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刊日期:2001-01-05 
發刊頻率:不定期發送   發行量:76   發行者:無限飛行 
推薦本報給好朋友 -->
無限飛行
五版─金黃大地的傳說 - 琉璃


金黃大地的傳說 - 琉璃 之十三、十四

◤ ̄ ̄ ̄ ̄ ̄ ̄ ̄ ̄ ̄ ̄ ̄ ̄ ̄ ̄ ̄ ̄ ̄ ̄ ̄ ̄ ̄◥
飛越現實的山巔 穿過理智的密林 在遼闊的蒼穹

讓屬於幻想的翅翼領著你我 ─ 無限飛行 ─

【 http://megaflight.mytale.org/ 】
◣▁▁▁▁▁▁▁▁▁▁▁▁▁▁▁▁▁▁▁▁▁◢



金黃大地的傳說-<琉璃之十三> by Iserlohn



手上拿著一條已經乾掉的抹布,琉璃望著空無一人的桌面發呆。剛才好

不容易撐過了

一頓最難捱的早餐,現在卻又產生了寂寞感。今天早上的氣氛很凝重,每個

人都默默的不說話,這個低氣壓的來源是愛智。

愛智他繃著一張臉嗎?也沒有,只是比平常沉默而已。這個沉默影響不

到的人卻都不在餐桌上,清樂因為沒有拌嘴的對象而顯得特別安靜,伶今天

早上的感覺她好像少了一點色彩,變成無彩的圖畫。對於這種場面感到尷尬

,卻又完全幫不上忙的琉璃又再次的體認了自己的不成熟和無力感。

時間在無言中留下它那看不見的腳印,就算是明天世界要消失了,時間

也不會因此而停止,天地不仁,萬物以為芻狗,所以諸神也不會對於交戰的

任何一方給於特別的恩惠。

漫長的靜默中止,是由於愛智離開了,讓清樂逮到表演的機會。她喘了

好大的一口氣,啪的一聲攤在桌上:「拜託妳們啊,誰來說說話吧∼∼∼∼。」

這個誇張的動作讓伶輕輕的一笑,僵局就這麼打開了。

不知道是不是多心,琉璃感覺在愛智離開之後,伶的眼神裡就罩上了一

層抹不去的輕愁。在早餐結束之後,琉璃又是一個人收拾著餐桌,在這個時

候很容易出神,心思飄啊飄的,飄到不知道什麼地方去......

「啊!」

想到一個很重要的東西,琉璃因此而叫了出來:沒有存糧了,口糧的存

量剩兩天而已,就在今天之內必需要再補給才行。

找到在甲板上檢查修補裂縫的愛智,琉璃向他表達了這個情況。愛智聽

了以後停下手邊的工作思考了一下:「現在我的立場是避免離開,」-當然

沒有說是只有琉璃-「如果妳要上去的話,那麼就找人陪妳一起去吧。」

「找人啊......」

可不是說找就找的,每個人都在忙著自己的事呢。伶在檢查操作室及航

行系統,雲韶去保養魔力光砲,而清樂忙著測試水密門。唯一閒著沒事的人

只有......

