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心


  農業社會的禪師,慣說的平常心是飢來吃飯睏則眠。如今時代不一樣了,世界也隨著交
通的發達縮小了,現代禪的平常心就可能是「商業談判」,或是「企業管理」「生態保護」
「司法獨立」「行政中立」等新時代的平常話題。職此之故,今日的修禪士大可不必再去羨
慕「林下泉邊」「吃茶去」的禪風。印度有印度的平常事,中國有中國的平常事,古代、近
代、現代的「平常」不盡相同。善修禪者,師其「平常心」,又何必一定師其「平常跡」呢
?今日之禪,亦必如古代之禪──要跟當代的社會脈搏一起跳動;唯有如此,禪才能在「不
與世間諍」之中,將「佛心」一代一代傳下去,照耀千古,利樂人天。

  其次,修行真正的得力,乃表現在「有人的地方」──你如何對待父母、兄弟、妻兒、
師友、同事、上司、部屬,乃至似乎與你無關的社會大眾呢?你在面對這些人和處理繁瑣事
務時,你的心志是否清醒寂靜?你的判斷是否客觀公正?你的態度是否誠摯尊重呢?當你遭
受突如其來的打擊和誤解,你是否沮喪不安?你是否懷恨埋怨?在這個時候你是否明見:他
們也是身不由己受業力所制約?你是否仍然肯定──「雖然有苦的感受,卻找不到受苦者;
雖然有行為的表現,卻沒有行事的人」──這一理性的立場呢?

  如果能,那麼在家、出家都一樣好;如果不能,那麼想出家好修行,都算是一種合理化
的逃避,並沒有針對「有因有緣而生起的痛苦,施予有因有緣而息滅的對治」,那麼所謂「
出家」,也只是換一套不同的服裝,從臺北「搬」到鄉下另外一個「家」而已,何曾出家呢


  今天臺灣佛教的衰頹,以及佛教徒信佛之後,卻難以超越不安和矛盾,在筆者看來,認
為教內到處彌漫著迷信與玄談之風乃是主因之一。

  佛教之初,本是極為重視經驗、實效和理性的修行團體;然而,曾幾何時,它在臺灣幾
乎快淪為另一種名稱的「婆羅門教」和「魏晉清談」……。多數的佛教徒不再像早期的佛弟
子,以「事實真相」為唯一的歸依處,也不再以具體的經驗做為揀擇是否真理的有效根據。
他們不願學習佛陀富於批判的精神,卻寧願相信「某大師如是說」;他們不去檢視經論上所
載的是否一一皆是現象上的事實,卻依文解意照單全收,咸信「菩薩」所說是放諸四海皆準
、百世不易的真理。尤其讓有識之士譏為消極、空談的是:不挺起胸膛坦蕩迎對人生,不去
實地關懷身旁周遭的眷屬,乃至與自己息息相關的社會大眾,卻喜歡立於「木頭」「石像」
之前,侈談「眾生度盡,方證菩提;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真是嗚乎哀哉!許多佛教徒就
是如此在經論之中,埋沒了獨立思考和理性判斷之能力,最後也在此起彼落的「學佛」「學
菩薩」聲中,迷失了真正的解脫道。然而,這豈是佛陀本懷、佛教本意呢?

  「禪」──無疑無惑、自在無礙的生活經驗,是不可說的──無法以言語、文字讓人親
切的明白。任何言說,無論發揮到多麼的「圓妙」,也不過是「經驗」的外在描述和許多形
容當中的一種而已。除非人類的「精神意志」「思考習慣」,和自以為是的「邏輯觀念」,
得到重大的轉向、徹底的改變,不然人類對於「禪」的理解,將永遠止於「理解」而已!我
希望讀者能夠本著「經驗」的原則,在日常生活中,在喜怒哀樂中去探尋文字背後的真意;
切莫前門拒虎,後門卻又引狼入室。崇拜權威和理性思辯,雖然稍有不同,可是,只要本地
風光不明的話,那也不過是五十步跟百步之別而已矣!


在人的一生中,難免會有灰濛濛、氣冷冷的時候,只要能將最終目標穩定住,就能像冬天的
太陽一樣,感覺很溫暖。  摘自證嚴法師靜思語


======================================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
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
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宋.蘇軾 定風波

       ∼∼逍遙弓箭手∼∼

=====================================
本報所收集的圖文,若有牽涉到著作權或版權時,請來mail告知,敝人立刻改進!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