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飛行電子報

五版 創世半島

 <九>----1999,12,20--12,22


創世半島<九>----1999,12,20--12,22  By  merlyn


C組∼重出晨曦谷

    創世曆五十二年,亞雷士坐擁八座城,掌握半島三分之一以上資源的時

刻,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聯合討伐亞雷士的檄文在我休養生息的幾個月中

悄悄傳遍各城邦,而且得到回應。更令人驚訝的是,檄文的主筆竟是半島中

部的獨立城──米珊。

    「各城各邦的君主們,我們不能再沉默。侵略者亞雷士,已在我們袖手

旁觀的同時,吞噬了半島上的友邦。一盤散沙,必遭各個擊破;團結一心,

方可免於滅亡!」

    檄文的最後一段,把我的亞雷士形容成罄竹難書,各城邦必欲除之而後

快的眼中釘。然而,會給米珊這種印象,卻是我十分訝異的,從開始到現在

,我從未針對堅固的米珊城擬定任何作戰計劃,甚至連周圍騷擾或集兵威脅

都未曾有過。米珊女王對我深惡痛絕的唯一可能原因,大概是唇亡齒寒的危

機感吧?

    我雖有些意外,依然自信滿滿。在最近四、五個月中,我邦無論兵源的

補充、部隊的訓練、乃至於新武器的開發,都做得相當紮實,可謂已於新佔

領地站穩了腳跟──亞雷士不會輕易被擊垮!

    但,不到兩個月,我的信心已全然崩潰。

    創世曆五十二年四月,一向極端厭惡傑烏,深怕遭其侵略的米珊城,竟

然借道予傑烏大軍,攻向我防衛力最弱的小城因瑟。此外,羅瑞將軍也和瑣

法聯合起來,打算收復失土,此舉令我軍回援因瑟的計劃,大受影響。次月

,情況更糟,去年此時才傷敗力虛的肯特,竟也重整旗鼓,由太子各答•肯

特親率七千人,帶著烏蘭和凡洛兩城支援的軍需物資,再攻高斯;半個月後

,米珊、伊連更毫不留情地加入戰圈,一南一北夾擊,我方補給線全遭切斷

,高斯城岌岌可危。如今,城邦間的合作程度,完全超乎我的想像;各邦捐

棄成見,協力抗敵,不分彼此,如同一國!

    同時展開多條戰線,補給又接不上,節節敗退下,第三個月,已是亞雷

士存亡絕續的關鍵時分。

                    ╳               ╳               ╳

    可是,無計可施。停下電腦,以伯爵奶茶為伴,苦苦思索整個下午,仍

深陷愁困之網,纏絆難脫。對缺乏補給的我軍而言,騎射部隊,難以發揮戰

力;高壘堅城,亦不能挽狂瀾於既倒。剩下的唯一辦法,只有我最不想使用

,也曾自豪不需要用到的最後手段──

    生物武器。

    基本的策略,是這樣的。具有強烈感染力的毒菌將藉由投石器擲入米珊

城,一方面是為了懲罰反亞雷士聯盟的發起者,另一方面也想藉此威脅部分

城邦簽訂停戰協定,以利我穩住陣腳,各個擊破。

    計劃擬定之後,時間不過下午四點,但在採行與否之間,我卻猶豫了兩

個小時。原因是,生物武器本身已足夠勾起我的不快感,何況要我學傑烏一

樣,以它來大肆屠殺?

