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飛行電子報 無限飛行電子報

二版 迷洞中的陌生人

(10)


第七封印外傳--迷洞中的陌生人  (10)
  By  納蘭真  
 

    佛蘭珂自己無法注意到的是︰打從那白衣人開始吟誦定神訣起始,柔和的銀光便漸漸自他腰畔的彎刀上煥發出來,渾暗的石穴越來越是明亮。只不過 這個已經陷入昏睡的小姑娘,當然沒有法子再去端詳他不好容易才顯現出來的樣貌了。柔和的光暈映照出他一張年輕而剛毅、甚是英俊的臉容,寬廣的額頭上繫了條 簡單的黑色束帶,濃密的棕色長髮自肩背以下鬆鬆地結成了粗大的辮子。而那一對深沈敏銳的金色瞳眸,此刻正以一種難以形容的表情,閱讀著自己懷中已然沈沈睡 去的少女。

    在正常狀況底下,她應該是個秀麗的孩子吧?洗淨了的黑色長髮宛如絲緞,未有異變的肌膚皎若白玉,五官的分佈也很平均。只可惜在毒氣的侵蝕之 下,她如今的面孔和四肢都微微地有些浮腫,顏面上更是佈滿了一塊一塊的紅斑;與那挺秀的雙眉以及既長且蹺的睫毛對照之下,反倒由於不相襯而更顯得難堪了。

    白衣人定定地凝視了她好一會子,光線再一次慢慢地微弱下去。還真是奇特的遇合哪,他有些惆悵地想︰如果沒有意外的話,她少說也要三四天時光 才能夠回復正常,那個時辰自己當然早就已經將她交回家人手中了。自始至終,莫說彼此不曾表白過身份名姓,便連真實樣貌都始終無法見著……

    他就這樣抱著這萍水相逢的少女,在黑暗中靜坐了將近半個時辰。倒並不是有那麼多的感傷或喟嘆,而是,溶洞中雖然千迴百折,卻不知怎地鑽來鑽 去總是可以相通。那一大批彩鱗蛾本來就在到處找光,但有一隻發現了光線,很快就會成群結隊、飛撲而來。他施法將近一刻鐘左右,那些小傢伙還不前呼後擁、爭 相奔赴?

    奇怪的是︰牠們飛是飛來了一大群,也全都朝著光源處努力撲,卻不 知道為了什麼,無論如何使力,都只在白衣人身前半尺處就給擋了下來。佛蘭珂讓他牢牢地抱在懷堙A自然也給列入這無形障壁的保護之中,半絲鱗粉也沾不到她身 上。要不了多少時光,那些個彩鱗蛾已經將白衣人所在之處圍了個密密麻麻,幾乎透 不出半點光線。就算綁架佛蘭珂的那些歹徒追來此地,眼目所見也仍然只能是一片鳥漆麻黑,瞧不出半點名堂。

    一直到光線消失了許久之後,大批彩鱗蛾不情不願地漸漸散去,白衣 人才起身回返石穴之中。

    而那些歹徒如今在那堜O?他們一來不是彩鱗蛾,對光線沒有這麼敏 感;二來壓根兒沒想到要用牠們去追蹤人,溶洞一角發生過如此不尋常的狀況,那幾個根本無從知道。除了一個被佛蘭珂風彈所傷、兩個讓白衣人放倒了之外,其餘 四人在偌大的洞區媔O力追索,越來越覺得希望渺茫。再加上追兵始終不曾入洞,自然知 道計畫出了重大差錯。當時一個個打定主意︰到了子夜時分若是還搜不出一個結果,大家夥兒只好亡命天涯,連故土都不能回了。

    這一夜幾起人馬奔波忙碌,佛蘭珂自然已經一無所知。白衣人守了她 大半夜,估量著時間差不多了,將身邊的行囊收拾妥善,抱起沈腄之中的少女,沿著自己的來時道路走了出去。

    在他的記憶之中,這溶洞地區方圓三十公里之內,最適宜風毯起降的,乃是東北方向那個名喚「漏斗谷的天坑﹡,離他採摘麝香蕈的石穴約莫十幾二十公里的路程。在他判斷,綁匪必然打算從那個天坑離 開溶洞;則佛莉那些應該還滿有才幹的家人想當然爾,也不會錯過那個定點。其餘幾處出口大半是陡峭的豎坑,必須垂直攀爬幾十公尺才見得到天光,拿它們作為退 路簡直是自找麻煩。