「哦,株離,你來的正好,就陪琉璃上岸去吧。」

就是每天保養動力部,到了大家都忙的時候他就可以啥事也不做的株離。

「好啊,比起幫忙拿釘子和木板,當然是和美麗的女孩上街逛逛來的好。」

「那你就去吧,小心一點。」

琉璃本來是打算要架起板梯的,結果株離很自動的抱起她,輕輕一跳,

穩穩的落在碼頭的地上再輕手輕腳的放下琉璃。

「不要謝我,我都知道,只是架梯子太慢了。」

一連串的話把琉璃要說的話都搶走了,就算琉璃不打算這麼說,株璃也

當成她想這麼說就是了。

「你怎麼知道我要說的......」

「我會讀心啊。」

  隨便的一句回答,就讓琉璃陷入認真思考中-連這種無聊的回答都要正

經的思考,如果讓株離知道了,大概會說:「真是個無聊的女孩」吧。

兩個人就這樣一前一後的走到鬧區裡面,株離的眼睛滴溜溜轉,怎麼轉

都停留在漂亮的女性身上。琉璃的目標不是大間的商家,而是在旅店酒館裡

出沒的黑市商人,要買生鮮食品還無所謂,但是大量購買軍用口糧會讓人起

疑心,可是一般的口糧在同樣的量下,無法如前者般給與同樣的營養和熱量。

黑市商人有些會在袖口上做暗記,有些會用特定的角度戴帽子,在身上

掛某種特殊飾品等,知道內情的人就知道他們的身份。

株離點點正東張西望著琉璃的肩膀,琉璃順著他的手指方向看過去,在

陰暗的小巷子裡面有一張看來不太乾淨的旗子.....不,更正確的說應

該是招牌吧,上面用黑色的字體寫著:「藥草」。

琉璃低聲問著:「那個是什麼啊?」

「我以前老朋友開的店,跟我來吧。」

說完也不管琉璃的反應,一個人獨自往前走去,琉璃也跟著株離走去。

背後的石板地響起琉璃輕緩而細碎的腳步,這是意料中的結果,琉璃是一定

會跟著來的,要讓她跟過來的方法只要這樣就行了,株離搔搔頭,對於這種

吃定純真小女孩的行為感到有那麼一點點的良心不安-而且是很奇怪的良心

不安,又不是打算拐騙她。

這家店門口曬著幾樣不知名的藥草,陳舊的店面散發著奇妙的藥香。陰

暗的門裡有一張古樸的櫃台,後面是一大堆小抽屜所組成的大櫃子和一些浸

泡著奇妙生物的瓶瓶罐罐。在櫃台旁邊的走道沿伸入內,前面掛著一張具有

異國風情的掛毯,大概是東方古國「日光」的產物。

「喂,有人在嗎?」

株離的這句話傳到房子後面,居然產生了回音,不知道裡面是是有多深

。聲音大約停了五分鐘,當琉璃正懷疑這裡面是不是沒有人的時候,一個看

來慈善的老人從裡面走出來。

「是看病的,還是抓藥的?」

「是株離千里迢迢來看你,最近還好吧。」

「哦....是株離啊,好久不見了,」說完打量了琉璃一下,搖了搖

頭想了想,緩緩開口:「我想起來了,你又換了女人啦,這個的氣質比以前

那個要好多了,上次那個差點還拆了我的店,看來你的眼光也越來越好了嘛。」

「別以為你是我以前的頭頭就可以隨便八卦我啊,」雖然臉上是笑笑的

,但是株離的青筋大概已經浮出來了:「你是嫌八十幾歲算活太久是吧?」

「年輕人火氣不要那麼大。」這個老人呵呵的笑著,似乎不把方才株離

的警告放在心上:「來來來,進來坐坐,順便喝杯茶吧。」

隨著老人穿過門簾,走過一條陰暗的走道,眼前出現一片綠意盎然的庭

院,穿過長滿青苔的石頭鋪成的小徑,在小池塘的一側蓋了一間木製小屋,

踏上木製的門廊打開木門,看見裡面的一壺茶正溫著,從這裡往池子的另一

邊望,可以看見一面鏡子,這面鏡子映照的正是店門口的情形,設計者的巧

思在此可見一番。

脫了鞋上去,走到矮桌旁,老人坐了下來,並且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琉璃和株離也跟著坐下來。地上的地毯暖呼呼的,在冬天真是一大享受。

老人一人給了一杯茶,株離捧起來淺嚐了一下,呼了一口氣:「謝謝你的茶

,我來是為了要向你調度一些不好入手的東西。」

「是吃的還是用的?」

「是吃的。」

老人放下茶杯,從桌上拿起筆來,寫了張簡單的便條,把它折成奇妙的

形狀,然後朝空中一丟,火燄瞬間燒掉那張紙條,同時綻放一朵鮮紅色的火

燄蓮花。這是一種簡單的送信術,可以說是一種符法。

「好了,今天下午之前會到。」老人又舉起杯子喝了一口茶:「在那之

前,你就留下來陪我這個老頭子喝杯茶,聊聊天吧。」

「對啦,這位小姐的姓名是?」

「我沒有姓....我的名字應該是琉璃。」

「應該?」

「我....我沒有自己的記憶.....」

「沒關係,有的時候,記憶並不是很重要的事。」老人這句話說來有點

沉重的感覺:

