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刊日期:2003-12-21
發刊期數:第212期  發刊頻率:不定期發送  發行量:1118  發行者:yjh
yjh之心情札記...
(Vol.214)

從合作中創造雙贏 (一) 苗豐強

 
從合作中創造雙贏 (一) 苗豐強

我是個學工程的人,為人比較不拐彎抹角,做事也一板一眼。但是多年來,參與企業策略聯盟的過程帶給我豐富的學習與成長,讓我深深領悟,許多事情都是一環扣一環,彼此息息相關,不能單純以自己主觀的看法來觀察世界。

  透過策略聯盟,兩家不同的企業可以互補長短,兩種不同的文化可以相互融合,我從中看到周遭同仁的成長,也領略到什麼是合作的藝術和樂趣。更重要的是,策略聯盟結合大家的力量,達到共同的目標,創造出更廣大的發展空間,令參與其中的每個人都成為贏家。

  所以,我很喜歡和朋友分享我在策略聯盟中獲得的成長和樂趣。

  小時候的我,其實害羞而不善言辭。成年後開始經營事業,慢慢從害怕談判,到能充分享受談判與合作、交友的樂趣,期間經歷了一段漫長的自我改造過程,我不斷思考自己的定位,分析自己的優點和缺點,設法改善體質。

  而過去點點滴滴的經歷,都對我今天強調「成長而不混亂」的經營理念以及「雙贏」的合作策略,留下深刻的影響。

一生中最痛苦的決定

  我的父親苗育秀,從前在老家山東就開始經商,後來遷來台灣,又成立聯華實業公司。一九五○年代,剛剛擺脫戰爭陰影的台灣可說是百廢待舉,連部隊裡每日不可或缺的口糧–饅頭,都必須仰賴進口的美元麵粉製成。一九五五年,剛成立的聯華實業冒著「供應不及就要殺頭」的風險,向政府爭取到以美援小麥加工製成「駱駝牌」麵粉,踏出事業發展的第一步。

  還記得小時候,經營幼稚園的母親經常教我寫毛筆字。父親工作雖然很忙,對我們的教育卻十分嚴格,時常教我們做人處事的道理,告訴我們要努力工作,日後才能出人頭地。他最愛提到自己早年的奮鬥歷程,如何在晚上熄燈以後,還躲在被窩裡,就著手電筒的微弱燈光讀書。因此,幼小的我們就已經有一種壓力,知道必須奮勉向上。

  小學時候不知天高地厚,曾經把得諾貝爾獎當做成功的指標。四十年前,台灣已經興起小留學生的風氣,當時我對外面的世界滿懷嚮往,覺得男孩子應該出去闖蕩。但是父親覺得我年紀太小,接受的中國教育還不夠,思想不凝固,堅決反對。

  後來禁不起姊姊一再鼓吹,我在師大附中讀初二的那一年,趁著隨母親到香港辦事的機會,打算一圓留學的夢想。當母親要從香港返台時,我因為話已出口,決定硬著頭皮,獨自留在香港念書,那真是我一生中最痛苦的決定。

把自己擺在機會最多的地方

  在香港的小留學生生涯,是我一生的轉捩點。我開始思考自己未來十年的方向與目標。

  為了補貼生活費,我十四歲的時候就開始打工,暑假到雜誌社去,把一頁頁舊封面撕掉,換上新封面。有一天,讀到一本叫做《今日世界》的雜誌,裡面提到柏克萊加州大學是諾貝爾獎得主最多的一所大學。讀了之後,不禁心嚮往之,心裡想,要得諾貝爾獎,一定得先把自己擺在機會最多的地方。所以中學畢業後,我孤注一擲,只申請了一所大學,就是柏克萊加大。

  初到柏克萊念書,我還在摸索自己未來的方向,選擇了介於商業和工程之間的工業工程系。到大三時,才又轉到電機系。

  為了多了解美國的文化和生活習慣,從一開始我就刻意搬到一位美國老太太家裡住。同時為了克服害羞的缺點,我選修演說課,拚命加強英文能力。到了大四那一年,感覺社交能力很重要,我還出來競選舊金山灣區的中國同學會副會長。

  一九六○年代的美國,越戰還沒有打完,是個摻雜著反戰示威、搖滾樂、迷幻藥和嬉皮文化的狂熱年代。電機系上有位同學就是典型的嬉皮,蓄著長髮,穿著邋遢,不大愛理人,但是頭腦冷靜清晰,似乎不太需要念書,就可以輕鬆拿到好成績。我發現,不必說外面的廣大天地,單單自己班上就已經高手如雲,人才濟濟,因此開始認真思考,自己的定位和競爭力究竟在什麼地方。

  這時候,雖然身在學校裡,但對於企業經營已經產生興趣,覺得或許以我學工程的底子,加上商業知識與實務經驗,可以闖出自己的一條路。而且我的一大優勢,是在台灣、香港都待過,如對美國也有深入了解,歷練就更完整了。

  也是天時、地利、人和。一九七○年大學畢業的時候,美國高科技業正好起步,興起矽谷熱,柏克萊與矽谷同在加州,許多高科技公司負責人都是柏克萊、史丹佛等大學的教授,因此我打定主意,到矽谷找工作。

  我的求職策略很簡單,就是翻開電話簿的分類廣告,從字首為A的公司開始,依序往下,一封封打求職信。寄出兩百多封信後,才接到第一個面談的回音。有趣的是很多年後,聯成石化公司剛成立時,我自己一個人提了皮箱到東南亞推銷聯成的產品可塑劑,也是每到一個地方,就在旅館裡先翻閱電話簿的黃頁分類,找到化學、塑膠公司的地址電話,然後把我要的那頁撕下來,一家家登門拜訪。在我一生中,電話簿可說是幫了很大的忙。

