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刊日期:2001-01-03 
發刊頻率:不定期發送   發行量:76   發行者:無限飛行 
推薦本報給好朋友 -->
無限飛行
三版─亞利克斯戰記


亞利克斯戰記 第一章 第十三、十四話

◤ ̄ ̄ ̄ ̄ ̄ ̄ ̄ ̄ ̄ ̄ ̄ ̄ ̄ ̄ ̄ ̄ ̄ ̄ ̄ ̄ ̄◥
飛越現實的山巔 穿過理智的密林 在遼闊的蒼穹

讓屬於幻想的翅翼領著你我 ─ 無限飛行 ─

【 http://megaflight.mytale.org/ 】
◣▁▁▁▁▁▁▁▁▁▁▁▁▁▁▁▁▁▁▁▁▁◢



第一章 第十三話 毒計 By honda


  13、毒計
   ̄ ̄ ̄ ̄

  「對不起,看樣子我來的不是時候,請『繼續』。」

  漢斯慢慢退後,做出要關門的樣子,亞利也紅著臉叫著說‥

  「什麼繼續?別鬧了,快進來啦!」

  「是的,亞利少爺。」

  漢斯走近亞利的床,看著亞利與米莉亞兩人臉紅的樣子,以及現場有點尷尬的氣氛

,他大概也能猜出個大概了。漢斯很清楚他那個保守的少爺並不是個手腳很快的人,有

時,亞利保守的個性讓他無法說出真正的心意,難得有女孩子似乎對他有意思,漢斯當

然會替他的少爺製造機會。

  其實,這只是漢斯一廂情願的想法罷了。亞利與米莉亞之間以後會有什麼發展,那

也是以後的事,而且,比這件事還重要的事情還迫在眉睫。

  不過,在漢斯要向亞利報告一件重要的事件的時候,米莉亞倒是先出聲了。

  「對不起…我想…我不應該繼續留在這裡打攪兩位……」

  「啊!米莉亞小姐。」

  米莉亞打算要離開了,此時的亞利顯得有些遺憾的樣子,重要的少爺的心意,忠實

的管家當然是察覺到了,漢斯主動出聲挽留了米莉亞。

  「米莉亞小姐,請留步。」

  「漢斯先生,您還有什麼事嗎?」

  漢斯拿出了一本書,說‥

  「這是米莉亞小姐的東西吧,這是我昨晚在館裡發現的,我想,應該是您被盜匪擄

去時不慎遺失的,現在就物歸原主吧。」

  米莉亞自漢斯手中取回那本書,那確實是昨日她遺落的,那是她母親的日記,米莉

亞非常感謝地向漢斯道謝。

  「謝謝您…這是我母親的重要遺物…」

  米莉亞緊握著漢斯的手,眼睛裡還泛著感謝的淚水,看到這景象,亞利似乎有點感

冒,還刻意咳嗽出聲來中止眼前這讓他有點感冒的氣氛。

  「咳咳…嗯,漢斯,你有事要向我報告吧。」

  「是的,亞利少爺。」

  漢斯很清楚亞利故作正經的表情下究竟是在想些什麼,原來他的少爺也會吃醋啊!

他露出一如往常的笑容回應著亞利。不過,很快地漢斯的語氣就沉重了起來,表情也肅

穆許多,因為他所要報告的,是發生在今天早上的一件慘案。

  「──今天早上,距此地西方三十公里處的一座農莊被毀滅了,整座農莊被燒盡,

所有的人都被殺,屍體像是被巨大野獸襲擊似的,全都殘缺不堪。這個消息,是剛剛才

傳來此地的。」

  「……太過份了。」

  米莉亞的臉色顯得蒼白,而亞利也立刻了解幹下這種殘酷行為的兇手究竟是誰了,

除了昨夜遇見的那頭怪物之外,還會有誰。

  「可惡!假如我昨天就將那頭龍人擊斃的話,今天就不會出現這麼多枉死的人了!

