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刊日期:2001-10-01 
發刊期數:第1期  發刊頻率:不定期發送  發行量:2  發行者:多多龍龍 
推薦本報給好朋友
寄件人暱稱或姓名   寄件人E-mail   收件人暱稱或姓名   收件人E-mail  
+ + +
多多龍龍閒話
教改,改了些什麼?

沉痛的省思:換湯不換藥的教改 Part 1
沉痛的省思:換湯不換藥的教改 Part 2
給曾校長的信
另類教改觀點:升學教育或職業教育? Part 1
另類教改觀點:升學教育或職業教育? Part 2

這圖…
(不知道要用什麼圖,
所以…)

至於那背景音樂
「一休和尚」嘛!
隨便找個理由吧!

 
沉痛的省思:換湯不換藥的教改 Part 1

1999.05.01.-06./1999.07.30.

 不管是聯考、甄試、保送、申請入學,幾乎須要通過考試,儘管表面上略為不同,本質卻十分相近,都不能減輕任何的升學壓力,只是透過某些管道升學可以提早解脫罷了,倒是多元化的入學管道減輕了「一試定終身」的壓力。
 至於大會考的方式,我覺得很難說是否能減輕學生的壓力,一方面,多次成績的平均免於失足成終身恨,卻可能使學生必須承受許多次「聯考」的壓力,現今申請入學採計在校成績及學科能力成績,如果未來採行「大會考」的成績,公平性應該會增加,另外,由於教材選定的權利已下放給學校,因此「大會考」的考題勢必更加趨向生活化、靈活化,若取代現行校方自行出題的期中、末考,或許真的可以舒解學生的壓力。
 聯考制度的公平性是聯考之所以遲遲未被廢除的原因,事實上,推薦甄試及實施不久的申請入學制都已面臨公平性難以維繫的困境,而大學每年因舉辦各項考試而額外大撈一票也令人不滿,即使校方說沒有任何的關說、賄賂,這些收費都用於應考學生身上,但我們都懷疑這話有幾分可靠?終究還是承認人的因素成了公平性得以維繫的最大關鍵。有關關說、賄賂,人情干預繪聲繪影的傳言及立法委員或其他人(學者、學生、家長、老師等)在媒體上對推薦甄試及申請入學的不公平感到憂心都考驗了制度是否能長久施行,更可能犧牲了許多考生的權利。

台灣日報
2001.04.16.
- - - - - - - - -< t o p >- - - - - - - - -
 
沉痛的省思:換湯不換藥的教改 Part 2

1999.05.01.-06./1999.07.30.

 推薦甄試的設計本為了讓「確定」了個人志趣的學生有另一個升學的管道,但在其制度上卻有相當多的問題和矛盾:
一、為了打破明星學校的優勢,故意不公佈考試成績的級距讓所有的學生及家長人心惶惶、不知所措。
二、由於評審的教授被受試者的言談、儀態(也就是表面上的包裝)而影響,也有那種第一印象勝過一切的情形-沒兩三下子就被教授轟出去,甚至因為宗教與教授不同,被教授掃地出門,因此在私立學校應運而生的是推甄(面試)的應試技巧,坊間更出現專攻推甄的補習班,我要強調的是氣質、談吐固然重要,若淪為騙取入學資格的工具,那就大大扭曲推甄的本意。
三、因為推薦甄試,部分校系有特殊資格的限制,如全國性比賽或校內比賽、參與社團或擔任社團幹部、擔任班上或學生幹部,不少私立學校又出現了一些怪招,除了全國性比賽外的其他項目皆由學校替學生做假,如大量舉辦各種比賽、人人皆擔任幹部,加上單一所私立學校人數普遍較單一所公立學校少,學校介入「志願」的選擇,於是乎八、九十以上的報考率見怪不怪。
四、推甄制度鼓勵學生將他們的特殊事蹟、作品,寄到報考的校系供面試評分之用,卻出現原封不動退回的情形,推薦信及自傳也有被忽視的情形。
五、部分校系要求學生需具備某些能力,雖然乍看來立意良好,卻已把鍾情該校系的部分學生三振出局,有一位和我很要好的高中同學,他為了推甄台大資工花了相當多的心力、時間鑽研電腦,卻仍舊被刷下來,使得他情緒低落了一陣子,他的父母甚至擔心他是否會想不開(對於一個個性不錯的人來說,可見打擊之大),也因此影響到他聯考的成績。
六、多「元」入學早淪為各公私立學校增加收入的方式,無怪乎有所謂多「錢」入學的說法,不僅浪費資源,對於貧窮人家更是一種藩籬和障礙。
 至於申請入學則與推甄相似,大多數學校系仍要求學科能力測驗的成績,但不一定需要面試。
 當我們對於聯考制度是否廢除的同時,首先考慮到的是公平性(當推薦甄試及申請入學制的比率越來越高時,「公平性」就越令人擔憂),接著是如何消除學生的壓力,教改專家認為以多元化的方式、改進出題的內容以考試引導教學以減輕學生的壓力,我卻覺得這些終究只是治標不治本,治本的方法唯有改正(破除)國人對於「大學」的迷信、教材的革新、一貫教育的實施及淪為口號的「五育並重」的落實。

