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刊日期:2003-10-11
發刊期數:第134期  發刊頻率:不定期發送  發行量:1098  發行者:君臨
君臨天下
聽得到蟋蟀聲嗎?

向左走,向右走(心理測驗)
愛是可以天長地久,而無怨無尤的
奸詐的教授
沒事少刷卡,刷卡事最多
聽得到蟋蟀聲嗎?

 
向左走,向右走(心理測驗)

誰是適合你的另一半
http://www.walkgame.com/service/promo/index.html
- - - - - - - - -< t o p >- - - - - - - - -
 
愛是可以天長地久,而無怨無尤的

仍記得莎莎結婚前後的情景。
我和她熟識長達八年,已無性別之分,
什麼歡喜、悲傷、難聽的話語,而今,點滴猶記在心頭。



那年,她結婚的當天,
我是滿場飛奔喳呼的招呼,直到新人拜別父母的那一刻,
我才靜下來。這種婚嫁時的場面經歷不多,
在見到莎莎身著白紗跪在她父母面的那時,
突然有股感動莫名燃起。
尤其是,當莎莎的母親淌著熱淚對女婿交待著:
「我就這麼一個查囡嬰仔,我…很不甘喔!你愛好好甲伊…照顧。」



莎莎的父親是軍人出身,也許是男人的因素吧!
話不用多,意思到了就好。
然而,就因為如此,
才讓人覺得他話中的涵意特別深遠,他說:
「給你一個老婆,除了疼以外,更要教她。…別忘了,這是一生一世的責任。」



婚宴當晚,來自各地同學的祝福,
莎莎嘴巴說著感謝,卻看得出,
她內心深處的激動和五味雜陳的情緒。因為,她將面臨的是,
為人妻、為人母,既陌生而艱辛的未來。



婚後的她和老公搬至中部,
和多數居住在北部的同學,交情更加漸行漸遠。
所幸,個性外向的她,
已經盡力的用時間的代價,來換取彼此空間的距離。


她老公志成,和莎莎的個性完全相反,他沈靜、靦腆,有時候,
到他家作客,一天下來他就是屬於說話不超過二十句的那種男人。
當初,莎莎將他介紹給死黨認識,
十個有九個半,認為依莎莎的個性,
不超過半年,她就會因鬱悶而陣亡。
沒想到,交往二年後的他們居然結婚了。
從另一個層面來看,不是她老公悶,就是我們這些死黨太聒噪了!
有一次,她跟我說要嫁給他,那時候,我記得我還問她:
「不會吧!嫁給一個個性差異那麼大的人,…妳該不是想嫁過去當啞巴吧?」



她反而回答我:「你不覺得,相愛的人,話可以不多嗎?」
從她堅定的眼神中,證明了她自己篤定的認同感。



倒是我還不死心的追問她:「說個理由來聽聽吧!」
「理由很多啊!比如說,前一陣子我常加班,時間不固定,
而他呢?能在車上等著妳忙完一切,也許,這一等二、三個小時,
他也不會回你一張臭臉,或者,會表現出不耐煩的表情。
總之,他的耐性好;還有一次,我很感動的是,我父親生日的那一天,
我忙著財務結稅的事情,竟然忘了!
而他,默默的包了一份禮物,署上我的名字親自北上,祝我父親生日快樂。
直到事後的第三天,我父親打電話給我,我才知道。
他不愛說,他用行動來證明一切,你知道嗎?
他給了我太多的感動和那份無法言喻的心意。」



然而,我卻殘忍的回她一句:
「很多男人,婚前婚後二個樣,差別很大的!」
「如果是,那……只有抱著得之我幸,不得我命的想法了!」
看得出來,她眼中流露著疑人不嫁,嫁人不疑的神韻。