    最後,我終於說服自己:人家審查員都說創世半島不能算是生命了,我

還把它當成真實世界去煩惱,有什麼意義呢?這不過是個遊戲,最多算是個

帶有研究目的的遊戲而已,為了觀察人工生命的反應,也為了延續亞雷士的

生存,使模擬繼續下去,就讓生物武器這必要之惡,站上舞臺吧。

                    ╳               ╳               ╳

    六月六日斷腸時。創世曆五十二年六月六日,一個密雲幽暗的夜晚,投

石器自山丘上投出了第一顆內藏毒菌的厚陶罐,揭開這場懲罰屠殺的序幕。

然而,這齣戲自揭幕到落幕,卻只演了短短數天。米珊城內的確死了一些人

,但他們的醫學技術,也超出我的估計甚多──或者,根據稍後得到的情報

,說得更精確一點,是各城邦間的互通有無,使米珊的醫學進步得比我想像

中更快──數日之內,傳染已被控制住。

    更糟的還在後頭,經此一役,各城各邦對亞雷士更加痛恨,把它當成不

能存在於半島的惡靈,務求斬草除根。儘管竭力抵抗,主力於高斯以南損失

殆盡的我軍,終是無力再抗衡,九個月後,亞雷士城──稱雄半島泱泱大邦

的最後堡壘,也慘遭聯軍鐵騎踏破,亞雷士正式宣告滅亡,自創世半島塗抹

其名。

                    ╳               ╳               ╳

    真慘。

    我自以為閃電戰術比電腦高明,不會重蹈亞雷士落敗的覆轍,不料過度

擴張的結果竟是成為眾矢之的,跌得既深且重。本次模擬到此完結,我沒心

情看資料分析敗因,只想倒頭大睡。


1999,12,21

    戰敗,睡醒,驀然驚覺,陳天鵬、黃天廣、穆天方,號稱「資工系三柄

天刀」的殺手級教授,早在一個月前就不約而同地將繳交期中報告的截止日

期定為明日。我雖非毫無準備,手邊的資料卻是雜亂無章,模擬遊戲竟讓我

在廢寢忘食之外,連提筆撰寫報告這種終極大事都忘得一乾二淨,真是……

          ╳               ╳               ╳

    短短時間,連趕三份急著要交的報告,心力透支的我,像團棉花似地軟

癱在寢室床上,啥事也不想做。

    偏在此時,電話響起,而且連響十數聲不放棄,我惟有拿起話筒:

    「喂,請問找哪位?」

    先前,電話鈴聲聲聲催,彷彿急著呼喚我;現在,人喚來了,話筒對面

卻只有沉默。我不禁煩躁地急問:

    「喂,喂,你到底……」此時,腦海中突然浮現一陣愈來愈清晰的直覺

,我也沉默起來,幾秒鐘後,當我重新開口,急切的躁煩已為柔緩的聲調所

取代:

    「珍怡嗎?」

    「嗯,」聲音輕柔而帶著些許猶豫,熟悉卻又有點陌生。

    「妳…好嗎?」我和珍怡說話,已經失去了以往的自然。

    「唔…算是"好"吧,可以出來走走嗎?」

    十幾分鐘後,珍怡已坐在摩托車的後座。我肆意地任憑路上風沙侵襲面

龐,安全帽雖是有戴,卻刻意把前罩打開,期盼一陣陣狂勁的空氣分子流動

,能稍稍打散心中那份鬱積。

    我註定是要失望的,外在的風無法影響內裡的靈。最後,我決定以海邊

作為行程的終站。

    「衡遠,我跟你說。『他』邀我聖誕夜上擎天崗觀星,我不知道該怎麼

回答……」

    「這一定是個很有紀念價值的時間和地點囉?大概是初次告白之類的紀

念地吧?」

    「你怎麼這麼清楚?」珍怡略顯驚訝,我則指了指自己的腦袋:

「在妳不知道的時候,我的直覺已經訓練到快追上妳囉!反倒是小珍怡退步

嘍!話說回來,我可以請妳拒絕『他』嗎?」

    珍怡沉吟良久。

    「可以,我應該給你時間。」

    「是嗎?不過我看你還是蠻想去的耶?」我笑了笑,輕鬆地繼續

說:「假使妳只是覺得『應該』拒絕,而非真的『想』拒絕的話,還是去吧

。不過,妳可得注意了,觀星到一半,我可能隨時跑出來『搶親』。嗯,沒

錯,我要保留這個權利。」

    她笑了,我的心卻因疑惑而不停擾動,我怎麼能表現得如此不在乎,如

此談笑自若呢?我明明────唉,算了。

    送珍怡回到宿舍,恰巧晚上十點鐘,她似乎好些了,笑著跟我道別,我

卻明白得很,今晚難眠了。


1999,12,22

    「深愛妳卻不了解妳,我的心翻來覆去。

      企圖遠離妳,心卻和妳相依;

