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我一直以為那位造天地的神會等著看人因為犯罪所演出的好戲,最後無情地定人死罪好顯示
祂高不可攀的威權。其實不然,在夏娃面臨生產時分,幸運地產下兩名男嬰:大兒子叫「該
隱」,小兒子叫「亞伯」。夏娃還高興地說:

「神助我得了兒子!」

女人懷孕這等大工程,是每個即將當母親的人都會經歷的一個關卡。如果是自然生產的話,
那種種難忍的痛楚是男人都無法體會的。一個小生命就在母懷中等著蘊釀、跳動、成長至茁
壯。

這對兄弟倆,一個務農,一個牧羊,都有各自發展的事業。這個家庭裡唯一特別的是有神在
他們中間。為了答謝神的恩寵,該隱與亞伯對於敬畏神的態度卻有天壤之別!

該隱從他的農作收成中拿出一些來回敬,但身為弟弟的亞伯卻用心地在他的羊群中找出剛出
生且是最好的頭胎小羊來敬謝神的厚愛。想想神會如何在這兩者的祭物中做出回應呢?答案
當然是顯而易懂的。

該隱非但不能接受神選擇弟弟亞伯的祭物而感到慚愧,反而是萌起嫉妒之心。一場史上第一
件謀殺親兄弟的事件於焉發生。

神在這之前早已看出該隱的不滿,並試圖告誡該隱應該想想自己是否真的歡心獻上祭物給我
,而非責怪他人之故!該隱此時充滿了憤怒,根本就聽不見神的聲音與忠告,心生歹念想殺
死弟弟這樣就能贏回神的歡心?結果當然是必須面對自己種下的因果。

責任感好像是人隨時都會欠缺的美德,總要在犯下大錯之後才想起當中的連帶關係。就在弟
弟死後,神再度來到該隱面前,看看他是否有悔過之心?

「該隱,你的弟弟在哪裡?」

「我怎麼會知道嘛?我又不是看守他的人!」該隱含糊其詞的答道

「你知道你做了什麼是嗎?」神直視著該隱

「你別這樣看著我,好像我做錯了什麼似的?」

「該隱,你的弟弟已經把事情的原委都告訴我了,你還想瞞我嗎?」

「你竟然殺了自己的親弟弟!」

「因著你的行為,你所耕種的土地便受了理當的咒詛。你的事業將不再發達順利,你必須離
開你的一切,因為你殺了人。」

「哦,不--」

「這樣的懲罰對我來說太沉重啦!你不能這樣待我呀!」該隱無地自容地痛哭著

「如果我成了一無所有的人,四處流浪,你想看到我的人會如何地待我呀!我一定會被人害
死的。」

神在這個時候起了憐憫之心就像亞當與夏娃違背失信時他所做的做在該隱身上,在他的額頭
上作了一個記號,讓他在承擔責任的同時不至於過重而亡。
該隱被放逐之際,神對他說:

「只要有敢殺你,此人就必須賠上七條性命不可。」

該隱痛失了一位親人也同時失去神的祝福,獨自面對因殺人所造成的後果。離開神對一個相
信神的人來說:「無非是最大的打擊。」更何況該隱深深明白離開神等於自毀生路,但承擔
自己生命的選擇卻是神對人最大的寬容。如果神使用非常的力量介入該隱與亞伯之間,也許
會改寫該隱的人生但至終無法改變他對神的態度與觀感是這樣的不專一。亞伯的死對大多數
的人來說:「好人不償命,好像很悲慘。」但這其中環環相扣的故事情節不也提醒我們神必
替人伸冤的真理!再回頭看看亞伯的死是有其必然的因素。沒有人天生就是該被傷害,或者
傷害人,在神眼裡自有公道!

該隱在離開神之後,他也成家了。育有一子《以諾》。沒多久該隱就為這個兒子蓋了一座城
堡,該城的名字就叫《以諾城》。

在該隱的後代子孫當中,有幾位是相當有成就的。其中以《雅八》是遊牧人的祖師;《猶八
》是彈琴、吹笛的人的祖師;《土八•該隱》是鑄造鐵器銅器的人的祖師。

儘管如此,仇恨在該隱傳承的血液裡仍然造成這個家族一個嚴重的破口。失去神完全的保護
,不斷地的與仇敵交戰會讓人失去和平之外,幸福又要如何實現。只是倖存下來的子孫少了
那份源自上好的福澤,得不償失。

此時夏娃又順利產下一子《塞特》,取代了亞伯的位置。塞特的後裔便開始回到神面前,與
神建立一個蒙受祝福的關係。

「人」這個字寫起來只有兩劃,但活人要如何活得有價值全在與神同行!「比較」是人跟人
之間根本就無須存在習慣。是什麼叫自己這麼不滿意人生的種種,怪罪不會影響任何人、任
何事!

神對人的關注,在祂精心的創造與愛。人的好與不好在他都是可以被塑造,我是祂最在乎的
孩子。祂對我的信任同樣也在於我如何去回應?尊重在這幾章裡常被我提及。神的樣子我不
難想像,看著自己就如同看到神的樣貌幾分。祂對待人的方式,到目前為止,可以感受出祂
對人是如何的看重,相信你也和我有同感。
在往後的故事裡,我們會再看到神與人那些細膩的關係,勝過親人也勝過自己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