這都是我的無能所致。」

  亞利悔恨之餘,竟然立即起身,向漢斯說‥

  「漢斯,把我的裝備與克拉姆拿來,我要去狩獵那頭龍人,如果放任不管,不知道

還會有多少無辜的人死在牠的爪下!」

  「亞利克斯大人,請您不要勉強,您的傷還沒有痊癒啊!」

  米莉亞很擔心亞利的傷勢,畢竟,以這樣的身體要和龍人戰鬥實在太勉強了,就算

亞利無傷,米莉亞也不希望亞利再和龍人進行危險的戰鬥。

  「感謝妳的關心,米莉亞小姐……不過,我不能坐視人們身陷水火而不顧,只要能

多救一條生命,別說是傷,就算我因此丟了命,我也不後悔。」

  「……亞利克斯大人。」

  事到如今,米莉亞也不再多說什麼,她只能叮嚀心意已決的亞利,說‥

  「請您千萬要保重自己的身體,不要做太勉強的事。」

  「為了妳的一番心意,我一定會活著回來的。」

  亞利向米莉亞作了這樣的約束,米莉亞才肯離開,不過,她還是擔心著亞利,畢竟

,她曾親眼見識過龍人的力量,一座碉堡就在她面前化成火海,那群綁架她的盜匪們也

被屠殺殆盡,現在想起來,她還是心有餘悸。

  反倒是漢斯,整個過程他都沒有提出異議,以他的立場,他應該是會盡量避免讓亞

利涉險的。其實,漢斯很瞭解亞利的個性,他一旦決定的事情就不會輕易更改了,更何

況是為民除害的義舉,亞利更是義不容辭。

由於這件事非常棘手,龍人的危險性是無庸置疑的,因此,漢斯是不敢掉以輕心的

。於是乎,漢斯很不客氣地向馬克威爾提出了許多要求,像是裝備、馬匹、食糧等必需

物資,馬克威爾都一口答應了。不過,馬克威爾也在當天發放消息,公開懸賞這頭怪物

的命,賞金就有一萬枚金幣的天價,換算成大陸流通的貨幣─基爾,是為將近有五千萬

基爾的龐大賞金,登到消息傳開之後,為賞金而來的戰士、傭兵、以及無數獵人就將擁

入這裡。馬克威爾為何要付出這麼大一筆錢來消滅龍人,身為一個商人,他不會將錢浪

費在無謂的事物上,這其中的算計,是外人無法理解的。

  花了一段不短的時間整理行李,亞利總算是要上路了。出發之前,馬克威爾還親自

前來送行,在離去時,亞利向漢斯做最後的確認。

「漢斯,東西準備得怎麼樣?是否都齊全了?」

「是的,亞利少爺。」

  漢斯在檢查過一遍之後向亞利報告結果,在確認無誤之後,亞利也向前來送行的馬

克威爾道別。

「馬克威爾大人,您送到這裡就可以了。」

「是嗎?我還真是捨不得…亞利君,你千萬要小心呀!」

兩個人在互相告別之後,亞利與漢斯兩人就騎著馬離開了。就在他們離開了一段距

離之後,馬克威爾突然一改剛才的笑臉,神情變得凝重起來,獨自一人朝著自己的書房

走了過去。在進了書房之後,馬克威爾站在落地窗外的陽台上,他的目光一直盯著騎馬

離去的亞利與漢斯,此刻,他的眼神有著剛才所看不到的銳利。

  「馬克威爾大人,就這樣讓他們離開了嗎?那貴族小子已經發現地道的存在了,說

不定,連裡面的『貨』也被他發現了。」

  說話的人站在牆角的陰影處,此人就是馬克威爾的心腹─桑迪。

  「哦,我昨天不是要你幹掉那小子嗎?結果,你還不是讓他活著回來。」

  「對不起!屬下辦事不力。」

  馬克威爾的語氣聽似平靜,其語意卻像冰針一根根插入桑迪的肉中,桑迪自知失言

,立即跪下請求原諒,還辯解說‥

  「…………請您饒恕,昨天要不是那頭怪物突然出現,否則屬下早就解決掉那小子

了。而且,小姐後來也一直待在那小子的身邊,屬下實在找不到機會動手。」

  「算了,起來吧。」

  馬克威爾揚手要桑迪起身,隨後他又繼續詢問桑迪,不過,他並不是問有關龍人的

事,而是有關夏夫特一黨的事情。

  「桑迪,昨天你有去確認過吧,夏夫特他們是不是真的全滅了?」

