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飛行電子報

二版 亞利克斯戰記 

 第一章  第三十話(完)


亞利克斯戰記  第一章  第三十話  By  honda

  30、分歧點
   ̄ ̄ ̄ ̄ ̄
  「……米莉亞也曾經想過,爸爸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那個樣子呢?我還記得,媽媽去

世的那一天,那是一個有月亮的夜晚,什麼都不知道的我已經入睡。突然間,有人敲門

,我依稀記得那是很急很急的敲門聲。房門並沒有上鎖,門外的人應該是知道的,或許

那是為了叫醒已入睡的我才那麼做的吧。門外的人是爸爸,爸爸的臉色很可怕,對於仍

然是孩子的我而言,那的確是可怕的,當時的爸爸是我不曾見過的爸爸。那個時候,爸

爸向我伸出手,他在發抖,但是我卻推開了他……」

  這個秘密藏在米莉亞心裡很久了,亞利是第一個分享者。亞利和龍人之間的對決以

流血劃下句點,存活下來的亞利身負重傷,有整整一天的時間陷入嚴重的發燒狀態。但

是才過一天而已,亞利就度過危險期,還以連醫生也要跌破眼鏡的速度迅速康復中。

  少爺好不容易才逃離死神魔掌,管家依然調侃他說‥

  「可以叫那些忙著撿眼鏡碎片的醫生回家了,對現在的少爺而言,一位溫柔體貼的

看護人就是最好的靈藥啦。」

  丟下風涼話之後,管家就跑掉,然後每日都是醇酒美食、閒話家常、盡情享受厚顏

食客的權利。「溫柔體貼的看護人」是米莉亞,這是漢斯提議、亞利默許、而且千金小

姐本人也有強烈意願的最佳安排。

  相處時間久了,在無意間,米莉亞向亞利提起這件事情。

  「……如果我當時沒有推開爸爸的手,或許就能拯救爸爸也說不定。直到現在我才

瞭解,孩子的我所沒見過的,其實就是爸爸悲傷的那一面。」

  「米莉亞小姐不要過於自責,妳也不是有意的。」

  亞利安慰她,最近口才也越來越好。

  「妳的父親…迪羅.馬克威爾為什麼淪為惡徒?過去發生過什麼事?或者其中有什

麼不為人知的理由?他的死亡把所有的秘密都帶進黃泉,就算有再多的問題,死去的人

也不會回答了。所以說,米莉亞小姐再怎樣自責也無濟於事。」

  這番話聽起來很像是管家會說的話,如果管家在場一定很欣慰,因為他的少爺和女

孩子講話時向來舌頭會打結。管家的得意門生又繼續說‥

  「也許有句話能讓妳釋懷,那是我的父親跟我說過的話,他說‥『為死者弔唁固然

是人之常情,但是我們應該把更多的心放在活著的人的身上。』」

  百分百的信賴與崇拜,大概就是米莉亞此刻表情的最佳形容吧。不過話又說回來,

聽到那番話的管家鐵定會抗議說‥「那是我說的!」其實管家就正在房門外……

  「這些話好有哲理,亞利克斯大人真是不可思議的人。」

  「會…會嗎?…」亞利感到不好意思。

  (其實…我有一句非說出來不可的話…)

  亞利認為現在正是最好的時機,幾天以前,他也有同樣的念頭,只是最後還是把話

吞進肚子裡,這個情形每天固定重演一遍。

  今天也許會有點不一樣吧,直覺這樣告訴他。

  亞利的視線剛好落在窗戶處,他突然起了一個念頭。

  「我想起來活動一下,不然手腳會越來越遲鈍。」

  站在看護人的立場,米莉亞當然是反對的。她拗不過病人的堅持,只好順從他。亞

利披上衣服,在米莉亞的攙扶下走到窗戶旁,穩健的腳步完全不像是一個病人。

  窗框把世界劃分為十二個格子,格子裡呈現的都是相同的季節風情。馬克威爾家才

剛從破壞中重生,人們在夏陽下揮汗工作。在災難中喪生的人多半已入殮為安,有被燒

死的人,或被龍人咬死,至於某個被草絞死的屍體則沒有引起太大的注意。在龍人事件

這樣巨大的災難之下,不會有人去細分受害者的死因為何。

  森林被燒毀一部份,災難在人心留下傷口,向來有「萬能靈藥」之稱的時間必定能

撫平這一切,令焦土重現生機,治癒靈性的傷跡。

  和大部分的人一樣,亞利也走過了事件的悲情,養傷是再出發之前的暖身。

  「我來到南方也有一段日子了,這一帶的悶熱午後是一點改變也沒有。」

  「還要一個月左右的時間才會進入秋天,不過,亞利克斯大人恐怕也不在這裡了吧

,我能瞭解的……」

  「……對不起…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亞利已經沒有留在這裡的理由了,亞利很清楚,米莉亞也是。暑氣的沈悶橫阻在兩

