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刊日期:2000-10-25 
發刊頻率:不定期發送   發行量:0   發行者:桐桐 
推薦本報給好朋友 -->
桐桐的文字遊戲
『桐桐的文字遊戲』創刊號 ~創刊贈禮,幼年桐桐大曝光
信仰陽光的貓,綻放希望

這是桐桐辦報的想望,
也是,這份電子報的終極信仰。


小女孩的故事

曾經,我是一個小女孩。
很小很小,不識人間疾苦的那種。
每天的生活,只要有著好吃的糖果,有著漂亮的新衣,有著浪漫的小甜甜,有著好看的漫畫書,就很滿足的小女孩。

然後,慢慢的,我長大了。
生活中開始出現忙碌、壓力等等。
好吃的糖果成為發胖的惡夢,漂亮的新衣成為奢侈的享受,浪漫的小甜甜成為變質的幻夢,好看的漫畫書成為不切實際的虛構。

看著自己小女孩的模樣,我逐漸明白,醜小鴨不一定可以成為天鵝。就像,麻雀成不了鳳凰一樣。

我,還是一隻醜小鴨。
只是變成了長大的醜小鴨。

但小女孩時期的浪漫,卻在我的心裡成為一種永遠的期盼。
乾淨的想法

這陣子,很多想法都自然的乾淨了。

情緒不一定維持著高昂,但是,卻不像以往濃重。

是很純粹的乾淨,我想。

我一向習慣了,當情緒很糟糕的時候,就很用力的把家裡所有櫃子堛漯F西一併全部傾倒出來,直到房間成為垃圾堆才停止。

於是,常常有一段時間,我的房間就是處在這樣的狀態裡面,要上床睡覺了,就把床上所有的東西全都撥到一邊,嗯....等於睡在另一種垃圾堆堙C

這種瘋狂的舉動,往往讓我積壓的情緒得到某種釋放。

那,這陣子的乾淨呢?

其實不是房間的乾淨。因為前陣子出國回來的行李箱還在外面流浪,並沒有真正被收回櫃子堙C

我維持了一種心情的乾淨。

也許,並不那麼快樂。也許,並不那麼開朗。

但是乾淨。

我用著比較清淡的口氣開始說話。也用這樣的方式生活。

然後,自在。自己覺得自在,也希望讓朋友覺得自在。
白玫瑰之戀

乍看這種標題,似乎是一個關於愛情的故事。

其實,我和白玫瑰之間確實存在著某種愛戀。

白玫瑰,就是一種白色的玫瑰。很簡單,並沒有太多的含意。就只是一種植物罷了。

很多朋友知道,桐桐對於白玫瑰有一種無法遏止的感情。以往在學校的時候,每次演出都有一堆的人情花要送,因為人數眾多,通常大家就是以一朵花代表一下心意。最常出現的就是售價比較便宜的太陽花。

我也是這樣的。到花店的時候,往往就是一支支的小雛菊或是一支支的太陽花。單支包裝,配上一張小小的卡片。當然,凡事必有例外!

收到我送的花的人,往往可以從收到的花當中,看出彼此之間的情誼。

除去這些小雛菊或是太陽花,有的時候,我會依照這個人的性格或是喜好而送出蝴蝶蘭或向日葵等等。若是收到白玫瑰,就表示我和這個人之間的交情匪淺。

白玫瑰是我最鍾愛的花卉。當我送出白玫瑰的時候,通常也就表示送出我自己的真摯。

對於白玫瑰的愛戀從何時開始已經不復記憶。但是,看到白玫瑰的時候,即使自己的口袋裡只剩下兩天的伙食費,我也極可能咬著牙就把它們買下帶回家。就算接下來的日子,可能連吃泡麵都覺得奢侈....

也許,我是希望自己變成像白玫瑰一樣的。

我不明白那些花語的意義,也不知道那些等級上的差異。但是,白玫瑰就這樣進駐我的心裡,一直一直的存在著。

很多朋友知曉我對白玫瑰的愛戀之後,會選在我演出的時候或是特殊的節日送我白玫瑰。也許是花束,也許只有單朵的白玫瑰,但對我來說,都是一次次的喜悅。於是,我收到了許多次的心意。

第一任男友,送過我兩次花束。一次在我大三的公演過後,他捧著一大束的白玫瑰,出現在學校系館。堅持不讓行政組的人員將花送到後台給我,祇是為了想見到我收到花時的驚喜。另一次是在我畢業公演的首演當晚。那時,我們已經分手許久。他帶著現任女友出現,風塵僕僕的自高雄開車北上。當我見到他手中的花束,不禁小小的失望----竟然,是白色的桔梗,而不是白玫瑰----也罷!我心理想著。反正已經分手了,我不該還奢望太多。我笑笑的收下了這束花,不想為這樣的小事破壞了他特地趕來看戲的心意。