  「一定是全滅了,當時,那座廢堡整個炸了開來,然後又整整燒了一天,在那種情

況下,不可能有人能夠生還的,請您放心,那群知悉馬克威爾大人您的秘密的叛徒,已

經沒有人活著了。」

  「嗯。」

  馬克威爾很滿意地點頭著,總算有一件完成的事。

  此時,桑迪向馬克威爾提起一件讓他疑惑的事實,他說‥

  「馬克威爾大人,您今天派人到處去散布有關龍人的懸賞,還肯花一萬枚金幣作為

賞金。那龍人不過區區一頭怪物,大人您何必在意呢?」

  「一萬枚金幣算什麼,對你來說,或許是一生也賺不到的錢吧,對我而言,那不過

是筆小錢罷了。我拿出錢來,只為了尋找『人材』。」

  桑迪頗為不解,馬克威爾像是早就明白部下會有這種反應而直接解釋。

  「就是取代夏夫特那幫人的人材,自從那群叛徒跑了之後,底下的人手一直呈現缺

乏狀態,這筆獎金,就是為了吸引可用之人的金餌,而那頭怪物,剛好可以作為篩選之

用,所以說,那頭怪物的出現,剛好可以作為掩護,讓我暗中吸收人力。會被獎金吸引

的人,多半是貪婪的人,這種人反而好控制,要是他們還能打倒龍人,那可是求之不得

的好人材了。」

  「大人的睿智,小人實在難以揣測。」

  桑迪奉承著馬克威爾。自古以來,奉承對方所用的台詞與表情都沒什麼改變,戲劇

的劇本要是重複過多可是會被觀眾丟雞蛋的,奉承的領域則例外,反而是重複的越多聽

眾越高興。

  「你知道嗎?我能站在今天這樣的地位,靠的是什麼?就是金錢與暴力,活用這兩

者,就能掌握權勢!尤其是錢,錢也能買到暴力,買到權力,所以錢是一切的根本。我

今天能爬到這個地位,一切都是拜錢所賜,呵呵呵…哈哈哈!」

  馬克威爾得意忘形地狂笑著。

  「區區一頭怪物,不過是礙眼的蚊蟲罷了。還有那個貴族小子,有關他的處置,就

依照原來的打算吧。」

  「大人是要小人我伺機而動,找機會幹掉他嗎?」

  「再讓他活久一點吧,既然他想做屠龍英雄,就讓他去做吧。那貴族小子確實有相

當的實力,說不定,他還會為我打倒那頭龍人呢!如果真是這樣,你就幫我省下那一萬

枚金幣吧……瞭解了嗎?桑迪。」

  「嘿嘿…小人瞭解了,馬克威爾大人。」

  馬克威爾還是不肯放過亞利,其實,有關馬克威爾的秘密,亞利根本就不知情,那

奇怪的地底倉庫,亞利都已忘了也說不定,現在的亞利,滿腦子都在想龍人的事。但是

陰謀的毒箭,還是再度指向亞利的背後了。

  事實上,馬克威爾與桑迪兩人一直以為,他們的陰謀只有天知地知以及他們兩人知

道而已,他們萬萬想不到,門外的第三者也碰巧聽到了他們的談話,米莉亞正臉色發青

站在門外,她的身體在顫抖著,她萬萬想不到,她的父親竟然要對亞利不利。



◤ ̄ ̄ ̄ ̄ ̄ ̄ ̄ ̄ ̄ ̄ ̄ ̄ ̄ ̄ ̄ ̄ ̄ ̄ ̄ ̄ ̄◥
飛越現實的山巔 穿過理智的密林 在遼闊的蒼穹

讓屬於幻想的翅翼領著你我 ─ 無限飛行 ─

【 http://megaflight.mytale.org/ 】
◣▁▁▁▁▁▁▁▁▁▁▁▁▁▁▁▁▁▁▁▁▁◢



亞利克斯戰記 第一章 第十四話 By honda


  14、徬徨的心
   ̄ ̄ ̄ ̄ ̄ ̄

  米莉亞並不是刻意來馬克威爾的書房外偷聽的,這只是巧合。她之所以會前來馬克

威爾的書房,理由就跟昨晚一樣,她只是想跟自己的父親談談而已。如今,意外窺知自

己的父親打算對亞利不利,米莉亞不僅震驚,還很煩惱,一邊是生父,一邊是恩人,陷

入兩難窘境的米莉亞已不知如何是好。

  (爸爸…他竟然打算暗殺亞利克斯大人,我…我該怎麼辦……。)

  此時,米莉亞腦海裡浮現了亞利的笑顏,很快地,她就做了決定。

  (我得趕快向去通知亞利克斯大人!)