人之間,未來和心情兩者都讓人心情窒息。

  亞利有句話想說。

  「之前的戰鬥,我完全無法想像自己是否能從魔獸的爪下存活下來,可是我活下來

了,……米莉亞小姐還記得嗎?我曾經說過‥『如果能活下來,我希望能招待米莉亞小

姐到我的故鄉去遊玩。』」

  「米莉亞記得的,亞利克斯大人想要我的答案…是吧?」

  「不用勉強,我瞭解的,再怎麼說現在都不是適合談或想這種問題的時刻。」

  「………」

  米莉亞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不過,接著亞利卻叫她不用回答,…應該是不要出聲。

亞利突然有奇怪的動作,他要米莉亞安靜地坐在床邊。

  「不…床的話不好!還是找一張椅子好了。」好像是怕招惹誤會似的,亞利又做這

樣的修正。不過剛才提到「床」的時候,米莉亞的臉色的確變得微紅,看樣子還是有「

誤會」到一點點。

  氣氛變得很詭異,只見亞利調整呼吸,就像是準備上台卻因為記不得台詞而拼命惡

補劇本的演員似的。萬事皆備,亞利以演技五分的語調說‥

  「你可以進來了,漢斯。」

  「果然被發現了……」門外的人答腔,也隱約可以聽到些許笑聲。

  被少爺點破,管家只好進來解釋。漢斯眼鏡的反光漂白了夏天的景象,看起來很像

兩目發光、滿肚子壞水的惡魔──在亞利眼裡就是這樣。

  「在門外偷聽並非小的所願,只是來到門前時,恰巧聽到一些話,而且似乎也不是

敲門打擾的適當時機,小的只好保持沈默。」

  連「小的」這詞都出現了,亞利也無話可說,惡言無處吐。

  進入正題以前,漢斯有話要對米莉亞說。

  「剛才聽了很多,我有個想法應該可以給米莉亞小姐作為參考。」

  「漢斯先生請說。」

  「米莉亞小姐或許會感到無所適從,殘酷的說,令尊並非是讓人覺得失之可惜的存

在,妳的父親或許做了很多在道德標準上是無可饒恕的壞事,不過在米莉亞小姐眼裡,

『迪羅.馬克威爾』這個人應該也有不同的一面吧。對人子來說,這不是錯誤。令尊的

罪、令尊的恨、令尊的愛等等,米莉亞小姐都看在眼裡,也收在心底,這就是對死者最

大的憑弔了。」

  每一句每一字都以最自然的形式融入,並觸動米莉亞最為深刻的靈性感受,讓她回

憶,讓她思考,最後米莉亞還落淚下來。

  在生死關頭當中,迪羅.馬克威爾推開米莉亞,用生命救了她。父親為惡是事實,

救了自己也是事實──漢斯的話讓米莉亞瞭解這件事,他告訴她說‥「或許妳會覺得難

受,不過,已經有很多人恨著妳的父親,有妳一個人愛他並不是壞事。」

  漢斯解開了米莉亞鬱結在心裡已久的感情,並一點一滴地釋放出來。

  (我永遠贏不了漢斯。)

