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飛行電子報 無限飛行電子報


殛天之翼 第一部 「鋼之翼 空之心」
出版介紹

  浪漫,是史詩的靈魂。

  當你我在宣傳文案上,發現一部號稱史詩的小說作品,頭幾個掠過的印象或許是小說本身豐富的背景資料、上下千年的悠遠歷史、波瀾壯闊的戰爭場面;之於虛構的奇幻小說,當然也少不了嚴謹夠份量的世界觀設定。然而,這些卻不是殛天之翼這部作品當中最重要的東西。

  並不是說它沒有這些,只是想從另一個角度來觀察。一般而言,前一段所提到的史詩作品元素,多半會給人一種「十分佩服卻不好親近」的感覺。打個比方來說,就像廟堂中的大理石,厚重而紋路優美,自有其肅穆之情,然而置身其中,還是保持點距離較好。壁面冰涼,難免讓人冷颼颼地,熱情也隨之少了幾分。

  殛天之翼卻是完完全全的另一種工藝,或許她的材質亦如大理石一般,換句話說她也具備前述的幾項史詩元素,然則更進一步,她卻絕非廟堂中冰涼的壁面,而是有著鏤空雕花,近觀也讓人興味盎然的藝術品。而這也正應和了所謂「史詩」一項更重要的傳統──某種無可救藥的浪漫。

  讓我們從靈魂的外圍逐步往內,從小說中的描述開始,便可以明顯地發現,許多關於故事中工業共和與魔法帝國的細節描述,並不是為了表現一種偽歷史的厚重感,更非為寫而寫,而是有著情緒上的豐富作用。為何要讓女主角索妮漫步於共和首都的塔樓與市街?為何要細數她藉著飛甲遨遊長空的種種步驟?為何要讓她目睹巨大飛船降落湖面時的那陣風與撲岸的浪頭?更有甚者,又為何要在她和另一個艷麗女子於公共浴池相遇的場景,有許多細膩的著墨?這絕不是打算把一個又一個的虛構歷史場景交代過去,而是要讓我們的情感神經更加深信──這是真的!這個世界彷彿是真的!書中世界既是雖假猶真,書中人物的情感與理想便不再虛幻,反能動人。

  而後我們步入史詩的靈魂深處,更會發現殛天之翼的人物真是浪漫的。即使往往從歷史或謀略大處著眼,身懷禁忌能力的費詩•格拉齊尼亞,也難免數次身陷情關,甚至鬧出一見鍾情的插曲。平民出身的主角索妮,其浪漫情懷更不囿於凡俗情感,不囿於一廂情願戀慕她的人(即使叫凱斯帕的青年並不讓她生厭),而是體現於一種理想、一種無拘無束的生命之上。正如書中讓我喜歡的一段:『凱斯帕的感情很純粹,他覺得索妮是他的生命;但又感到天空才是索妮的生命。索妮的想法卻更簡單,生命就是生命,既不是凱斯帕也不是天空。』

  到了書的最後──原諒我不能透露情節──但索妮對天空、對飛行、對生命的體驗,確實進入了大環境的謀略與空戰之中,又超脫於它們之上,就像「天地一沙鷗」中的海鷗岳納珊,藉飛行的境界超越了眾海鷗的爭食與掠奪。一切汲汲營營都不再能夠束縛她,即使是意外或危險也一樣。

  由小處著眼,一個對歷史影響有限的事件,一名在飛船艦隊與龍騎士激戰洪流中短暫綻放光芒的女性飛兵,卻能活出凌駕一切重大事件的崇高價值,實在沒有比這更浪漫的事情了。

  自由飛行的《殛天之翼》,確是史詩,但我私心更加鍾愛的,卻是她那一雙永不受限的翅膀。

                梅林•W 于 西曆二○○二年八月十五日



訂閱無限飛行拜訪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