婚後不滿一年,莎莎生了一個女兒。
彌月之喜,我看著莎莎強褓中的小莎莎,
親友的祝福,弄得這對母女,臉頰通紅嘴邊不時掛著淺笑。
在一刻偶然間,我經過嬰兒房,
從門縫中,我聽見志成對著他滿月的女兒輕柔地說:
「謝謝妳媽咪、把妳生給我……。」
那一瞬間,我默認了,莎莎最初的選擇。



從那次見面之後,因為她忙著孩子與工作,
我則出國,也忙碌著創業,
因此,有兩年的光景,多年是透過電話閒聊問候,
生活背景漸漸拉遠,已無法預先設想彼此生活的模式。
直到某一回,打電話到她那兒,
才知道她病了!問她老公病情如何,就罹患乳癌。
這兩年已經動過兩次手術,癌細胞控制得好好時壞,
她為了不讓這些好朋友和家人操心,才隱瞞得病的訊息。


由於她的病情嚴重,所以她不得不辭去工作,
安心地接受化學治療和各種檢查。
然而,在那段歲月中,她和志成獨自面對病魔的肆虐,
而我們這些朋友,卻沒有在她最需要安慰的時候出現。
當時,我的手握著話筒,
腦海裡所充斥的畫面,是孤獨、無助的莎莎。



一聯想起來,整個心好比被撞擊過,脆弱易碎。
驅車前往的當天,並沒有告知他們夫婦,因為,
深怕他們再度的隱藏;人生相逢,不就是有緣嗎?
又何需隱瞞呢?即使是善意的,尤其,更何需對我?



在她住家門前,徘徊了十多分鐘,
一段開場白,想了又想,直到在混亂的情緒中,才按下了門鈴。
在大約三、四分鐘後,我聽見門鎖被旋轉開來,
迎面而來的莎莎本人,然而,
在門裡門外,眼神瞬間對應的那一秒鐘,
令人強烈的接收,眼前的畫面,
那種恍如隔世再相逢的感覺,讓彼此呆愣住。



兩年不算長、不算短的日子,
讓我瞧見的卻是,身材瘦弱、頭髮稀疏、
臉色青白、嘴唇乾裂、身穿睡袍的她。
那一間,我說不出話來,一陣鼻酸,心也揪揪的疼,
她也刻意的挺起腰桿,用力的擠出笑容。
然而,我卻看不見她以前的影子,
從她的眼神中我知道,她懼怕著這個世界,
懼怕著自己的未來,同時,也懼怕和面對眼前的友人。



在僵硬和機械式的幾句對話後,
我扶著她進大廳。在經過玄關的時候,
發現玄關周圍,放滿了保麗龍式的箱子,
每個箱子都長著綠色像草類的植物。
她注意到我的眼光,於是,她用薄弱的語調說:
「那是志成種的,他為了我的病,
聽了、也用了好多偏方來醫治我。
或許,急病亂投醫,就像是我現在這個樣子,
反正,死馬當活馬醫,只是苦了他了。
他每天得接送孩子到保母那,
還得親自種植小麥草,每天打成原汁,要我服用。
我從生病以來,他也沒沒工作過,每隔兩小時就衝回來看我一眼,
唉!他娶了一個欠債、倒楣的老婆回家。」



「莎!別說這種話,一切還有希望的。」
「希望?!有些話不說是不行的,然而,說了又能怎樣呢?兩年了!
我欺騙所有的人,說我忙碌,可是,
誰又知道,我這個樣子,能見誰呢?
過年、過節,誰不想一家團圓,
可是,我不想讓大家難過呀!」



「妳這個傻瓜!還是這個樣子,什麼苦都往心裡藏,
妳難道就不能丟一些,給我這個同學一起分擔嗎?」



她從躺椅上起來,走到電視機前,伸手將她的結婚照,給捧在手上:
「分擔!你看,志成擔了一切,結果呢?
跟我一樣憔悴,我對不起他。」她望著照片放聲大哭。
我迅速地走到她身邊,而她也順勢將頭靠著我的肩膀。
我輕拍她的後背:「莎莎,妳要堅強起來對抗病魔,女兒需要妳!」



