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號

    NO. 59

2003.5.9

值日生:CP

‥‥‥‥‥‥‥‥‥‥‥‥‥‥‥‥‥‥‥‥‥‥‥‥‥‥‥‥‥‥‥‥‥‥‥‥

 

☆☆更正啟事☆☆

期別:第五十八號電子報(主題連載/真之理論(9)

更正內容:所有「普遍化」一詞出現之處均更正為「歸納」,並針對前後文修飾更正後的文章內容。

說明:generalizegeneralization應譯為「歸納」而非「普遍化」(一般來說,「普遍化」對應的是另一個概念:univeral)。發報平台上的舊報內容已無法更動,欲閱讀更正後版本的朋友,請連結至哲學小ㄅㄠˋ網站閱讀。

 

‥‥‥‥‥‥‥‥‥‥‥‥‥‥‥‥‥‥‥‥‥‥‥‥‥‥‥‥‥‥‥‥‥‥‥‥

主題連載

 

真之理論(10) / CP

10.1 deflationary theories的問題

在介紹過幾種不同的deflationary theories之後,我們這回將轉向對於它們的批評。

根據deflationary theories,「真」作為一個述詞,並未有什麼實質的內容,它的任務,主要是讓我們可以對同類型的語句進行歸納的工作,提供我們一個簡潔的方式表達無限長的語句連結。支持deflationary theories的哲學家都同意「『ω』為真若且惟若ω」這樣的一個表式(T),認為這個表式呈現了我們對於「真」這個概念的意義的掌握與理解 說「ω為真」,意謂著:

ω=「草是綠的」而且草是綠的,或者

ω=「雪是白的」而且雪是白的,或者

ω=「天是藍的」而且天是藍的,或者

……

這個或者……而且……的名單可以一直列下去,事實上這名單包含著無限多個可能的情況,裡頭甚至包含了沒有人知曉的概念。

現在,以這樣的方式理解「真」這個概念,會面臨的問題是「它需要進一步的說明」,而反對者認為,在deflationary theories的脈絡下,這將會是一個困難的工作。

「(T)呈現了我們對於「真」這個概念的意義的掌握與理解」是什麼意思呢?如果這句話指的是「ω為真」就是

ω=「草是綠的」而且草是綠的,或者

ω=「雪是白的」而且雪是白的,或者

ω=「天是藍的」而且天是藍的,或者

……

這一長串列表,那麼我們似乎不可能完全理解「真」這個概念,因為這將是個沒有止盡的名單,如果這個名單沒有窮盡之一日,「ω為真」的意涵也將無法窮盡,「真」將只是一個不完整的概念。

如果「(T)呈現了我們對於「真」這個概念的意義的掌握與理解」指的是「ω為真」由

ω=「草是綠的」而且草是綠的,或者

ω=「雪是白的」而且雪是白的,或者

ω=「天是藍的」而且天是藍的,或者

……

這一長串列表所決定,則這似乎意謂著「ω為真」的意涵將隨著這名單的內容而變動。[1] 這個結果與我們原有的信念相悖,我們可能發現愈來愈多符合「真」這個概念的對象,但並不認為這些新的發現會影響我們原來對「真」的理解。

 

10.2 結語

我們這裡提到的問題,主要來自deflationary theories理論內部,當然還有一些來自理論外部或者牽涉到其他領域所衍生的爭論。[2]「真」是什麼?這是我們在這個系列一開始所提出的疑問,我們發現這個問題的困難度,似乎超出我們最初的預料。為什麼這個問題會如此困難?有人說,這是因為「真」本身就是一個很簡單、很基本的概念,基本到無法被定義,這樣的屬性使得任何企圖定義「真」的努力變得徒勞;[3]與此相反地,亦有人認為,這個問題之所以困難,正因為「真」它是個十分複雜的概念。[4]在這些紛紛擾擾的意見之中,你的想法又是如何?



[1] 假設,某甲才剛剛開始學習跟「真」相關的概念,他所理解的「ω為真」只包含「ω=『草是綠的』而且草是綠的,或者ω=『雪是白的』而且雪是白的,或者ω=『天是藍的』而且天是藍的。」然後他繼續學習,很快地,這名單便跟著擴充,比方說,現在他所理解的「ω為真」是「ω=『草是綠的』而且草是綠的,或者ω=『雪是白的』而且雪是白的,或者ω=『天是藍的』而且天是藍的,或者ω=『雲是白的』而且雲是白的。」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難道認為此時的某甲比起之前更瞭解「真」這個概念?

[2] 如「『真』的形上學地位為何」?以及「『真』與『意義』(meaning)的關係為何?」等等。

[3] 因為定義「概念A」,一般指的是以更簡單的概念去說明A,在這樣的層級區分下,對那些位居最下層、最基礎的概念來說,不存在任何更簡單的概念可以用以解釋它們。主張「真」屬於這類概念的陣營中,對於這樣一個基本概念在我們的理論世界裡扮演什麼樣的角色,還有不同的意見。有人認為這樣一個簡單的概念,除了一些基本的功能外,在哲學上並無什麼特出的實質意涵可言(如deflationarism陣營的哲學家);然而,也有人主張,正因為這個概念這麼基本,它在哲學的世界裡扮演了不只是實質而且是十分重要的角色(如Donald Davidson)。

[4] 在這兩者之間,還有些人認為「真」不是那麼簡單,亦非那樣複雜,我們可以找到一種合適的方式去理解、分析、甚至定義它。之前提到過的符應理論、融貫理論等都可算作這類例子,它們都試圖要對「『真』是什麼?」這問題中的「什麼」給出一個答案。

‥‥‥‥‥‥‥‥‥‥‥‥‥‥‥‥‥‥‥‥‥‥‥‥‥‥‥‥‥‥‥‥‥‥‥‥

[若欲轉載文章,請勿刪減文字,並於文末加註:「轉載自哲學小ㄅㄠ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