    還有一處風毯可以起降的天坑,是他不以為一般術士能夠輕易嘗試的 ︰因為形狀狹窄、氣流不穩、一個不好,可連怎麼摔死的都不會知道。但卻離他居處的石穴最近,才不過三公里多些的路程,那便是他如今要去的地方了。既然有能 力在這種險峻之地操縱風毯,他大可出洞之後再飛去漏斗谷,犯不摸黑走上十幾二十 公里的地洞,還搞不好路上要跟那幾名綁匪過上幾招。在他自是不怕,只是懶得應付這種麻煩。

    他踱出溶洞的時候,天色才剛剛發亮,覆被了不少植物的坑底顯得有點陰森。白衣人抖開風毯,在勁削的氣流中浮盪著攀升,沒兩下便來到了坑口。綠意稀疏的野地堙A一頂小帳篷孤令 令地駐紮在離開坑口二十餘公尺的地上,七八名身穿制服的武官赫然圍著中央一名青年漢子,正在激烈地爭持!

    白衣人微微一怔,風毯一偏,來到小帳篷前頭離地三公尺左右的高 度,虛空停住了。這方風毯自險峭至極的谷底飛將上來,早已引起眾人的高度注意,還沒等他停妥,那讓人圍在中間的青年奔上前 來,叫道︰

    「陛下,謝天謝地您回來了!小人跟這起人有理說不清,硬說我是什麼綁匪的同黨,」白衣人見了對方這個排場,早已經心知肚明;點塵不驚地落下 地去,朝那幾名武官掃了一眼,說道︰「你們之中,作主的人是誰?」

    那幾名武官早先聽那青年力辯自己只是一個隨從,「陪我家大人到這堭鏽蘑茧菕v,本 來半分也不相信,卻是那白衣人出現得突兀,便由不得心下嘀咕︰「是哪一國的風魔法這等高明,連這種地勢都使喚得了風毯?」再聽到那青年居然喚他為「陛下」,更是人人傻眼。其中一名虎臂熊腰、三十四五的漢 子定睛一瞧,失聲說道︰

    「是……是索朗陀耶法王陛下?您怎麼會到這堥茪F?」

    這白衣人正是當今月首的法王,索朗陀耶。聽得對方叫出了自己名字,眸光微微一凝,仔細瞧了那人幾眼,說道︰「你是……瑪哈奴瓦的侍衛長吧? 幾年前陪著賢者皇罕到禁鏡城來的……」這大鬍子一聽,心下再無懷疑,立時單膝點地,行禮如儀,說道︰「小人現下已經是警備隊長了。萬想不到會在執行任務之 時遇上陛下的隨扈,失禮之處尚請海涵。」

    索朗陀耶見到七八名武官手忙腳亂地朝著自己行禮,一面卻還都忍不 住眼睛亂轉,偷偷瞄著自己懷中的少女,眉心微皺,說道︰「瑪哈奴瓦離此少說也有一千五百公里,居然連你們都給調來了?這姑娘究竟是什麼身份?」那大鬍子武 官期期艾艾,說道︰

    「這個,這個麼,陛下見諒,搜索令是皇罕大人直接交待下來的,想是整個的漠尖地區,就只瑪哈奴瓦才有足夠的人手可以支援……這位小姐究竟是 什麼來頭,小人等也並不清楚。如若陛下不嫌麻煩,願意隨小人幾個到漏斗谷走上一 遭,豈不是兩全齊美?」他心想月首法王是怎麼和這位小姐撞在一起的,苦主方面定然一肚子疑問;兩造人馬若能當面聊個明白,自己就不需要擔任何干係了。此乃 官場上必備的求生之道。

 

註︰溶洞的洞頂塌下或溶掉所留下的大坑,叫做天坑。






 

 

 

 

訂閱無限飛行拜訪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