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關係與台灣禍福

郝柏村/前行政院長(台北市)


兩岸關係縱非明年總統選舉的主軸,也必為主要議題之一,影響選情至巨。

兩岸關係原是國共內戰的延長,國共內戰的本質是爭制度而非爭主權。回顧國共內戰,有重
大的國際因素。今天兩岸關係的本質,固屬內政問題,但仍有重大國際因素存在。台灣關係
法是美國的國內法,可為明證。

在一九七二年以前,世界上有很多人研究台灣的地位,例如太平洋學會的康隆報告,有所謂
台灣地位未定論。但是,一九七二年的上海公報中,顯示美方對北京的讓步,是承認一個中
國的原則,以及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而北京對美方的讓步,是承諾和平解決台灣問題。美
方所承諾的一個中國,立基於海峽兩岸的中國人,都說只有一個中國,美國對此不持異議。
而公報的文字與精神都可證明,所謂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未必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
部分。台灣在國際政治舞台上,留下了適度的生存空間。

自一九七二年至一九七九年,華府保留大使館在台北,而設連絡處於北京,後者也是官方機
構。此期間就美國的立場而言,是階段性承認兩個中國。但是,美國與北京正式建交時,美
方堅持只能與台北維持非官方關係,實際上執行了一個中國政策,而不認為海峽兩岸是一邊
一國。

一個中國的原則,是美國與中共架設兩岸和平吊橋的鋼索,如果用一邊一國來砍斷,這個吊
橋就自然陷落。和平必然不保。我們的立場是:中華民國為主權獨立的國家,台灣是中華民
國的一省,堅持兩岸為制度之爭,而非主權之爭,故雖持一個中國的原則,但反對一國兩制
。兩岸關係不是從法律或理論的辯論上可以澄清的,實質上是一個戰略問題。

戰略是以力量的建立與運用為核心,主事者要把握可靠的現實,不能走向不可預料的未來。
戰略的另一原則,是創造有利狀況,避免不利狀況。兩岸之爭,在有形力量上,我方居於絕
對劣勢,因此避免軍事衝突,就是最高的戰略目標。

一個中國的原則,是北京與華府維繫台海和平的共識。美國固有自己的打算,但亦奠定我們
生存發展的基礎,這也是一九四九年以來,我們拖住美國的大戰略,此為俞大維先生的名言
。但是,拖住美國並非凡事抱美國的大腿,主要還是自己能站得住,而自求多福。在一個中
國、各自表述之下,兩岸維持現狀,就是我們應有的戰略。唯有如此,才能避免戰禍。

九二共識即一中各表,是我在行政院長任內達成的。我的一個中國立場,是世界上只有一個
中國,大陸與台灣都是中國的一部分,中國的領土主權不容分割。現在,中共也採取這樣的
立場,似亦顯示一中各表的態度。其實,這就是維持現狀。

一個中國的原則如何解釋,固為兩岸當局的事,但此原則已為聯合國和世界各國接受並履行
。這是國際政治的現實,我們無力顛覆。必須指出的是,一中各表既為現狀的描述,又為兩
岸的共識,何須另提一邊一國?後者不被對方接受,徒然導致兩岸對抗,台灣陷入危局。

獨派最近倡言「正名」,其實就是希望成立「台灣共和國」,自以消滅中華民國為前提。有
人一面推動公投,一面宣稱不列入統獨問題,圖以漸進的手法,繞越中華民國的憲法體制,
必為台澎金馬帶來家破人亡的慘禍。

最近又有人說,中華民國不存在了。獨派的辯士表示,去問北京和聯合國,中華民國存在嗎
?不錯,彼等皆謂中華民國業已不存。問題是,改為「台灣共和國」,北京和聯合國就會承
認嗎?台灣就能進入聯合國嗎?答案永遠是不可能的。

獨派既認為「正名」有理,為何現在不以公投決定台灣的前途,宣布成立「台灣共和國」呢
?非不想也,乃不敢也,這還是一個力量問題。我要正告獨派,台灣永遠沒有力量宣布成立
「台灣共和國」,除非新義和團執政,帶著人民一起陪葬。

獨派鼓吹台灣人站起來,與大陸盲目對抗,不怕打仗,我喻為二十一世紀的義和團。即就獨
派的如意算盤,一旦兩岸打起來,美國會全力參戰,試問戰場在那裡?還不是在台灣嗎?有
多少人願意台灣淪為美國與中共的戰場?最後縱然美國獲勝,美國能夠佔領中國大陸嗎?那
時台灣已成焦土了。

台灣選民大體區分為統派、獨派與中間派,我這些話對統派不必說,對獨派其實亦復如此,
倒是真正的中間派,我希望能夠聽聽拙見。什麼是中間派?沒有明確的定義,我姑且認為,
凡對統獨問題並無定見,而心心念念在兩岸和平、台灣政治清明、經濟繁榮、社會和諧者,
是為中間派。

我要誠懇地忠告中間選民,尤其是初次投票的青年朋友,請確知統獨問題就是和與戰的問題
,你願意犧牲身家性命,追隨新義和團,走向必然失敗的戰爭嗎?請認真考慮總統候選人,
誰在挑戰?誰在謀和?為了自救,必須站在謀和的一邊,讓主張一中各表、兩岸和平交流互
利的選票,保持在百分之六十以上,這才是台灣人民自求多福的唯一途徑。

我不怕被人扣帽,九二共識即一中各表,是我在行政院長任內,對兩岸和平初步定調的成就
。容我重申,一中各表是台灣優先、台灣人民當家做主的最佳保障,是真正的愛台。一邊一
國論縱非賣台,也是害台的。

為了保衛台灣,我投身戰場,走過槍林彈雨,看過屍橫遍野,因此分外珍惜和平,不忍生靈
塗炭,尤其不願台灣子弟無謂的犧牲。台灣得有今天,就因先前五十年,兩岸都持一個中國
的原則,在此背景下,方能走向和平,生存發展。這是史實,也是現實,請大家思考,並善
自珍攝。我的結語是:

一邊一國,破壞現狀,兩岸對抗,就要打仗。

一中各表,自由確保,兩岸和平,台灣安好。


統一,是台灣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