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這篇社論還是沒有切中重點,那就是若武就獨這句話本身,到底有沒有邏輯矛盾?

中共會對台獨動武與攤牌,是一個已知的政治事實,發生機率極高,而且中共一講再講,還
怕台灣與美國不相信,到時候台灣獨立中共不動武,只怕自己還找不到台階下台。

但台獨人士說的,若武則獨,這句話就充滿了邏輯矛盾與誤導之嫌。

這就好像你明知道一頭蠻牛看到你穿紅衣服會抓狂攻擊
然後你卻主張,你若攻擊我就穿紅衣服,真是不知所云

說實在的,當中共決定對台動武時,多半是因為台灣獨立已成定局,此時陳水扁高喊,你若
動武,我就獨立喔,多半只是再把發生戰爭與台灣獨立的責任推回給中共的說辭。

不過對面臨戰爭下場與"若武則獨"這句話的台灣人民來說,真是無語問蒼天

站長


若獨則武、若武則獨?
中時社論

「四不一沒有」政策,在阿扁總統日前提出新的說法之後,立刻讓各界陷入了不解與猜測之
中。我們已經提出了基本的質疑。今天,則要從相關論述的態度問題,來檢討台灣在高度猜
疑不定的兩岸關係態勢中,所應把握的政策方向。

陳總統告訴大家,他的「四不一沒有」是有前提的:「只要中共無意對台動武,本人保證在
任期內『四不一沒有』。」這次他強調的是「只要中共無意對台動武」,就是「四不一沒有
」的前提。陳總統說,中共持續部署對台飛彈,擴充軍備,這是「有意對台動武」,四不一
沒有「早就不存在」了,因為前提已不存在。如果中共再要對台試射飛彈,四不一沒有就「
真的不存在」了,因為再度試射飛彈當然就是「有意對台動武」了!

這個邏輯,似頗符合律師詮釋法律文字的方法。雖然外界未必聽得懂,也絕不會有人像總統
自己一樣地,將其所說的「四不一沒有」政策語言,當做聖旨綸音或是法律文字般地逐字推
敲,詮釋索解。宣示「四不一沒有」,其實只是表達一種政策態度:台灣不會從事讓對岸難
以接受的極端舉措,如果對岸也不從事讓台灣難以接受的極端舉措。如果各用一個字來表達
這種極端舉措,在台灣就是「獨」,在對岸就是「武」。用一句簡單的公式來顯示四不一沒
有政策,應該就是:如果「北京不武,則台北不獨。」

事實上,當溫家寶訪問華盛頓,用極其謙卑的姿態告訴美國,北京不到最後關頭不會放棄和
平,其實也可用一句簡單的公式來顯示他的說法:如果「台北不獨,則北京不武」。將雙方
的語言對照並觀,就呈現出下面的形勢:

北京說:「台北不獨,則北京不武。」

台北說:「北京不武,則台北不獨。」

華盛頓呢?則是將前提均予去除,只說:「北京不武、台北不獨」。

陳總統對於「四不一沒有」新做的詮釋,則反轉了上述的形勢。基本上,當他認定北京有意
動武時,他的說法變成:「若武則獨」。相反地,這種說法也可能被北京解讀為台灣有意邁
向獨立,北京的說法也可變成:「若獨則武」。也就是說,陳總統的新說法,可能使雙方開
始進入相互使用「若武則獨」、「若獨則武」以謀嚇阻對岸的態勢。

兩岸關係從「若不獨則不武」與「若不武則不獨」的對峙變成是「若獨則武」、「若武則獨
」的對抗,有什麼不同呢?我們認為,有很大的不同。

「若不……則不……」的對峙形勢,是用鼓勵對方不做極端嘗試的態度對峙。「若……則…
…」的對峙形勢,則恰巧相反,它變成以威脅對方的態度對峙。而且,一旦「若獨則武」與
「若武則獨」的對峙成形之後,雙方都會開始詮釋什麼是「獨」,什麼是「武」。這個現象
,或許已經悄悄上戲了。台北現正將北京佈置飛彈或試射飛彈解釋為「武」的定義所包括;
北京大概也會不遑多讓,傾向於要將台北的防禦性公投或是二○○六年公投制憲說,解釋為
「獨」的定義所包括。一旦如此,當一方詮釋對方已「武」或「獨」的時候,語一出唇,不
啻即在告訴對方自己要以「獨」或以「武」回敬。這時不正坐實了對方的恐懼想像?

我們費這許多唇舌指出「若武則獨」與「若獨則武」乃是為一種新的對峙形勢,不外要說明
這種新的對峙形勢比原有的對峙形勢危險得多。因為從「不獨VS.不武」轉變為「獨VS.武」
的對峙形勢,很容易讓雙方的情緒在極短的時間內陡然升高,帶來全不可測的危機與風險。
如果這樣對峙形勢的改變,不在陳總統的盤算之內,那麼陳總統就應該重新仔細估量自己的
態度作為;如果形勢的改變,根本就在陳總統的算計之中,那麼我們就有理由正色以告:這
可能形成兩岸政策的重大變化,絕不能當作是選舉策略來加以操作,更不該說變就變,既無
預警,也無政策說明,不是負責的國家領袖應有的作為。

當陳總統忽然開始提醒台灣百姓,他上任時所說的「四不一沒有」,其實是有前提條件的時
候,我們不禁還要確認,「四不一沒有」另外是否還有一個時間限制:「在阿扁總統原來的
四年任期之內」?難道,所謂的四不:「不宣布獨立、不更改國號、不推動兩國論入憲、不
推動改變現狀的統獨公投」,都是只在二○○四年五月廿日以前有效?難道,阿扁所說的二
○○六年公投制憲、二○○八年新憲生效,都因為是在二○○四年五月廿日以後,所以不與
「四不一沒有」的政策相互牴觸嗎?如果真是這樣設想,陳總統難道不該正面告訴人民,他
若是選上總統,是不是還有「四不一沒有」的政策?他會不會將「四不」轉變為「四要」?


台灣人民忽然發現「四不一沒有」政策是帶有前提條件的政策,在錯愕之餘,台灣人民也有
權利知道:阿扁總統,您究竟想要做什麼?


統一,是台灣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