台灣日報
2001.04.16.
- - - - - - - - -< t o p >- - - - - - - - -
 
給曾校長的信

2000.04.16./20.

本文是曾志朗先生為出任教育部長前,我以學生身分寫給校長的信。當然啦!我對於目前教改的方向仍舊是感到非常失望的。(那超高的民意支持度,實在是泛藍軍製造出來的假象!唉!)

校長好:
 日前看報紙時,才曉得校長因為留校服務的意願及校內反彈聲浪甚大,無意接掌新政府的職務,雖然校長擔任教育部長這消息從未獲校長本人證實,媒體卻都以肯定的語氣報導,我始終抱著「校長自己決定」的態度,對於校內反彈聲浪會這麼大有點訝異。
 剛考上陽明大學時,多位學長都推薦當時任副校長的曾志朗教授的心理學課程,上課氣氛輕鬆,卻讓人如沐春風、獲益良多,我因為太熱門或衝堂的緣故,從來沒選到當時任副校長的您的課,卻偶然在總統選舉前一天上到當時已成為校長的您的課,也算是種幸運吧!
 之前雖沒上過校長的課,卻在校園的許多角落看過校長多次,覺得校長很親切、可愛,從來沒有看過一個學術聲望和位居要職的人,那麼平易近人、幽默風趣!
 總統選舉時,宋楚瑜聲勢如日中天,多少想做大官的人正摩拳擦掌、攀炎附勢,所幸傳言中出身南部的醫科大學校長要出任宋楚瑜的副手,那人不是您;現在校長為了陽明師生思考多時,才決定入主教育部,這不只是天壤之別吧!
 校長說因為擔任校長才一年不到,不願在校務急需推動的同時棄我們而去,這番話我實在感到很感動,就如同今年度開學時校長對我們講的一席話,我當然很 希望校長能繼續待在陽明大學,但是做教育部長可以服務全民,我們都會引以為榮。
 不論網際網路或是電視廣播媒體都以頭條報導「陽明大學校長曾志朗將出任教育部長」,身為陽明的一分子,學生我感到與我榮焉,相信校長可以做個很棒的教育部長,雖然感到不捨,但校長的談話透漏我們將來還有機會在學校看到校長的本人,就覺得校長還是在我們身邊。
 希望校長能夠放心地做全國人民的教育部長,替教育體系注入新的活力,導正之前「在教改上重改革制度,卻反而忽略教育的質和內容」的弊端。擔任教育部長是極度辛苦的,校長願意投身苦海是全民的福氣,也希望校長能維持一貫親切、自然、謙虛的風格,校長加油!我支持您!
學生 多多龍龍 敬上
- - - - - - - - -< t o p >- - - - - - - - -
 
另類教改觀點:升學教育或職業教育? Part 1

1999.05.01-06./1999.07.30.