誰知道,過了一星期之後,當我出現在學校附近的花店時,老闆娘笑笑的問我是不是在公演期間收到了一束白色桔梗。『有個男生一進門就說要買白玫瑰,說是公演的女孩最喜歡的花。可是他跑遍了附近的花店都找不到。我一猜就知道是妳!後來我說白色桔梗有真心的含意,於是,他就買了一大束,還特地要我包裝的美麗一點。』

為了這樣的心意,我整個人呆在花店遲遲無法言語。他記得的!但他卻一句話也沒有告訴我....那一天,我第一次從花店捧了一大束的白色桔梗回家,心裡卻漲滿著和白玫瑰共舞的飛揚。

然後,我的生日,一個親如姊妹的朋友,拿著三朵白玫瑰加上一首她親自為我填詞的歌,一併交付我的手中。沒打算過生日的我,滿滿的訝異。從此為她取了『三朵白玫瑰』的代號。

去年,當時還不是我第三任男友的男人在家中布置了一個驚喜。他邀我到他家玩耍,我漫不經心的閒聊著,突然,眼角瞥到書桌前的花瓶----裡面插著三朵白玫瑰!我驚叫了起來,忍不住的狂喜!接著,我們一起開車前往陽明山,在秘密花園,他替我點了一壺玫瑰花茶,並為他自己點了一壺薰衣草茶,理由很簡單,只因為我曾在不經意的時候提過玫瑰加上薰衣草的花香特別迷人。即使,最後我們還是分手了,而且是由我提出的。但這些溫馨的回憶,我連同白玫瑰一起收藏著。

今年的生日,我想著是不是要為自己買下一個裝滿白玫瑰的相框。但是,這樣的奢侈,卻不是目前我可以負擔的。在我生日過後幾天,幫學生集訓的我,卻得到了那個讓我掙扎許久的白玫瑰相框和一朵極像真花的假白玫瑰。

逐漸,我的質感和白玫瑰開始相像。即使身型不像雅致的白玫瑰,我的思緒卻因此的清淡了起來。
桐桐與頭髮的故事

電視廣告,常常有那種烏溜溜的秀髮美女。看著那些美麗的頭髮,很難不心動去買那些她們代言的產品。

可是,即使用了再多品牌的洗髮精,再怎麼高效能的護髮素,我的頭髮從小到大,還是習慣以稻草的型態出現。

這又印證了『麻雀與鳳凰』的啟示(請參照『小女孩的故事』一文)。

我的頭髮,從小就很符合我的星座----獅子。這意思就是說,我的頭髮一直以來很難服貼的待在我的頭皮上。

嬰孩時期的照片,第一個出現的就是一張怒髮衝冠的造型。媽媽說,我的頭髮可是頑強份子,很難被帽子蓋下去。我不知道可不可以把這種情形解釋為----威武不屈。反正,人家不是說,從小處可以看出一個人的性格,好吧!我就這樣安慰自己好了,免得自己又要因此嫌棄追隨我多年的三千煩惱絲。

說也奇怪,雖然我的頭髮一直不是柔柔亮亮的那一種,可是,從小到大,我幾乎都是留著一頭長髮。我想,這應該源由自我對剪刀必須經過耳畔的恐懼所致。不知道怎麼一回事,好像很多人都有剪髮時耳朵不小心被剪刀親吻的經驗。當然,我沒有這麼悲情的過去,只是聽多了大人的恐嚇:『剪頭髮不要亂動!會剪到耳朵!』我難免心生恐懼。

長髮就沒有類似的困擾了。因為再怎麼修剪也碰不到我的耳朵。我說過自己是有點小聰明的吧!

不過,我還是有過一次悲慘的回憶。這次是我的外婆親自操刀。

那是我小學四年級的時候吧!雖然一開始說了只是『稍微』修剪一下,但是我卻發現外婆的剪刀逐漸逼近我的耳朵....然後『喀擦』一聲!我長達二十公分的頭髮就這樣和我Say Byebye....

很委屈的我,第二天頂著涼颼颼的脖子去上學,得到了生平最大的恥辱----『鳳梨頭』。

我說過我的頭髮很頑強的,這次終於得到了證實。我的頭髮開始像鳳梨上面的刺刺葉子,不需要髮膠便直直地向上發展。

經過這樣的慘痛經歷之後,我就清楚知道,那些帥氣的男生頭髮型和我今生無緣。於是,我度過了很長一段與髮奮戰的時光,直到那些參差不齊的頭髮回到原本的長度,我才逐漸擺脫『鳳梨頭』的惡夢。唯一值得驕傲的大概是我的耐力,從小喜歡拍照的我,竟然能夠忍受這麼長的時間不出現在鏡頭前面,這才保全了我的名譽,因為沒有留下任何讓我抓狂的『鳳梨頭』紀錄。

就這樣,我好不容易重新蓄起的長髮一直陪伴我度過國小的歲月。直到國中的新生訓練,我才知道雖然髮禁已經解除了,我即將就讀的國中還是要求女生要把頭髮剪到衣領上緣。

一知道這個消息,我的眉頭就皺的足以夾死數百隻螞蟻....老天!不要再來一次『鳳梨頭』了吧!