  米莉亞決心一定要阻止這件事,不能再讓父親錯下去了。之後,米莉亞悄悄地離開

書房門口,前去馬廄,馬廄的下人們都還搞不清楚情況的時候,她騎走了一匹馬,追趕

著已經離去的亞利主僕兩人。

  這個時候,亞利與漢斯兩個人已經騎著馬走了一段時間了,馬克威爾家實在太大了

從館邸到最外面的大門,就算快馬加鞭也要花將近一個鐘頭才走的完。不過,亞利與漢

斯兩人也無意在這裡快馬奔馳,藉著這段時間,他們在討論昨天到現在所發生的事情。

  「少爺,不知道您有沒有注意到,馬克威爾與他的女兒之間,似乎存在著一條極深

的代溝或裂隙,他們父女間的感情似乎不太好,用冷漠來形容恐怕還比較恰當。」

  漢斯將他在昨晚的飯宴裡所發現的事情提了出來。

  「有這種事嗎?……」

  亞利並沒有特別去注意這件事,不過,他確實隱約感覺到米莉亞心中的孤獨與寂寞

,想得嚴重一些,米莉亞可能有厭世的想法,她對一切似乎都不在乎了,甚至包括了自

己的性命。也因此,亞利也特別掛心米莉亞的事情。

  漢斯繼續說出自己的看法。

  「這對父女之間的冷默氣氛確實蠻奇怪的,以常理推斷,馬克威爾早年喪偶,通常

這樣的一個父親多半會特別溺愛唯一的獨生女,這可以算是一種心理性的補償作用,除

非,這其中還有特別的理由存在著……。」

  「別再說下去了,這件事我們不該如此隨便臆測!」

  雖然亞利制止了漢斯,不過,他自己也在想著這件事,漢斯的話也是有可信之處,

米莉亞與她父親之間確實有問題存在。

  不過就在此時,自遠方傳來了噠啦噠啦的馬蹄聲,那是從馬克威爾家的方向傳來的

,沒多久,兩人就看到了來者的騎影。

  「那是…米莉亞小姐?」

  亞利驚訝的叫了出來,騎馬的來人居然是米莉亞,在亞利還在想米莉亞來這裡究竟

是為了什麼事的時候,米莉亞就在不遠之處停下了馬,並跳下馬跑向亞利這邊。

  於是,亞利也下馬迎接,並問道‥

  「米莉亞小姐,妳追著我們而來是……?」

  亞利才剛剛開口,想詢問米莉亞的來意。沒想到他話還沒講完,米莉亞就突然撲上

亞利的胸前,抓著他的衣襟,急急地說‥

  「亞利克斯大人!爸爸!爸爸他……。」

  「啊!米、米、米莉亞小姐!」

  米莉亞突如其來的舉動,讓亞利頓時語無倫次,近在咫尺的麗人佳顏,薰然而上的

髮香與體香,都讓亞利心亂如麻,手腳差點不聽使喚,所幸理性抬頭,壓抑住油然而生

的遐念,不過,此時亞利的身體也僵硬如石像,動也不敢動。

  這時,亞利的心臟仍很有精神地在跳動著,甚至於精神到過了頭了,簡直像是要從

他胸膛裡蹦出來似的,就不知道與亞利胸口已近到只剩數公分之距的米莉亞曉不曉得了

。亞利的臉也像燒紅的木炭,米莉亞應該是看見了,因為她的眼睛一直看著亞利,只不

過,她並沒有注意這一點,她腦子裡想的都是剛才所聽到的事。

  「米…米莉亞小姐,請妳冷靜一點。」

