地步?八大家族中的歌特家長子出 面,竟仍是愛理不理。事情一拖就拖了兩個月,邁爾莉大概已經對自己感到失望了吧?

  不過基於責任心,他還是讓自己強笑出來,並向眼前的老婦報告這週的情況。其實也沒有什麼好報告的,雖然所有的人都對他客客氣氣,但他也只是到底碰軟釘 子罷了。那群人似乎是在和他比賽耐性,看他能為一個貧民區的老婦支撐多久……他心不在焉地向邁爾莉說明自己這週到了哪些地方、搜集多少證據,並安慰邁爾莉 事情很快就會有結果,雖然連他自己都不太相信。

  說實話,他已經開始在思考事情無法解決的可能性了;儘管他不願這樣想,但現實卻是很強硬的;但是他怎麼能放過那些剝削貧民的人?因為他的心不在焉,所 以他竟沒注意到眼前的老婦竟只是一直微笑地聽他講這些事,完全失去了日前的憤慨。

  在他講完後,邁爾莉點頭笑道:「我瞭解了,大人。這兩個月來真是辛苦您了……」

  「不會、不會。」春歌順口回應說道:「這是應該做的,任何人聽到甘哥做的事都會想將他繩之以法。身為處理法律事務高層的一份子,本應為老百姓謀福利, 卻竟然知法犯法。這點是絕不能原諒的。」

  「但還是很感謝您,」邁爾莉柔聲道:「您真是辛苦了,為了我們這種人努力……」她轉過身,走向旁邊的櫃子。她將手放在櫃子上,感受木質所傳來的最後溫 度……

  「不過已經夠了,」老婦繼續把話說完:「大人,我已經放棄了。下週您不用來了,我……」

  「什麼?」春歌忽然回過神來,大為震驚地說道:「這怎麼……齊蘭女士,請您不要放棄;才不過兩個月而已,還是有反擊的機會啊!」他這話才剛出口便後悔 了,自己何必給對方破碎的希望呢?

  「也許吧,也許下週就可以看到那個人的報應,」邁爾莉背對著春歌說道:「可是我已經累了。每等一週就是一週的痛苦。我已經不想再等了,我現在就要看到 那人受到懲罰……!」她握緊了手,只覺得一股炙熱的情緒燃燒著她的肌膚、焚燬她的靈魂。

  「你別衝動啊!」春歌連忙走上前去說道:「別做傻事,不然只會白白犧牲而已!」

  「我不會『白白』犧牲的,大人。」邁爾莉轉頭微笑道:「你放心,我不會做傻事。只是,您已經不用再來了,這兩個月來麻煩了你這麼多,真是不好意思。謝 謝您,我會為您祈禱的。」她說到這忽然流下淚水。春歌拿出手帕,但邁爾莉卻婉拒了。

  「不用了,大人……」老婦轉過頭去,笑著說道:「我怎麼會……真抱歉,大人,還是在您的面前失禮了。對不起,我只怕是沒臉見您了,能否請您讓我靜一 靜?」

  「當然。」春歌連忙說道,尊重女性向來是弗朗人的特性。這位貴族有禮貌地退出去關上了門,只聽裡面傳來陣陣哭泣。如果再聽下去便太不禮貌了,他心想。 於是他轉身離開,轉身回到六角區域。

  但是,難道真的無法為邁爾莉的家人報仇嗎?春歌搖了搖頭,實在是不相信正義不會得到伸張。不過這可得靠自己的努力才行。

    歌特家的長子下定決心,接著啟程回到六角區域。事情不會這樣結束了,甘哥,春歌認真地在心中說道。事情絕不會就這樣結束。

 

 

 

 


訂閱無限飛行拜訪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