也許是家裡的人也已經受夠了我頑強的髮性(瞧!連我的頭髮都這麼有個性呢!),所以這次誰也不敢幫我剪頭髮,乖乖的帶我到所謂家庭美髮動刀。

這次我可學乖了,千叮萬囑別剪個『鳳梨頭』。所以,這次的短髮是以清純少女出現,就是那種直直順順的清湯掛麵型....雖然,我的頭髮還是很有個性的不直順,不過比起當初的鳳梨頭,我已經感激的痛哭流涕了。

這樣的髮型一直維持了六年。沒錯!就是六年。誰叫我高中念的女校也一樣不近人情,規定的髮長只比國中長一咪咪....衣領下緣。

那時候,大家為了保護頭髮不被剪短,都會在早上多花一點時間把髮尾吹的彎彎的,這樣頭髮就可以留長一點點。不過,當時很乖的我,並沒有和學校玩躲貓貓的遊戲,因為生性懶散,我才不願意為了多留一公分的頭髮,而犧牲寶貴的睡眠時間吹整。只是,我常常被教官懷疑,是不是偷偷去染了頭髮,不然我的頭髮怎麼會有近似紅棕的髮色。

天地良心啊!姑娘我天生就是這樣的髮色,哪來什麼染不染的問題。還好,家裡的人有一大部分都是這樣的髮色,加上我這個人沒事就喜歡和教官哈拉,哪有那種違反校規還敢大搖大擺出現在教官面前的笨蛋呢?!所以啦!教官們也就只好接受我的頭髮,他們總不好叫我去染黑吧!

安然度過這些短髮的日子,終於,我不再有任何禁令可以束縛,大大方方的留起習慣的長髮。

厚厚重重的頭髮,在我的腦袋上面,難免也有厭煩的時候。

大學三年級,一次演出過後,我毅然決然的跑到了住處附近的美容院。一進門坐下,我大剌剌的說:『剪短!』替我剪頭髮的是一個貌似忠良的大男生。他摸摸我的頭髮,很不確定的問我:『修修就好吧?』

那時候我的頭髮已經到了背部中央,算是滿長的頭髮。留了這麼多年,我竟然沒有一點不捨得。

我笑笑說:『就是剪短啊!要很短的那一種,不要剪成男生頭就好了。』看吧!我對『鳳梨頭』的恐懼還是根深蒂固的。

於是那個眼睛瞬間發亮的男生拿來一堆髮型雜誌和我討論,我懶懶的坐著,連看也不看一眼,直接了當的告訴他:『交給你好了!』

他的眼睛更亮了!我想,這是他最有主控權的一次髮型設計。

然後....我就這樣睡著了。等到醒來的時候,我的長髮全數落在地上,脖子涼涼的,頭上輕輕的,嗯....這大概是我難得滿意的短髮造型吧!

很清爽,卻不失女人味。而且,我那圓圓的大臉,也有一小部分髮絲偷偷幫忙遮掩。

雖然很快樂的剪了生平第一次滿意的短髮,我還是有點懷念長髮披肩的樂趣。畢竟女生的生活樂趣堙A有一大部分來自髮型的變化。

所以,這次剪髮之後,我又開始了慢慢留長的過程。本來嘛!剪短頭髮也只是我的樂趣之一,既然已經完成了,就可以開始下一波樂趣了。

經過朋友的票選,他們還是習慣我長髮的模樣。大概比較符合獅子特性吧!因為我的髮量很多,長髮看起來就像獅子的鬃毛一樣....雖然這是一個很奇怪的理由,我還是接受了。

現在,我重新蓄起一頭長髮。隨著心情決定是不是要綁起來或者垂下。也終於開始我的染髮大業,隨時保持偏紅的髮色。誰叫我原本紅棕的髮色後來就逐漸變黑了....為求髮量的輕盈感,我只好忍受染髮的辛苦。

也許我的頭髮這一輩子就是無緣成為柔柔亮亮的。小氣的我,也很難砸下大筆金錢去燙那要命貴的離子燙。好吧!什麼人留什麼髮,稻草就稻草吧!總比鳳梨好!

為了向我性格的頭髮致意,我決定這篇文字就用小時候怒髮衝冠的照片為圖。

寫到這裡才發現,原來我的頭髮也可以寫出這麼一長篇文字....也不枉費我每天清洗它的苦心了。
文字是一種記錄,記錄心情。
文字也可以只是一種遊戲。
遊走於戲劇和文字,尋找自己的情緒。
劇場,等於生活。
表演,等同自己。
我在其中,悠然自得....
   
 
<< 網友票選 >> 您對於這份電子報紙評價是?
有夠讚 不錯啦 普普說 蠻爛的 爛到最高點 
版權歸發行者所有,未經確認授權,嚴禁轉貼節錄
PC home ePaper 個人電子報提供電子報代理發行
發行內容不代表本站立場,相關權責請參考 聲明啟事
訂閱或退訂請至首頁若有其他疑問請來信