  亞利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氣說了這句話,只是,米莉亞似乎不了解亞利目前尷尬的處

境,她的雙手一直緊抓著亞利的衣服,急說道‥

  「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我父親他…他要……。」

  當米莉亞即將要吐露出她所聽到的事之時,她突然猶豫了一下,剛才騎馬疾行而來

的勇氣也不知到哪裡去了。亞利見到她的神情有點奇怪,就問她說‥

  「馬克威爾大人怎麼了?」

  米莉亞在聽到亞利的追問後,對於要不要將那件事告訴亞利,米莉亞更加遲疑了。

  「我…我該怎麼辦?」

  亞利一無所知的模樣,更不斷刺痛著米莉亞的心,隱瞞事實的罪惡感在鞭撻著她的

良心,這個感覺化成了一滴滴的淚水。

  「對…對不起!我…我實在沒辦法…沒辦法…對不起!亞利克斯大人!」

  情緒崩潰的米莉亞就在亞利的胸膛上哭了起來,嘴裡還一直說著『對不起』。一個

淚眼汪汪的美少女就在自己的胸口哭了起來,對於亞利而言,這感覺究竟是天國還是地

獄就不得而知了。

  「讓女孩子哭泣,是最差勁的男人!」

  亞利回想起賽巴斯達家的家訓,這是他父親雷歐耐特跟他說的。家訓真的有這一項

嗎?這只是雷歐為了唬唬天真的兒子隨口編的,不過,這麼多年來,亞利還真的把這句

話當成家訓。

  只是,處理這種事,亞利一向是最不拿手的。從亞利固有的行為模式來看,遇到不

會處理的事,萬事通的漢斯便是他的救星,這一次當然也不例外。

  「喂…漢斯…我該怎麼辦?」

  亞利低聲求援。

  此時的漢斯,正背對著亞利,他的舉動,擺明是在說「我什麼都沒看見…」或「就

當我不存在,少爺您繼續…」之類的意思。

  「喂…漢斯…看一下這邊……。」

  亞利又低聲地講。

  漢斯總算轉過頭了,他的表情仍是一貫的平和可親,不過,在他背對著亞利的時候

,究竟露出了多少惡魔的竊笑,這就不得而知了。

  「喂…漢斯…我的手該放哪?」

  亞利還是低聲地講。

  原來亞利的雙手一直平舉環繞著米莉亞,因為米莉亞一直緊抓著亞利胸膛處的衣襟

。當然,亞利是連碰都不敢碰米莉亞的身體一下下的。其實,亞利想說的是「我該怎麼

辦?」的問題,不知怎麼搞的,一說出口就變成這樣的話。

  看著陷入窘境的少爺,也許是不經意說出的話,亦或是惡作劇的惡魔在作祟,漢斯

以極乾脆的口吻,說‥

  「就抱著呀!少爺!」

  「這樣哦!」

  已經來不及了,漢斯的一句話讓亞利產生了最直覺的反射動作。等到亞利發覺之時

,他的雙臂已經抱住了米莉亞。這時候,亞利反而猶豫該不該放開自己的雙手。

  「算了,就這樣吧…。」

  亞利嘆了一口氣說道。(自暴自棄)