      極其靠近妳,妳心卻已遠離。

      深愛妳卻不了解妳,這讓我無法決定……

      直到紛亂塵世流轉,一切變幻如風過去,我才明白自己

      依然,愛妳。」

    提歐•馬歇爾,是一名兼具音樂素養和巨星風範的南美歌手,詮釋情歌

,情感豐沛而深摯。「深愛妳卻不了解妳」,分毫不差地觸動我心底深處的

弦,激盪出無可遏抑的共振與共鳴。

    任音響反覆放著這首歌,我忍不住寄了幾封電子郵件給要好的夜貓子網

友。回音來得很快,其中有人不客氣地開罵:「她找你出來,還把事情告訴

你,擺明了就是要你幫她痛下決心,一口回絕。結果你反而要她去,白痴

啊……」但也有人安慰我:「這樣子表現風度,反而好也說不定。那個男孩

子先是離開珍怡,一段時間後卻又急切地想挽回,顯然不夠尊重女孩子的感

受。相對來講,你尊重她,不把氣氛弄僵,應該是個上策……」一封一封看

下來,我愈來愈不明白,不明白珍怡在想什麼,也不明白我自己。唯一確定

的是,幾乎所有的網友都同意,我應該在聖誕夜安排一場浪漫而別開生面的

「搶親」,讓那男的無法稱心如意。

    我猶豫不決,不想太早下決定,心思意念總圍著這件事打轉。不行,這

樣下去鐵定精神衰弱,非轉移注意力不可。然而,拿起期末考的範圍來讀,

卻是唸不下去。看來,還是只有倚靠最令我醉心的創世半島,來吸引我的目

光了。

          ╳               ╳               ╳

    經過前一次的失敗,我明白光憑武力,無論戰術多成功,仍不可能令人

工生命折服,必須先做好外交工作,與各城邦保持友好關係,並在漸行擴張

的過程中,避免成為最大的勢力以防遭到圍攻。等到各城邦實力慢慢削弱,

再悄悄營造適當環境,以利我軍發動大規模閃電攻勢,一舉取得半島上過半

數的城池。屆時,人工生命之間縱然聯合,也沒有取勝的機會。

    為達此一目標,進而在減少無謂戰爭的前提下,稱雄創世半島,了解各

個人工生命的思考型態,以掌握各城邦的心理,便顯得十分重要。因此,在

重新投入戰場之前,我打開了創世半島模擬開始以來的所有紀錄,仔細研析。

            ╳               ╳               ╳

    首先,傑烏及亞雷士,分別是位居半島南北兩端的強大勢力,由於實力

堅強,加上地處邊陲而無後顧之憂,自然養成向外擴張的侵略性格。

    再看諾特和肯特,雖位於半島中部,仍有爭霸資格,只是因為傑烏及亞

雷士侵略性太強,它們二者反而搖身一變,在大部分時間成為抵抗侵略、穩

定半島情勢的兩股力量。至於東南方另一大邦瑣法,地勢上受傑烏及諾特所

阻,擴張欲更低,通常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保留實力自衛,在固有

疆域中求發展。

    論到獨立城,卻是各有特色。東北角伊連城,被封在爭日與永恆山脈之

外,雖罕遭侵略,但如非機緣巧合,恐怕也難有發展。高斯城,雄踞永恆山

脈隘口,是兵家必爭之地;不過,也因此,她難脫悲慘的命運,在半島爭霸

史上數度易手,兵連禍結。翰城,規模與軍力尚不及高斯,然而,位於交通

樞紐的她,商業發達,造就其伐謀伐交的本領,擅長運用各勢力的微妙平衡

求取生存空間。南方的凡洛及烏蘭,本為相生相依,卻因爭奪資源大失和氣

,使兩城向外發展的力量更形欠缺,唯有藉著鄰邦肯特和傑烏的勢力平衡勉

強自保。

    最後,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米珊──半島中心的自由商業城。她那強調

絕對中立、反侵略的理念,在諸城邦中獨樹一幟,也因為這種特殊的地位使

然,敢打她主意的城邦大多難以全身而退。

            ╳               ╳               ╳

    如此一路分析下來,我忽然發現一個從未注意到,卻極其重要的關鍵

點:各城各邦人工生命的性格,固然並非預設的,但也非全無來由,它是順

應所處的環境,一步一步發展出來的。改變自己以適應環境,是生命的本質

之一,但生命──尤其是真正具有靈魂的生命──不能僅以此條件來論斷,

創世半島模擬的人工生命,能走到何種境界?我要看到最後。

訂閱無限飛行拜訪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