「因為記憶這個東西,並不是可以完全相信的,而且......有的時候

,它會影響妳對一個人的評價啊。」

琉璃低頭不語,老人的話是對的,可是沒有記憶的空虛讓她不能放棄尋

找自己過去的動作。感情是一匹不馴的野馬,而理智卻是常常失靈的韁繩。

有時候想想,找到了又能如何?和自己經歷的那種真正記憶是完全不能相比

的,但有總是比沒有好......

「來來來,不要想那些事了,我來說點有趣的故事吧。」

株離有點諷刺的說著:「要說童話嗎?」

老人沒有搭理他,他說話的目標應該是琉璃:「這就當做一個小故事吧

,應該說是傳奇才對,關於那個在制空軍界裡,被稱為不世出的天才的一個

短短的故事......」



◤ ̄ ̄ ̄ ̄ ̄ ̄ ̄ ̄ ̄ ̄ ̄ ̄ ̄ ̄ ̄ ̄ ̄ ̄ ̄ ̄ ̄◥
飛越現實的山巔 穿過理智的密林 在遼闊的蒼穹

讓屬於幻想的翅翼領著你我 ─ 無限飛行 ─

【 http://megaflight.mytale.org/ 】
◣▁▁▁▁▁▁▁▁▁▁▁▁▁▁▁▁▁▁▁▁▁◢



金黃大地的傳說-<琉璃之十四> by Iserlohn



水晶之翼。

拿著十國會戰當文學題材的詩歌小說等作品不在少數,其中這個名字可

以說是名將錄上的一顆明星,女性將領本來就是極為少數,再加上傳說她是

材貌兼備,又更多的騷人墨客喜歡拿著她當來借題發揮。

她的名字並沒有她的外號般流傳廣泛。而且簡簡單單的幾個字,到了現

在還困擾著聖羅倫斯帝國和復國軍。雖然在戰爭後期就被判定為陣亡,但是

從她身後留下來的手記裡面可以看出她藉情報判定早就預測出朱紅之燄的出

現,而且也曾經提醒過魔力光砲安排不當的問題。

所以戰爭後期的前半截那些安排不當的魔力光砲能夠及時改良的原因是

她堅持要研究這方面的正確安排方式。而斷羽軍就是由她的手記裡殘缺不全

的一個印象衍生而成的,雖然說她並沒有正式的參與,但可以說是由她激發

了這些智囊團的智慧。

也就是因為有意和無意的宣傳將她描寫成一個有智慧和有遠見的將領,

所以當她失蹤之後,就有她是去組成特別部隊的說法出現。當戰爭結束之後

,在人物誌上是寫著她已經死亡,可是有很多人依然打著她的名號出戰,並

且希望英雄不死的心態更是助長了人們對這個傳言的接受度。

事實是如何?

我也不知道,這麼多年都過了,再說這些又能怎麼樣呢?

(「廢話不要多說,繼續講。」株離這麼說著。)

明明是最沒興趣的人居然催我說下去啊?

(株離又不耐煩的說:「好了啦,別玩了,我不聽也有琉璃要聽啊。」)

好好好,那麼事情是這樣的......

謠言擴大到一個程度的時候,就會讓官方有動作,古今皆然。聖羅倫斯

帝國當然不能無視於傳言的擴大,所以就組成了一個官方性質的調察團來考

證這件事的真偽。調察報告的內容當然是官方語言,已經打好的草稿。但是

我們注目的卻不是這個,而是真正的內幕。

水晶之翼她並不是什麼都好,也有讓人垢病的地方,其中之一就是她不

會對於無理的作戰要求說「不」。可是平日都是坐在最後一艘飛空艇上面的

她,在執行這些無理作戰的時候都會移到前導機上。

這種習慣也造成了她的毀滅。

就在又一次的無理作戰中,她碰上了第一次上陣的朱紅之燄。她曾經記

述:如果我軍對此置之不理,那麼在第一次受到這種新武器攻擊時,將有可

能損失高級將領。預言真的實現了,卻是這麼諷刺的應驗在她身上。

但是這些都不是重點。

(「不是重點你也能拉拉雜雜的扯一堆,還是和以前一樣嘛。」株離毫

不客氣的說著,這種惡語在他和我之間好像已經變成了習慣?)