  亞利有這種感覺。

  後來漢斯主動離開,製造機會讓亞利有時間去安慰米莉亞,他甚至這麼想,應該明

天再來談另一件正事才比較適當也說不定。

  ……結果一切是白費心機。



  賽巴斯達家的管家將先前與馬克威爾家執事長賽賓斯特之間的談話,又重述一遍給

米莉亞知道,時間也已經是接近黃昏的時候。在那之前,管家曾經離開過一次,他認為

這舉動是在幫少爺製造機會。……可是他回來時,兩人之間什麼事也沒發生……

  「…………所以說,賽賓斯特執事長也贊成這項提議。令尊亡故後,馬克威爾家族

的事業必定面臨前所未有的衝擊,覬覦此一龐大利益的有心人士可能會趁隙介入,甚至

對妳不利。所以我希望米莉亞小姐能考慮有關於讓雷德伯爵擔任監護人的事。」

  管家細心地為米莉亞解說這件事,不過,語氣當中卻透露出「遺憾」的精神波,與

監護人一事無關,當事人的少爺也渾然未覺。

  把精神波拿來解讀,內容是‥先前為少爺製造出來的獨處機會就這麼浪費掉了,管

家感到可惜,他認為,在米莉亞難過的時候,他的亞利少爺應該抱抱她、或親吻她、或

者用愛的誓言來哄她開心才是,…或許明天再來談這件事也成呢。

  在門外偷聽時,管家還感動地覺得‥「少爺也是有藥可救的。」

  夢想與現實之間永遠有距離的,蹂躪漢斯心意的亞利還開心地說‥

  「漢斯的提議很有價值,萊因哈魯特伯父是一位很有正義感的人,一旦知曉妳的遭

遇之後,他一定不會坐視不管的。」

  「優格里爾地方向來氣候宜人,物價平穩,治安良好。」

  漢斯補述道,窮管家重視物質生活的適性度。這樣一來,搖擺不停的心也得到明確

的方向,最後米莉亞決定好了。

  「既然亞利克斯大人都這麼說的話,米莉亞就接受漢斯先生的安排,搬到優格里爾

地方,接受那位伯爵領主的庇護。」

  「米莉亞小姐可以住在賽巴斯達家──」

  漢斯又先一步說話,此時亞利表情很複雜,這是有理由的。

  「──現在的賽巴斯達家只住著一個人,是少爺的妹妹,性格開朗又勤於家事,她

會把米莉亞小姐給照顧得好好的。」

  「我第一次聽說亞利克斯大人有妹妹……」

  回想起來還真的是第一次,亞利便回答說‥

  「她叫『賽莉兒』,和妳一樣是十六歲的女孩子。」

  「亞利克斯少爺和賽莉兒那孩子的感情真的很好!在幾年前,他們倆還時常睡同一

張床鋪,一起沐浴梳洗。少爺還說過‥『我最喜歡吃賽莉兒的料理。』小時候的賽莉兒

也時常把『我要當哥哥的新娘!』這句話掛在嘴邊呢。……我在賽巴斯達家工作有十六

年的時間,這對兩小無猜的故事說也說不完。」漢斯又插嘴道。

  本來亞利還覺得漢斯很有人情味,結果一句話就形象全毀。這下子可麻煩了,賽莉

兒和亞利其實是沒有血緣關係的義兄妹的事實,亞利不知道該如何說出口。

  米莉亞沒有兄弟姊妹,家人和樂融融的景象一直是她的夢想。

  「亞利克斯大人和妹妹的感情真的好好耶。」

  「賽莉兒是好孩子,米莉亞小姐要跟她做好朋友喔!」

  「嗯,我會的。」

  如此回答時,米莉亞就像一隻被馴服的小狗似的。

  亞利對漢斯的言行老是頗有微詞,不過他也承認,每當漢斯出現時,再大的悲劇都

會變成喜劇──這是亞利認為「我永遠贏不了漢斯」的其中一項解釋。

  事件步入最後的落幕,照理說,結局是皆大歡喜才是。但是亞利頭頂上卻盤旋著不

祥的烏鴉,好像沒有什麼烏鴉是報喜鳥之類的俗諺出現過。

  亞利有三個憂鬱,其一就是賽莉兒的事。沒有血緣關係的事實遲早會曝光,亞利只

希望米莉亞不要誤會就感謝天地諸神了。

  其二則是雷德伯爵的事,…正確的說是伯父的三男,他名叫「里奧」,也是亞利的

好朋友。里奧曾經公開表示‥「我比亞利有錢,長的比他帥,身高比他高,腳也比較長

,只有劍術勉強是平分秋色,不過上述一切都無關緊要,最重要的是──我比我那位摯

友還要有女人緣啦!」

  有這麼一個情敵的存在,難怪亞利會煩惱。

  其三就是米莉亞住在賽巴斯達家的事。沒有關係的男女同住一個屋簷下,難免會惹

人非議,這是道德論在作祟。

  不過第三項是多餘的,管家提醒他的少爺說‥

  「少爺是忘了我們是出來旅行的…是嗎?我們還要繼續『往東』旅行,不過少爺想

回家也是可以的,漢斯沒意見。」

  漢斯是沒意見,只是等著看好戲。

  ……那是亞利與漢斯離開馬克威爾家之後的事了,在路上偶然冒出來的一場口舌之

爭。亞利決定繼續旅行,主僕兩人持續南下,到港都搭船渡海。那時正值大陸曆一五九

年夏秋交替的時節,亞利正站在未知命運的分歧點上。

                                ─第一章完─

訂閱無限飛行拜訪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