 要文憑還是要技能呢?這在台灣是個從未減退的爭議點,因為國人對於「文憑」的崇拜,使得父母親逼迫子女走上大學之路,為什麼要有大學的文憑,父母才會覺得不辱門眉,即使不炫耀,至少不會在人們(指熟人)面前丟人現眼,抬不起頭。
 升學壓力應運而生,在老百姓及部分教改人士的敦促下,政府不斷地增設大學,藉由節節高升的大學錄取率以減低學生的負擔,光光是從表面的數字達到「人人進大學」的假象,卻忽視了大學教育的真正目的,大量增加大學的數量,反而忽視了大學教育應有的品質。
 反觀英國「二元系統」高等教育的例子:「一九八零年代,保守黨政府要求一個更緊湊的、更便宜的、更功利的高等教育體系」又「一九九零年仍然只有7 % 的18歲青年進大學」,這些沒有接受大學教育的英國人以台灣人的標準看來,似乎是讓父母臉上無光的,但事實上,在英國政府壓制大學浮濫的情形下,廣設「技術學院」,較大學更為重視技職教育,就我而言,我認為英國政府的作法有其考量,卻執行地過分到危害學術的發展。 
 
- - - - - - - - -< t o p >- - - - - - - - -
 
另類教改觀點:升學教育或職業教育? Part 2

1999.05.01-06./1999.07.30.

 接著說明我為何認為學術及技職應有對等的地位並受到相同的重視:
一、我們必須分清楚大學及技職教育的目標:大學啟發學生的思考,提供學生做學問的方法,引導學生取得他們做學術研究所須的背景知識(background knowledge),重視思想的多元化和學術的自由性,包括法律、醫學、資訊等兼具技術性質的學問;技職教育則偏重謀生技能的獲得,出了社會能夠擁有一技之長而自給自足,或許有人覺得功利、俗氣,我倒覺得一味往大學擠,在大學摸了四年魚才是俗氣。 
二、我們必須分清楚大學及技職教育所須要的學生類型:由兩者目標的不同(學術與專業技術),所須的學生雖不是絕對不同,但大致上而言,大學比較需要對於學術研究有興趣及熱忱的學生,重視獨立思考、研發創造的精神,具開創性特質,我覺得最要緊的還是在於學生個人是否肯投注心力在追求學問上。技職教育積極面來說,學生可以選擇最有興趣的專業學習其理論打基礎以因應日新月異的技術進步,至少也該把專業學好足以謀生,在求學中或就業後仍舊有很大的可能對於其所長有開創性的建樹;就消極面而言,每個國民都要有所長(不能出現如同現代台灣人大學畢業後,卻什麼都不會的荒誕情形),至少不能好吃懶做,浪費其他真正需要救助的人們的資源。我還必須提出一點,並非說音樂、美術、戲劇人材必須科班出身,但是能夠實現自己的理想須歷經許多考驗,而能夠走上檯面的人又有多少?如果沒有其他專業的話,是否能熬過發跡之前的日子呢?然而,有的人願意忍受這種刻苦,我們是否非得要求他們也得接受正規(體制內)教育嗎?技職教育是否是強迫性的,似乎還有諸多種種的考量,或許當某些人放棄理想時,再回到學校也不遲!或許半工半讀也是個提早實踐理想、志趣的方式。
三、大學的設置不能淪落為減輕聯考壓力的方法:一來,原本(在我父母的那個年代)子女擠進大學窄門是無限光榮,如今(我們這個世代)卻演變成,子女得擠進大學「名」校是光耀門眉,就讀名不見經傳又經營不善的大學,畢業後到電子資訊公司搶清潔工的飯碗還搶不到,擠不進大學,為人父母的少了向親友炫耀的題材,還要比以往更沒面子。二來,大學畢業生的素質逐漸滑落,就如同部分從「阿里不達」的高中畢業的學生一程度不如國中生一樣,部分大學生的水準尚不及高中生(天下雜誌),由此可見我國大學設置之浮濫、資源之浪費,由其對於畢業生的危害更是現實且立即的,愛他/她不成反而害死他/她。

囉唆一下:
不曉得台灣人可有用宏觀的角度去看教育,
還是就為了那文憑?
- - - - - - - - -< t o p >- - - - - - - - -
不論身上帶著何種血統,
只要心繫台灣,就是台灣人,
只要以台灣為主體思考,就是本土化。
   
 
<< 網友票選 >> 您對於這份電子報紙評價是?
有夠讚 不錯啦 普普說 蠻爛的 爛到最高點 
版權歸發行者所有,未經確認授權,嚴禁轉貼節錄
PC home ePaper 個人電子報提供電子報代理發行
發行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相關權責請參考 聲明啟事
查詢 / 取消訂閱更改信箱使用上問題請來信回應報主創辦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