話才說完,她的身體突然變得無力,從我肩頭往下滑,她哽咽地說:
「同學,我好捨不得你們,有好幾次,我痛得想放棄生命,可是,
每回一想到,女兒在喊著媽媽,我都得拚著千刀萬剮的痛給撐過來!
同學,我好害怕,有一天我拚不過了,他們該怎麼辦呢?真的,我好害怕喔!」



「害怕!我也害怕失去妳呀!莎莎。」
話一說完,兩個人抱在一起,狠狠的將眼淚給釋放出來。



這時候,志成推開門一看見我們抱頭痛哭,他沒有勸阻。
因為他知道,莎莎一向堅強,
何不趁這個機會,就讓她宣洩這段病後無奈的心情吧!



隔沒多久,志成一手拿著毛巾,一手握著一杯剛榨好的麥草原汁,
他坐在椅邊,邊餵著莎莎,邊用毛巾將她哭過的痕跡輕柔地擦拭著。
從他側面望去,才發現他的眼角有著同樣的淚痕。
莎莎一喝完原汁,兩眼不聽使喚地想閉上。臨睡前,她疲累的說:
「同學,我累了,好想睡覺……」最後那個字的尾音在空中盤旋,
而她已經深深入睡了……



志成緩和的將毛毯覆蓋在她身上,
並且伸出手去摸她的額頭,事後才知道,
莎莎只要一發燒,就有生命的危險,
因此,他總愛觸摸著她額上的溫度。



走出她家門,落陽倦息了!肩頭一邊是載他對她的疼愛,
另一頭則載負著我對她的憐愛。



五天後的深夜裡,我接到志成的電話,
說莎莎發著高燒,意識已經模糊了!
掛斷電話,我一路飛前往。
她家大門是虛掩的,從大門外,已能聽見莎莎母親啜泣的聲音。
我推開大門走了進去,莎莎的父親用低沈的嗓音說:
「進去吧!再看看……莎莎……一眼……」



那一瞬間,我避開了他們兩老的眼神,因為,我害怕看見的是,
白髮人送黑髮人那種無助的情感。
一走進莎莎的房間,小莎莎正熟睡在兒童床上,志成坐在床邊,
讓莎莎靠在他的右胸懷裡。
我伸手握著莎莎發燙的手,我望著床上的她,而她,雙眼緊閉,
額上不停冒著汗滴,身上穿戴整齊,一件蕾絲邊的白襯衫,
一件淺藍黑色小花的長裙,僅剩的長髮,繫綁在一塊。
她默默的承受這一切,
靜靜地穿著她喜歡的衣裙,再等著今生的──終點。



「莎!是我,我知道妳聽得見,
只是……無可奈的睜不開眼睛,對不對?」
就在我哽咽著說完之後,不到幾十秒的光景,
她的手在我的手中微微的動了幾下。
這個動作,迫使我接著:
「莎!我知道妳很痛苦,如果真的很痛,就放下,安心地走吧!
你爸和女兒,就交給……妳最愛的人!」
話一說完,再也撐不住的淚水,款款的流下。



在幾分鐘的沈默裡,我看著志成的臉頰側倚著莎莎的臉頰,
用力擁著她,那一幕,連天也捨不得拆散他們。



「幾天前,她問我,會不會後悔娶她,我從沒想過後悔這二個字。
直到今天,我還是這麼深信,雖然我不太會說話,但是,
我是真的在付出我的愛,
而老天爺一點都不公平,我們如此的相愛,錯了嗎?
為什麼要拆散我們?」
他抹去眼邊的淚水,接著:「再說這些也喚不醒她了,現在的我,
只想,在她最後的這段路上,讓女兒陪伴著她,
讓她在我的懷裡……安心的走吧!
在我的這一生,她來去匆忙,我不怪她,反而,我恨自己沒有能力,給她一生的幸福;
現在,如果她知道的話,她會知道我好孤單,好不捨不得放開她!」
淚水不斷從他眼眶中,奔流而出。