  此時,旁人看來,亞利的表情,實在分不出究竟是尷尬,還是高興……。

  過了一段時間,米莉亞的情緒終於穩定下來了。在整理自己的情緒之後,米莉亞為

自己剛才的失態向亞利表示歉意。

  「對不起,亞利克斯大人。剛才我的失態造成您的困擾,實在是對不起您…。」

  亞利見到米莉亞在道歉時身體不時的顫抖,表示說她的情緒還不太穩定。因此,亞

利試圖以輕鬆的心情來安撫米莉亞的情緒。

  「沒關係,米莉亞小姐。我不會在意的,每個人都有情緒失控的時候。」

  「可…可是……。」

  「和漢斯發酒瘋時相比較,這實在不算什麼!哈哈哈!」

  亞利很努力地試圖安慰米莉亞,不過話說回來,他的幽默感實在有待加強。

  「少爺…我什麼時候發過酒瘋了……。」

  漢斯悄悄地發出了抗議之聲,亞利不理他。

  「呵呵!」

  米莉亞終於笑了,看來,無聊的笑話還是發揮了作用,其實,其中的心意才是主因

,亞利的善意,米莉亞確實感受到了。

  「剛才的事實在對不起,亞利克斯大人,我一定會好好補償您的!一定!」

  「米莉亞小姐妳就別放在心上了。」

  亞利豈是施恩望報之輩,他客氣婉拒了。不過,就在這個時候,米莉亞說了一句讓

他感到奇怪的話,話中含有警示之意。米莉亞終究還是無法向亞利明說自己的父親打算

謀害他的事實,她只好這麼做……。

  「…………請您一定要小心,亞利克斯大人!」

  「什…什麼?」

  就在亞利打算問清楚的時候,自本宅的方向又疾駛了一輛馬車,馬車一停下來,執

事長賽賓斯特就急忙走了過來。忠心的老管家從馬廄的下人口中得知米莉亞騎了一匹馬

就跑了出去,擔心小姐安危的他,便吩咐馬車要追上米莉亞。最後,總算在這裡找到了

米莉亞。

  「米莉亞小姐,好在您沒有事,不然,小人不知要怎麼跟老爺交待。請您跟我一起

回去吧。」

  「對不起,讓你擔心了……走吧,賽賓斯特……。」

  米莉亞在離去之際,仍顯得依依不捨。不過,她也不想讓賽賓斯特為難,最後,還

是坐上馬車離開了。等她離去之後,亞利反而感到有些遺憾,此時,亞利在想著米莉亞

剛才的種種舉動,實在有很多奇怪的地方。

  「米莉亞小姐究竟是為了什麼事來找我的呢?」

  「和少爺私奔嗎?」

  「漢───斯!」

  漢斯在消遣了他的亞利少爺之後,就快馬逃掉了,亞利也隨即騎馬追趕過去。任何

人看了這景象,絕對不會相信,這兩個人正要去討伐兇惡殘暴的怪物─龍人。

  不管地上發生了什麼事,天空仍是一樣的湛藍。

                                  ─待續─
無限飛行
   
 
<< 網友票選 >> 您對於這份電子報紙評價是?
有夠讚 不錯啦 普普說 蠻爛的 爛到最高點 
版權歸發行者所有,未經確認授權,嚴禁轉貼節錄
PC home ePaper 個人電子報提供電子報代理發行
發行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相關權責請參考 聲明啟事
訂閱或退訂請至首頁若有其他疑問請來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