問題出在大約兩個月前,以「夜鶯」一畫而成名的畫家

艾索克拉底(Isocrates)的新作「市街」裡。這幅描寫市集的作品中,在畫

面最左端的騎樓下,有人赫然發現應該已經死亡的水晶之翼站在那裡。

雖然說人都有可能看錯,但是就艾索克拉底能夠畫出「宮庭舞會」,將裡

面的每個人那瞬間的動作記憶下來,而且分毫不差的畫在當時各人所在的位子

上的功力,筆誤或是巧合說實在的真是非常不可能的事。

事實是如何?

艾索克拉底的說法是:「我只畫出我所見的。」

他真的看到了嗎?

這麼說來,水晶之翼並沒有摔碎,而是成功的脫逃?

這我也不知道,可是曾經沉寂一時的傳言又開始沸騰,有不少人信誓旦

旦的指稱他們曾經看到過這名盤旋在帝國威光上的亡靈。雖然帝國方面已經

否認,不過,就連帝國政府本身似乎也開始相信這個傳言了。

雖然我已經蠻老的了,有些該記的東西還是會記得。

(株離馬上接口:「比如說記得別人的女朋友之類的。」)

最近,我們以前那一票人,還沒死的,還有連絡的都和我提到有關於這

個傳言,而且還有些現在還在軍本部裡當耳目的也把這個當笑話來講。畢竟

一個堂堂大國被一個亡靈搞的軍本部雞犬不寧,就算是想要制空軍方面的戰

術也沒有必要這麼重視這種可能是誤傳的傳言吧。

說是歸說,但是我的一個伙計大約在十個月前到北方去弄一些東西回來

,途中被復國軍的人襲擊並且拿走了所有的財物。

(「您怎麼會知道是誰動的手呢?」琉璃看來是不太能相信的樣子。)

那些毛頭小伙子想要瞞我還早的很呢,雖然說我在這一行並不是頂尖的

,但是比起那些未熟的手法來說,我可以算是老手了。換換披風和鎧甲,卻

還拿著有貴族刻印的劍,這也實在是太笨了吧。

他在山裡面迷路,走了兩三天,終於找到一個小村莊,這個以溫泉和療

養來賺點小錢的小山村變成了他的救星。在他從那裡回來之後,我去探望他

,他曾經向我提過那個山村就是當年兩台前導飛空艇其中一台的墜落之處,

當地人為了供養這些戰死者,還在旁邊蓋了一座小小的記念碑。

可是我有興趣的卻是他其它的閒話。他說他在那裡的時間裡,曾經和一

個流浪畫家攀談過,還提到那個畫家每天都在市場那畫啊畫的,那個畫家的

名字就是艾索克拉底。

他說,那個畫家的功力實在很好,真的每個人都栩栩如生。那麼如果他

說的是真的,水晶之翼躲在那個小山村裡面五十年,到底是為了什麼而潛伏

呢?如果要發難,早就該發難了,怎麼會躲到現在呢?

亡靈已經不再是亡靈了,她現在是每個勢力所想要尋找的傳說。

好了,故事就是這麼簡單,更多我也不知道了。這些小道消息當然是沒

有任何證實的,聽聽就算了吧,當做茶餘飯後的話題也不錯。

我想其它的客人也聽夠了,就請他們也來喝杯茶吧。

                             ─待續─
無限飛行
   
 
<< 網友票選 >> 您對於這份電子報紙評價是?
有夠讚 不錯啦 普普說 蠻爛的 爛到最高點 
版權歸發行者所有,未經確認授權,嚴禁轉貼節錄
PC home ePaper 個人電子報提供電子報代理發行
發行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相關權責請參考 聲明啟事
訂閱或退訂請至首頁若有其他疑問請來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