一間屋子,裝載著千萬種離別,這樣的割捨,誰又能做得到呢?
臨放開她的手,準備離去前,我對著她說:
「莎!還記得我們以前最愛的那間花店嗎?它搬走了,
沒有人知道它何去何從,而我卻有一種感覺,它會再出現,
而妳,我們這一別,又待何年何月再相逢呢?
妳知道嗎?我根本不想和妳說再見,因為……我會心痛呀……」
話還沒說完,她似乎能理解我的不捨,眼角漸漸濕潤著。



在說完那些想說的話後,我心裡明白,人事萬物,終須一別。
走出大門的瞬間,有股衝動想奔回莎莎的面前,對她說:
「妳不能死呀!妳不能拋下這麼多、這麼多愛妳的人哪……」



停駐在門前,眼前卻是一片白茫。
當晚,莎莎在她的家人面前,告別了所有!



她一直有個心願,她希望在藯藍的天空下,將她的骨灰灑在大海上,
而且,她更希望的是,能藉由女兒的雙手,將她的骨灰揮灑在海面上。
她說,天地之潦闊,土因水而滋潤,
火因水而止息,因此,水在我們的四周,
也在她女兒的心中,因為,她在水裡。



那天,在碧藍的天空下,依山傍海,他們父女倆,真得做到了!
毫無遲疑地讓莎莎在無邊無際的海洋裡,自由的翱翔。



好多年後的十月,我陪著他們父女倆,舊地重遊,天仍舊綻藍,
幾隻飛鳥輕拂著海面,志成找了一處草坪,讓女兒躺在他的胳臂上,
望著天,看著海,志成對女兒說:「妳看!那朵雲,像不像媽咪?」



他說的是真的,
每朵雲都像是莎莎,教人想往雲裡去,也許,因為有藍天,
才能依偎著白雲,就像他們父女,彼此藍藍的依偎著,不願離分。
- - - - - - - - -< t o p >- - - - - - - - -
 
奸詐的教授

台大歷史系的大學生在期末考前一晚徹夜狂歡;

當天四人都起不來去考試, 於是就找教授求情,

他們告訴教授因為前一天四人一起在外苦讀到早晨,

後來在來校上課時車胎爆了,於是教授同意給們補考的機會,

教授將他們四人分別放到四個房間;


考卷第一題:

中華民國國父是誰?(五分)

四個學生心想:這麼簡單的題目,真是爽到了........


接著看到第二題,第二題題目是:

『是那一個輪胎爆了?』(95分)
- - - - - - - - -< t o p >- - - - - - - - -
 
沒事少刷卡,刷卡事最多

這是真的,很重要!
難怪銀行拼命推廣『消費金融』,因為把一般消費者當作待宰的羔羊!
身為塑膠貨幣的擁戴者,我一向利用信用卡支付日常消費。 日前一經驗讓我深切體會,其實多數人都忽視在信用卡使用上的一些相關權益。
九月份我所持有的荷蘭銀行VISA卡因帳單短付一千餘元而進入循環信用;
因金額不大,心想應不致有太大的循環利息發生。次月我因公務需要,用一信用卡再簽帳十六萬餘元。
不料日前收到新帳單,卻赫然發現上個月短付的一千餘元,卻需在這個月支付兩千餘元的利息,才恍然大悟原來前個月的帳款一旦進入循環信用,則後來新增簽的帳款一律要計息,因銀行假設一旦有循環信用的發生,就等於持卡人向銀行貸款。經與多家發卡銀行查證後發現,多數銀行計循環利息的方式與荷蘭銀行一樣,但也有銀行採較合理的方式,也就是僅就短付的部份計息而本期新增簽的部份仍屬正常額度內,毋需計息。
事後我與多位友人分享此經驗時,無一例外地發現,幾乎所有人都忽視信用卡對計息方式的規定,都認為循環信用應該只是就短付的部份計息,不會把新增簽的款項也一計息。
新帳計入的銀行如下:慶豐銀行、美國銀行、全球銀行、渣打銀行、匯通銀行、匯豐銀行、荷蘭銀行、美國運通、台新銀行 .中國信託
請大家使用以上幾家塑膠貨幣時請小心。
- - - - - - - - -< t o p >- - - - - - - - -
 
聽得到蟋蟀聲嗎?