薪水與新知的抉擇

  我找到的第一個工作是設計電子計算機。做了一年以後,又換到一家小公司工作半年。這時美國經濟開始蓬勃發展。有一天,我看到報上刊登英特爾公司(Intel)的徵人廣告。當時英特爾成立不久,年營業額還不兩千萬美元,正準備發展微處理器。這個全新的產品令我十分心動。而另一方面,我設計電子計算機已經一年多,在越戰後的美國算是相當難得的資歷,連當時在業界排名第四的國家半導體公司(National Semiconductor)都出高薪禮聘。

  這時候,我又面臨抉擇。究竟要去薪水低、公司小,但可以學到很多新知的英特爾,還是薪水高,已經在市場上佔有一席之地的國家半導體呢?冷靜想想,習得的知識將是我未來最大的資產,就毫不猶豫到英特爾上班了。

  英特爾的工作讓我大開眼界。一方面,我遇到了很多天才型的技術高手;另一方面,也碰到像葛洛夫(Andy Grove)、諾宜斯(Bob Noyce)、摩爾(Gordon Moore)這樣傑出的主管,他們都擁有博士學位,是科技專家,但在執行和管理方面,同樣表現卓越。那幾年中,我親眼見識到一家小公司如何抓住一個利基,快速成長,並且因應成長。

英特爾精神

  英特爾當時成立了五人小組,想要發展第一顆具備電腦高階語言的八○八○微處理器,我單獨負責設計其中一個要和八○八○放在同一個匯流排上的通訊處理器,後來的編號是八二五一。我們經常在星期天加班,非把案子完成不可。雖然當時我只是個二十來歲的工程師,但只要是我負責的案子,我就有權召開跨部門協商會議,發號施令,即使是副總裁與會,都可以請他協調部屬配合,這正是「一切以任務為先」的典型英特爾精神。

  葛洛夫還親自教我們如何寫備忘錄,後來神通電腦的備忘錄格式還參考當時英特爾的做法。英特爾的會議紀錄分為三個等級,第一種屬於「必讀」,表示會議討論的事項直接和你相關,或有些決議事項需要由你來執行;第二種是供參考的重要資料;第三種則僅做為背景資料,有空的時候再慢慢讀就好了。因此會議紀錄一發出去,事情的輕重緩急、誰應該負起實際責任,都一目了然,充分發揮溝通的效果。

  當時英特爾在半導體業迅速竄起,葛洛夫擔心成長太快會引起混亂,親自規劃三個等級的訓練課程,自己也下海授課,授課內容除了管理觀念和心得,還教技術,例如設計部門的人必須了解製程技術。他已經預測到,公司變大以後可能會出現各種問題,例如溝通就會是一大問題,因此部門一方面要分立、分工,另一方面又要適度整合,實在很有先見之明。

  葛洛夫一再強調的「如何成長而不混亂」,對我一生的事業經營影響很大。

  我很喜歡英特爾的工作,但也一直沒有忘記要跨入企業經營領域的想法,因此一方面要求公司補助我去念企管碩士的學位,另一方面則申請從技術部門調到行銷部門。英特爾居然都同意了。

  社交能力原本是我的一大弱點,但是一到行銷部,發現他們雖然直接面對客戶,卻不了解產品。結果,對產品有豐富的專業知識,反而變成我的一大資產,業務員爭相邀請我飛到各地去向客戶解說產品。當時的我充滿幹勁,其他行銷人員多半一次出差一個星期,一天到一個地方,拜訪兩、三個客戶,我則一天拜訪四、五個客戶,跑遍IBM、NCR、DEC等大公司。由於公司不斷推出新產品,操作手冊製作不及,我還自己動手撰寫操作手冊,並且拍攝錄影帶,解說產品用途。很快的,我就被升為行銷經理。我在英特爾簡直如魚得水。

  當時英特爾正面臨摩托羅拉的競爭。IBM推出個人電腦時,選擇和英特爾及微軟合作,蘋果電腦則選擇了摩托羅拉的微處理器。由於蘋果採取封閉系統,而IBM採取開放系統,同時英特爾授權超微(AMD)、NEC等公司生產微處理器,零件採購來源多,使用者眾,反而很快把IBM個人電腦推上主流地位,英特爾也變得炙手可熱。

  這件事讓我深深感覺到策略聯盟的重要。因此,我的企管碩士論文題目就是「策略聯盟在跨國公司營運中扮演的角色」。

(本文為「棋局雙贏--苗豐強的全球化策略」自序)
- - - - - - - - -< t o p >- - - - - - - - -
報主信箱: yjh20536@yahoo.com.tw
yjh25357@pchome.com.tw
留言版: http://guest.taipeilink.net/yjh25357
 
<< 網友票選 >> 您對於這份電子報紙評價是?
有夠讚 不錯啦 普普說 蠻爛的 爛到最高點 
推薦本報給好朋友
寄件人暱稱或姓名   寄件人E-mail   收件人暱稱或姓名   收件人E-mail  
+ + +

版權歸發行者所有,未經確認授權,嚴禁轉貼節錄
PC home ePaper 個人電子報提供電子報代理發行
發行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相關權責請參考 聲明啟事
查詢 / 取消訂閱更改信箱密碼查詢技術上問題請來信針對內容回應報主我也要當報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