有一位長年住在山裡的印第安人因為特殊的機緣,接受一位住在紐約的友人邀請,到
紐約做客。





當紐約友人引領著印地安人出了機場正要穿越馬路時,印地安人對著紐約友人說:
「你聽到蟋蟀聲了嗎?]





紐約友人笑著說:「您大概坐飛機坐太久了,這機場的引道連到高速公路上,怎麼可
能有蟋蟀呢?」





又走了兩步路,印地安朋友又說:「真的有蟋蟀!我清楚聽到牠們的聲音。」





紐約友人笑得更大聲了:「您瞧!那兒正在施工打洞,機械的噪音那麼大,怎麼會聽
得到蟋蟀聲呢?」





印地安人二話不說,走到班馬線旁安全島的草地上翻開了一段枯倒的樹幹,招呼紐約
友人前來觀看那兩隻正高歌的蟋蟀!只見紐約友人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直呼不可
能!





「你的聽力真是太好了,能在那麼吵的環境下還聽得到蟋蟀叫聲!」





印地安朋友說:「你也可以啊!每個人都可以的!我可以向你借你口袋裡的零錢來做
個實驗嗎?」





「可以!可以!我口袋裡大大小小的銅板有十幾元,您全拿去用!」





紐約友人很快地把錢掏出來交給印地安友人。





「仔細看,尤其是那些原本眼睛沒朝我們這兒看的人!」





說完話的印地安友人,把銅板拋到柏油路上,突然,有好多人轉過頭來看,甚至有人
開始彎下腰來撿錢。





「您瞧,大家的聽力都差不多,不一樣的地方是,你們紐約人專注的是錢,我專注的
是自然與生命。所以聽到與聽不到,全然在於有沒有專注地傾聽。」





我們專注的又是什麼呢?


我們摯愛的親友專注的又是什麼呢?





如果我們能清楚知道與瞭解,再加上專注地傾聽,我們就可以清晰的聽到:





孩子邁向成熟路程中的好奇、羞澀、快樂與創新。


爸媽辛苦了大半輩子的願望、期許、不捨與慈愛。


另一半共同經營家庭的快樂、痛苦、溫馨與情愛。


志業朋友奮鬥歷程中的挫折、成功、信任與友愛。





如果我們能清楚知道與瞭解,再加上專注地傾聽,我們就可以清晰的聽到:


自己生命心靈深處中的願景、責任、自由與大愛。


自然循環進化躍昇中的變異、無待、齊物與大道。


一直以為幸福在遠方,在可以追逐的未來。





我的雙眼保持著眺望,我的雙耳仔細聆聽,唯恐疏忽錯過。
- - - - - - - - -< t o p >- - - - - - - - -
君臨天下:如果人生真有未來的話,那一定是在我走過才有的。
 
<< 網友票選 >> 您對於這份電子報紙評價是?
有夠讚 不錯啦 普普說 蠻爛的 爛到最高點 
推薦本報給好朋友
寄件人暱稱或姓名   寄件人E-mail   收件人暱稱或姓名   收件人E-mail  
+ + +

版權歸發行者所有,未經確認授權,嚴禁轉貼節錄
PC home ePaper 個人電子報提供電子報代理發行
發行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相關權責請參考 聲明啟事
查詢 / 取消訂閱更改信箱密碼查詢技術上問題請來信針對內容回應報主我也要當報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